首頁 > 數位教育的先驅者–陳德懷教授 專心於專業 著眼於人性
:::

數位教育的先驅者–陳德懷教授 專心於專業 著眼於人性

「什麼才是人性的學習?」這個問題,始終存在於陳德懷老師的心中,陳老師任教於中央大學學習科技研究中心。23年來,他以台灣為基地,致力於帶動台灣和亞洲的數位學習,首創全球第1套「同步網路學習系統」、建立本世紀初全球最大網路學習社群和第1個網路學習城市「亞卓市」、推動「電子書包」和「一人一機」,陳老師不斷開創數位學習的里程碑。這樣的他,不諱言自己曾在傳統學習環境中迷失。
 
 
 
「什麼才是人性的學習?」這個問題,始終存在於陳德懷老師的心中,陳老師任教於中央大學學習科技研究中心。23年來,他以台灣為基地,致力於帶動台灣和亞洲的數位學習,首創全球第1套「同步網路學習系統」、建立本世紀初全球最大網路學習社群和第1個網路學習城市「亞卓市」、推動「電子書包」和「一人一機」,陳老師不斷開創數位學習的里程碑。這樣的他,不諱言自己曾在傳統學習環境中迷失。
  
學習中的茫然 

「小學時,老師講的東西,全都不記得,也不太做功課。」升上小三,全家從香港九龍搬到新界,陳老師的功課每況愈下,「搬到新界鄉下地方後,整天都在玩。考試後,最恐怖,成績單都是紅色的,爸媽追著我打。成績差到差點被退學,媽媽去求情,學校才決定讓我留級。」儘管課業成績不好,陳老師卻喜歡去圖書館借書來看:「《基督山恩仇記》之類的一些圖文書、故事書看滿多的。」

 陳老師好不容易小學畢業,卻因身在放牛班,沒資格參加公開考試,更遑論去念中學。但是,當時的有一位神父希望讓更多學生有機會受教育,創辦了「特別中ㄧ」,陳老師因此得以繼續念書。「可能因為很多人跟我說這是我最後一年讀書,所以比較珍惜,有比較認真讀書,也稍微讀出一點興趣。之後竟然考到第2名,也才有機會繼續念中學。」適逢該神父又創立英文中學,陳老師因此進入英文中一,接受用英語教學的中學教育。

 但是,中學畢業後,陳老師卻沒考上大學。「念完中學後,我一直以為念大學是唯一的路,卻沒考上,就不知道要幹什麼。後來先去補習班當老師,也考上公職,但覺得公職沒意思。當時就是有點茫茫然,不知道要幹什麼,對未來也沒什麼概念。晃了兩年,直到有人叫我去考英國的大學公開考試。不料,我的英文考得特別好,竟考上了。當年我23歲,比別人晚了很多年才念大學。」

自我探索的學習時光 

  23歲的陳老師,前往英國,選擇了數學。「我本身對數學滿有興趣,小時候雖然功課不好,但數學成績特別好。在英國念書時,真的很喜歡數學,一開始是念應用數學,二年級就轉念純數學。之後到美國直攻數學博士,但是,念了半年,決定轉攻計算機科學領域,因為我發現自己不想再做純理論的東西,想探索一些可以實際應用的學問。」

 攻讀博士的過程中,陳老師也在探索自己:「我的興趣一直是跳來跳去的,也不太相信指導教授講的東西。」這樣的他,無非是想找到自己的方向、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東西。後來,陳教授發現人工智慧,如獲至寶,決定將其應用在教育領域:「我想透過人工智慧的方式,讓電腦變聰明,使其和學生有比較好的互動。」這個單純的想法,卻改變了傳統的學習模式。

 1988年,陳老師的博士論文提出「學習同伴系統」概念,除了把電腦模擬成智慧型家教,還模擬成兩個虛擬角色:一是學生的虛擬學習同伴,另一是學生的虛擬家教。博士論文即有開創性的突破,實屬少見,經過二十多年後,這項研究成果仍持續獲得國際廣泛的關注,陳老師笑說:「我念大學比別人晚了幾年,但博士論文的研究讓我在學術生涯的起跑點上,提早站穩腳步,這好像是上天給我的補償。」

 到台灣任職後,陳老師陸續進行多項開創性的研究。首創全球第1套「同步網路學習系統」、發展數位社會學習理論、建構本世紀初全球最大網路學習社群和第1個網路學習城市「亞卓市」、推動「無線行動學習」研究、提出「一對一數位學習」與「無縫式學習空間」概念、「未來教室」概念,並創立「明日學校」。
   
明日學校 

2012年9月7日,數位學習課程「明日學校」終於公諸於世。「在這之前,其實已經默默做了8年,我們的團隊就帶著這套系統,到中壢各個學校進行很多實驗。」陳老師說,整個過程中,最有挑戰的部分,就是要扭轉教師、家長對教育的觀念。「一般老師家長都希望小孩用功,沒有考慮他們的興趣,不自覺地把成人的意志強加於小孩身上,卻沒意識到傳統教育方式是在破壞孩子的學習興趣。」陳老師認為,改變老師和家長的觀念、行為和方法,是前提,也是挑戰。

「其實,教育最重要的是『培養學習興趣』,亦即引導學生找到他們的興趣,一旦學生找到自己的興趣,不需叫他們用功,他們都會自動自發努力學習,並接受這項興趣給他的挑戰,進而追求卓越,達到終身學習的目標。」陳老師期許透過「明日學校」,澈底改變傳統的學習環境,讓學生從「被動知識接受者」轉變為「主動知識創造者」,關鍵在於引導學生找到自己的興趣。再者,陳老師也致力於推動「學」與「教」的典範轉移,將傳統以老師為中心的教學方式,轉移到以學生為中心的個人學習。

過去、現在、未來 

長期耕耘數位教育領域,陳老師始終有著源源不絕的創意,對此,他謙卑地笑說:「我好像對把一些看起來沒有相關的事情連結起來的能力比較強。如果說這是有創意,是不是和我小學不愛念書有關?」而一個創意的萌生,往往來自全面的觀照:「要知道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狀況怎麼穿梭來、穿梭去,你才會知道現在該做什麼。過去很重要,邱吉爾說過:『你回頭看多遠,就是你往前看多遠。』知道過去發展的過程,才知道怎麼走到前面。此外,也要試著掌握未來的狀況。」

「現在的學校,是不是21世紀的學校?什麼才是人性的學習?」陳老師從未停止探索。「人性化、非人性化的教學是相互對應狀況,大家當然不會察覺現在用的是非人性化的教學,除非等一、二十年過去,那時可能已經用很多電腦教學,回頭再看現在,就會有不同評價。」在台深耕23年,陳老師將繼續以其永不放棄的信念,推動台灣的數位學習走向更人性化的未來。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