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臺灣櫻花鉤吻鮭與牠的鄰居:夢幻之魚–臺灣櫻花鉤吻鮭
:::

臺灣櫻花鉤吻鮭與牠的鄰居:夢幻之魚–臺灣櫻花鉤吻鮭

許多科學成就或發展,大都在一些認為不可能的領域或工作上有突破性的成效或表現,而帶動了後續的進步。響叮噹的「臺灣櫻花鉤吻鮭」,就是類似的案例。
 
 
 
在目前美國許多知名的大學中,加州的史丹佛大學在短短不到100年的歷史中,就在各個領域名列前茅。當然歷任的校長和教授,以及傑出的學生和校友們功不可沒,然而創校的校長Dr. David S. Jordan,更是這個佳績的創造者。

Dr. Jordan是當時國際上最知名的魚類學家,因為科學上的成就被聘請為該校的第1任校長。1917年夏天,他的一位日本學生大島正滿(Masao Oshima)興奮地拿著一封來自臺灣的信,向他報告說:「我的助手寫信說臺灣的高山上,發現一種類似日本北方才有的鮭鱒魚類。」其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Dr. Jordan看著這位來自臺灣的日本留學生興奮的樣子,禁不住跟他開起玩笑地說:「這條鮭魚是不是你們日本政府為了慰勞駐紮在高山地區辛苦的日本警察,因此特地從日本買來的鹹鮭魚,請挑夫運送到山地的途中,掉到河裡而被撿到的呢?信上不是也說這條鮭魚是用鹽醃的嗎?」大島正滿非常清楚Dr. Jordan研究東北亞地區(包括臺灣)魚類的分類多年,說的或許有道理,因此聽到他這麼一說,興奮的心情一下子就從雲端跌到大海去了!

大島正滿是日本北海道人,從東京大學畢業後來臺灣任職。最早是負責白蟻防治的研究工作,後來轉而研究臺灣的淡水魚類。他和助手青木赳雄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收集各地的魚類標本。他原本要帶著這些標本去英國,找當時大英博物館的魚類學家做研究,但是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緣故,只好轉往比較近的美國找Dr. Jordan當指導教授。

大島和青木他們當時所採集的標本,主要以臺灣各地中低海拔的魚類為主,因為當時的臺灣山地還不平靜,一般的科學家不容易前往做調查。因此在大島帶去美國的標本中,就沒有高山地區的標本。青木赳雄當時是大島正滿的助手,繼續幫忙在臺灣各地收集魚類標本。1917年7月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青木於宜蘭羅東的旅社裡,聽到一位也是日本老鄉的山地警察說在他管轄的住在所(現在的宜蘭大同鄉南山村),經常發現原住民會抓到一種日本北方常常可以看到的鮭魚。青木以自己的職業敏感性,當然很希望能夠到現地採集。但當時在山地的原住民還會砍人頭,日本警察不敢貿然讓他前往,只答應寄給他這種魚的標本。

隨後在10月18日,青木就接到日本警官寄給他一尾已經去了內臟且用鹽醃著的鮭魚,當下就知道這一定是臺灣新發現的鮭魚種類(從這段故事可以看出廣結善緣是多麼重要)。他除了立刻寫信向老闆(大島正滿)報告之外,也寫了一篇文章投稿到當時的《臺灣水產雜誌》,在隔月就發表了這種鮭魚的發現經過和基本分類情形,同時把牠命名為サラマオマス Saramao masu。

隔年(1918年)大島正滿學成回到臺灣,看到這尾標本之後,立刻寫信向Dr. Jordan報告這件事。同時在1919年6月先用日文在當時的《臺灣農事報》和《臺灣博物學報》,發表相同的分類報告。在這份報告中用的鮭魚名稱是他和Dr. Jordan共同命名的,正式學名是Salmo saramao,日文名意思就是Saramao masu,是指在位於今梨山附近泰雅族的Saramao部落居住地所產的鱒魚。

大島寄給Dr. Jordan的報告於1919年4月在美國發表時,學名卻改為Salmo formosanus。這一點在日後有學者認為Dr. Jordan是在接到大島正滿的報告後,覺得這個震驚全世界的魚類學大事,若僅以鮮為人知的山地部落名字命名,恐怕不為外人所認識,因此改以臺灣為種小名。在美國發表的報告時間可能較早,但因當時的連絡不便,因此隨後一個多月印行的臺灣刊物上又使用了另一個不同的學名。根據國際動物命名規則,以優先發表的學名為準,因此Salmo saramao的學名就不被採用。

後來,大家都認同臺灣的這種原生鮭科魚類應該屬於太平洋地區所產的鉤吻鮭,屬於櫻花鉤吻鮭的臺灣亞種,因此定名為Oncorhynchus masu formosanus。這個名字的爭議性較小,但是中文名卻有非常多的討論,到底應該怎樣叫牠呢?最早日本人叫她Saramao masu,意思指的是梨山地方所產的鱒魚,但是後來有不少人認為應該叫臺灣鱒、臺灣鮭等。

我們不知道最早定中文名的陳兼善教授為何取了「櫻花鉤吻鮭」這個名字,但有許多人認為「櫻花鉤吻鮭」沒有櫻花的顏色,也沒有鉤吻的特徵,而且鮭魚和鱒魚是不一樣的東西,因此「櫻花鉤吻鮭」的名字不好。其實,這種主要分布在日本北方地區的魚類族群,原本就有降海洄游(大家所說的鮭魚)和陸封(大家所說的鱒魚)兩個類型。這兩個類型並沒有絕對的隔離,彼此可以雜交或是生活史變化(這一代降海去,下一代可能陸封)。

雖然降海的個體可以長得比較大,同時在繁殖季節時的顏色比較鮮豔,呈山櫻花般的紅條紋,雄性個體鉤吻的特徵明顯。但是生活在淡水河川、湖泊中的個體也毫不遜色,各種必備的上述特徵都有,只是比較不明顯而已,因此去爭中文名的正確性其實沒有什麼必要。否則當你知道中國朋友叫這種魚為馬蘇麻哈魚的時候,不頭大才怪呢!目前的日本人則通稱臺灣櫻花鉤吻鮭為タイワンマス,英文名字則是Formosan landlocked salmon。

幾年前,臺灣有幾個養殖場常常標榜著櫻花鉤吻鮭的名義,販售從日本進口的養殖魚。由於國人對於臺灣櫻花鉤吻鮭這種被譽為國寶的魚類特別好奇,因此總是想要嘗鮮看看。但是每當農政官員去檢查的時候,業者就乖乖地說是由日本進口來養的。

由於一般的國人對於是臺灣原生的,或是日本進口的種類,大都不知如何區分,也因此很容易被唬了。其實臺灣原生的臺灣櫻花鉤吻鮭既然是一個亞種,就表示在分類上有許多足以辨認的特徵,譬如臺灣產的鮭魚身上小黑點數目較少,日本產的鮭魚身上小黑點數目較多,應該是比較容易區分的特徵。

為什麼會發生這麼多名字的討論和爭議呢?我個人認為是因為過去在魚類分類的研究上較不被重視,也很少有詳細的文獻和標本可以比對,因此常常發生一些看起來是井底之蛙的問題。譬如,有不少人以為臺灣淡水河關渡地區的水筆仔紅樹林,是全世界紅樹林分布的最北限。其實坐飛機往北飛兩個小時,都還可以看到更大片的紅樹林(日本鹿兒島庵美大島),只是我們比較不清楚而已。

這些看起來不是顯學的東西,卻是其他科學的重要基礎。要不是可以清楚地分辨臺灣原生的鮭魚是特有亞種,只要從日本進口非常便宜的鮭魚發眼卵,在臺灣各地的河川中到處放流就可以了,哪裡需要千辛萬苦地去復育這種魚呢?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大家幾乎都把臺灣櫻花鉤吻鮭忘在山上了!除了1970年代的水產試驗所有過少數的調查紀錄之外,基本上沒有人去關心牠的存在。就在這種稀世珍寶即將滅絕的關鍵時刻,還好有位長期做這種魚類保育工作的民間人士「鄭明能」先生,才讓大家有機會再度重視這種冰河孓遺生物的存在。

鄭先生因為早年調查河川生態甚勤,所以特別注意到臺灣櫻花鉤吻鮭瀕臨絕種的問題。在林務局與環山地區朋友的支持下,他開始自行做復育的工作。政府後來會積極介入這種魚類的保育,相信他是功不可沒的。雖然後來鄭先生沒有被邀請參與臺灣櫻花鉤吻鮭的保育工作,但是他的功勞不應被忘記!從這一段故事,也發現個人的努力有時候還是可以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近20年來,歷經農委會、國家公園等單位的復育,臺灣櫻花鉤吻鮭都維持在一、兩千尾左右,因此有人認為是不是臺灣櫻花鉤吻鮭的復育沒有太大的希望?也有不少人認為只保育臺灣櫻花鉤吻鮭這種明星物種,每一條魚的復育代價太高了!

其實對一個復育野生動物的成就而言,雖然還有許多需要努力的地方,但是目前的情況應該是相當成功的。從長期做臺灣櫻花鉤吻鮭的族群監測經驗裡,發現目前整個七家灣溪臺灣櫻花鉤吻鮭的族群數量,應該都維持在這個地區溪流環境最大生物承載量的範圍附近。只要能夠維持過去所做的保護工作,這種魚類大概沒有立即絕種的危險了。

此外,在許許多多研究計畫與保育工作中,培育出十數位博碩士研究生,發表數十篇的研究論文,也建立起最完整的保護區制度;把過去視為不可能的退耕還林工作逐步落實,讓更多人認同自然生態景觀所帶來的遊憩經濟效益,可以取代栽種高山蔬果的好處。

從魚類調查研究的過程中,也引發對於其他動植物的研究課題。譬如在調查整個七家灣溪流域的時候,發現這個地方的鴛鴦密度非常高,也容易接近。因此在後續的屏東科技大學孫元勳教授團隊的研究中,就發現到許多不為人知的鴛鴦生態行為的祕密。譬如,鴛鴦並非如古人所傳說的畢生一夫一妻的配對,而是經常會有換配偶的行為等。

又如在長期的研究中,發現攔砂壩會嚴重地影響七家灣溪臺灣櫻花鉤吻鮭族群的繁衍,因此就做了臺灣第一次有計畫地拆除攔砂壩的工程。這樣的動作在過去基本上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竟然也發生了,這代表我們在生態保育觀念上進步非常多。

要是以經濟的眼光來評估在臺灣櫻花鉤吻鮭保育上的投資,到底有多少的收益?或許可以學學德國人在評估保護一隻鳥的價值時,發現如果只計算一隻鳥的物質價值(就像是賣一隻烤小鳥值多少錢的意思),大概僅值幾塊錢。但是如果知道這隻鳥在生態上、文化上、旅遊上、政治上或醫學上的價值時,可能您會驚訝原來一隻鳥可能有幾萬元的身價。

讓我們想想看,保護這種魚類有多少想像不到的好處呢?由於臺灣櫻花鉤吻鮭保育上的成就(或是需求),因此有:
  1. 雪霸國家公園的成立,帶動整個大環境的保護與研究工作。
  2. 七家灣溪櫻花鉤吻鮭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成立,連同國家公園一起培育為數眾多的生態保育人才,繼續在不同地區從事其他類似的工作。
  3. 全民生態保育觀念的提升。
  4. 武陵農場從蔬果耕作轉型為經營生態旅遊時,經濟效益的提高,以及大家給予退輔會更大的肯定。
  5. 高山農墾區的減少,連帶減少水土流失和農藥過量使用的問題,使得下游水庫有更好的經營條件。
  6. 本區農墾地減少使用雞糞等肥料,免除了蒼蠅滿天飛的困擾。
  7. 賣座的電視劇都以復育臺灣櫻花鉤吻鮭做為故事背景。
  8. 臺灣最高面額的鈔票(2000 元)圖案選用臺灣櫻花鉤吻鮭的圖像。
  9. 臺灣櫻花鉤吻鮭的教育、文宣、廣告等效益,各級學校都有以臺灣櫻花鉤吻鮭為主題的課程。
  10. 國際保育形象的提升,辦理多屆臺灣櫻花鉤吻鮭保育的相關研討會,數十位來臺參訪與指導的國際專家學者,替臺灣生態保育工作做了非常多的宣傳。

除此之外,相信大家都能從臺灣櫻花鉤吻鮭的身上,了解到臺灣真是一個寶島,能夠讓冰河時期的生物生存在高山上。我們除了學會珍惜這些珍稀的物種之外,更能進一步體會到保護整個臺灣島嶼環境的重要性。有了這樣的初步結果,相信對於臺灣整體生態環境的未來應該會有良性的發展。但是這些工作,就像是臺灣櫻花鉤吻鮭的保育史一樣,必須有許許多多接棒者的繼續努力,希望您也會是其中之一。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