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的知識與技能:文化元素的萃取與轉化設計
文化的特色來自本體文化內涵的核心價值。文化元素的萃取與轉化設計的目的,在於追求大眾對文化本質的認同,與創意加值的感動。
 
 
 
隨著全球化文化創意思潮的崛起,文化創意產業似乎成為先進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重要新興產業。台灣也在2002年開始,把文化創意產業規劃為國家扶持的重點產業之一。回顧10年來台灣文創產業的發展,雖然遍地充滿創意因子,相關法規也大致齊備,惟總體文創規模和產值並未能完全彰顯。

文化創意產業在面對全球化經濟發展,和追求所謂「國家品牌」或「民族品牌」的競爭效應之下,如何把自有文化的本質,藉由創意加值的設計手法,轉譯為跨族群、跨國度被認同和感動的創意產出,以擴大市場需求,成為文化創意產業化的關鍵技術。

文化的價值和創意加值

文化承載著人類由野蠻趨向文明的演化歷程,其沉澱、累積和固有傳統因襲的規範與形制,成為底蘊最深也是最具傳統特色的內容。文化也包含非主流價值和外來文化在際遇、調適、學習、認同、習慣養成等質變的內化過程;其系統性和組織性的互賴和對應關係,形成文化在未來繼續演化的進展空間,遞衍著人類智能的創新和發明的未來性。文化的價值在於其獨特的文化意義而為他人所嚮往,同時得以呈現其客觀審美的價值,具備了傳達文化本質和維繫族群意識的識別功能。

文化正因為有其主體象徵的意涵,其符號的識別相對於不同族群或國度而言,存在著是否被認同的現實。如何把文化的重要內涵,經由元素的萃取與轉化,形成一種內化於既有文化本質,而形塑於創意加值的新造形設計,成為創作設計的主旨。

文化創意設計的關鍵技術,在於文化內容的元素萃取與轉化應用,並以保有文化的核心價值,轉化為符合時尚市場需求的創意加值設計為目的。文化內容的核心本質和特色,涵蓋形而上的語意元素和現象的風格要素;為實現蛻變轉化的創新設計,必須袪除舊有符號的再現和複製,以達到創新造形的表現為目的。

宋朝文化元素的萃取與轉化

晚近,以漢文化為主體的東方文化風格,在當下世界文化潮流中,逐漸顯現其舉足輕重的地位。宋意的創新服飾造形設計以宋朝的文化內容為主題,藉由宋朝特色文化的元素萃取,轉化應用於創新時尚服飾設計,做為文化創意的元素萃取與轉化應用設計的案例。

清明寡欲的理學之治 宋朝自北宋太祖稱帝,至南宋帝昺之治共319年間,歷經18位皇帝的統治,彰顯出宋代是華夏民族崇尚人文最燦爛輝煌的時期,也是文藝氣息最濃厚的朝代。宋代講求禮教,注重氣節,以「理學」為本的心性之學,帶來宋人清明寡欲的哲學發展。

「理學」統合了儒家、釋家、道家的精神,以闡釋義理、兼談性命的價值為主要內容;理是萬物之源,一切事物的原則都以合乎理為原則。理學家認為,天理和人欲是對立的,應當去人欲,存天理,才得以到達天人合一的境地。

宋代的文藝之所以大興,除了以理學之治為根本之外,和歷代帝王好尚文藝有關;使得宋代才學滿朝,文治大興,百藝燦然發達,因而民風淳樸,為後人留下無數文化遺產。

意境純粹的宋朝水墨 宋代山水畫的博大意境,成為中國山水畫不朽的精神特徵;如范寬的「谿山行旅圖」,其磅礡的氣勢和撩人心弦的意境質感,充分展現山川豐厚和浩大。誠如美學家蔣勳在《美的沉思》中提及:由於宋人重視詩畫意境的靜觀沉思,使得中國的山水已從繪畫升高成為一種哲學;為了詩意的瀰漫,導致客觀的落筆相對減少,因而出現「餘白」的構圖,營造出「虛」與「實」的交融互動。宋人的繪畫為了開拓更高意境上的玄想,刻意讓色彩退淡、讓形式解散,只剩筆的激盪與墨的斑斕、堆疊,及拖延在空白的紙上牽連移動,彷彿洪荒中的生命,把自我感懷述注其中,呈反繪畫的傾向;其反寫實、反摹擬客觀、反形式、反色彩的風格,使繪畫一步步走向更純粹的觀念。

無色之色的宋瓷特色 宋代在工藝器物方面尤以瓷器最為出色。宋瓷中最具代表特色的是「汝窯」,形制素樸而典雅,釉的呈現以天青色為主,有如雨過天青般的感覺。另外,定窯以白瓷馳名,有「白如玉、薄如紙、聲如磬」之稱。宋朝汝窯和定窯的造形風格都極度簡約而內斂;使得宋瓷從形而下的器物昇華為一種修煉的精神特質,純粹的意境和無色之色的形式表現,達到了最沉靜宜人的境界。

飄逸儒雅的宋代服飾風格 依據戴孚的《中國古代服飾簡介》記載:宋代服飾具有特色的「褙子」是從古時的一種內衣「中單」演化而來;褙子的特點是兩腋下不縫合,禮服則以寬衣大袖為主。宋代宮女服飾上身著窄袖短衫襦,下身是拖地長裙,一種是窄袖長衫外套對褙子。北宋以後,裙子樣式有了改變,裙幅多在6幅以上,史稱「百疊千褶」;在用色方面,以質樸清秀為雅。宋理宗時,宮中時興前後不縫合的拖地裙,稱「趕上裙」,而褙子是在中單加長而產生的,整體呈現一種飄逸儒雅的形式風格。

宋代有形的文化元素萃取 宋人的繪畫為了開拓更高意境的玄想,讓色彩退淡,讓形式解散,造就文人山水筆墨在形式上的昇華,其詩意的瀰漫,藉由筆的激盪和墨的斑斕,呈現出「虛」和「實」的互動;在反寫實、反形式、反色彩的純粹觀念,更具哲學的思維。

在工藝方面,宋瓷的「汝窯」和「定窯」最具特色,形制素樸典雅,釉的呈現如「雨過天青」和「白如玉」的細緻,達到最深沉的靜觀境界。而宋朝的服飾在長褙、百疊千褶、寬衣大袖和拖地長裙的形式風格中,不過分追求華麗,崇尚簡樸,呈現一種飄逸儒雅的審美觀。

宋代無形的文化元素萃取 宋朝崇文輕武,以「理學」為治,民風十分淳樸,彰顯出宋朝總體的文化意象是清明寡欲、不浮誇、不矯飾、樸實無華;形制的簡約如竹般的空靈,氣節昇華,呈現出平淡、內斂的自然之美。

宋代文化元素的轉化 藉由宋朝文化所萃取的象徵元素轉化為造形要素,進而應用於流行服飾的創新造形設計。經由意念發想、構思發展及最佳化選定的3階段設計和打版製作,跳脫出歷史文化服飾的傳統刻板印象,讓東方文化的核心價值,經由形式上的蛻變過程,充分符合傳統文化內涵的創新和創意加值設計,以消弭文化在意識形態和符碼的束縛,全新走向文化融合於客觀審美與跨族群、跨國度的被認同和被感動。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