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獨角仙
:::

獨角仙

獨角仙是臺灣常見的金龜子,雄性有犄角,雌性則無;體型與犄角的差異很大。正因為犄角的成本低,大或小對個體不構成負擔,獨角仙的犄角才會演化出巨大的變異幅度。
 
 
 
對達爾文而言,雄孔雀的尾巴並不是賞心悅目的奇觀,而是理論的挑戰。因為雄孔雀的尾巴妨礙藏身與飛行,不利於生存。最後達爾文以性擇理論解釋那些誇張性狀的演化:吸引異性。因為生物莫不有死,只為一件大事而活,就是將體內的基因遺傳給下一代。只要順利傳宗接代,活得長短沒什麼差別。

至於異性為什麼會受誇張性狀的吸引,後來的學者提出的解釋是:誇張的性狀必然要耗費大量資源,只有體質強健的個體才負擔得起。雄孔雀要是體質差、營養不良、滿載寄生蟲,就不可能擁有炫目的尾巴。這個理論,叫做「誠實的廣告」—由於成本過高而無法作假的訊息。

不過,有些生物性狀,未必需要以「高成本」取信於對手,例如武器,因為欺騙(銀樣蠟槍頭)只會招徠嚴厲懲罰。

換言之,生物贏得異性青睞的性狀,不一定都必須耗費大量成本。有的性狀,例如雄孔雀的尾巴,可能要耗費大量成本。有的性狀,如武器,特別是用來與同性鬥爭的武器,可能不需要耗費什麼成本。美國蒙大拿大學的一個研究團隊,研究雄性獨角仙的犄角,想知道犄角是不是成本很高的裝備。

獨角仙是臺灣常見的金龜子,雄性有犄角,是攻擊武器;體型與犄角的差異很大。研究人員發現犄角的大小與幾個攸關生存的指標(例如發育、免疫力)毫無關連。他們的結論是:正因為獨角仙犄角的成本很低,或大或小對個體都不構成負擔,獨角仙的犄角才會演化出巨大的變異幅度。

參考資料
  1. McCullough, E. L. and D. J. Emlen(2013)Evaluating the costs of a sexually selected weapon: big horns at a small price. Animal Behaviour, 30, 1-9.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