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微生物的思想控制技術
:::

微生物的思想控制技術

弓漿蟲與瘧原蟲一樣,是寄生性原生生物,可以在許多哺乳類體內寄生,包括人;但是只能在貓的小腸壁實行有性生殖。因此貓是弓漿蟲的最終宿主,其他動物都算中間宿主。
 
 
 
弓漿蟲(Toxoplasma gondii)與瘧原蟲一樣,是寄生性原生生物,可以在許多哺乳類體內寄生,包括人類;但是只能在貓的小腸壁實行有性生殖。因此貓是弓漿蟲的最終宿主,其他的動物都算中間宿主。在寄生生物的生命史中,這是常見的現象。通常寄生蟲是利用中間宿主做為侵入最終宿主的工具,例如瘧原蟲利用瘧蚊進入人體。那麼弓漿蟲呢?科學家發現牠們利用的是老鼠!

大家都知道貓會捉老鼠,因而老鼠一聞到貓尿的氣味,就會表現出制式的本能反應:整個身體突然凍結,似乎唯恐附近有貓,不敢輕舉妄動。這種制式的「驚嚇」反應必然是演化的產物。換言之,貓捉老鼠由來已久,老鼠才會演化出這種防衛機制。可是老鼠感染了弓漿蟲之後,聞到貓尿的氣味便不再受驚,甚至還會似乎頗饒興味地循跡探索—簡直在找死。這是弓漿蟲最令人驚訝的本領。弓漿蟲是怎樣蠱惑老鼠的?

去年美國史丹福大學研究生豪斯(Patrick K. House)的研究報告,提出了解答這個問題的線索。他使用雄性大鼠做實驗。原來雄性老鼠有兩種典型的氣味反應:發情雌性鼠的尿引起接觸的興趣(性趣);貓尿則引發防衛反應—緊張與逃避。豪斯證實:這兩種反應都涉及腦子裡負責性與情緒反應的邊緣系統。防衛反應動員的神經元位於下視丘,性趣則是杏仁體。但是雄性鼠感染了弓漿蟲之後,對於貓尿的反應就變了,防衛系統與性趣系統都異乎尋常地興奮。

過去科學家已經發現,侵入老鼠腦子的弓漿蟲胞囊似乎集中在邊緣系統。而在邊緣系統中,防衛、性趣線路的解剖位置平行又接近。因此豪斯推測,弓漿蟲可能改變了老鼠腦子的特定訊息傳遞路線,不過他還無法確定詳細機制。他認為也許是弓漿蟲的胞囊在腦子裡引起發炎反應,才導致訊息傳遞的錯亂。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