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功能性磁共振造影
:::

功能性磁共振造影

大家都聽說過「測謊」,也大略知道它與「做賊心虛」無異。但是很少人知道,測謊器與測謊過程只能偵查嫌疑人的生理反應,而那些生理反應是否忠實反映了心理活動,沒人說得準。
 
 
 
大家都聽說過「測謊」,也大略知道它的基本原理與常識中的「做賊心虛」無異。但是很少人知道,世界上沒有多少國家的法庭會拿測謊結果當證據。即使中國最高檢察院都認為測謊只能當做犯罪偵防的輔助工具,因為測謊器與測謊過程只能偵查嫌疑人的生理反應,而那些生理反應是否忠實反映了心理活動,沒有人說得準。對於生理 ─ 心理之間的關聯,還沒有發展出一套可靠的科學。

最近20年,大腦掃描技術已成為臨床醫學不可或缺的診斷工具,也是大腦科學最主要的研究工具。許多人對於以大腦掃描技術探索人心的奧祕越來越有信心,甚至相信功能性磁共振造影(fMRI)是「終極測謊器」。他們以為fMRI偵測的是大腦神經元的活動,而人的一切行動,歸根結柢都得透過神經元完成。過去,孟子提醒我們「聽其言也,觀其眸子,人焉廋哉?」現在則是:以fMRI觀照,人焉廋哉。

其實fMRI與過去的測謊器一樣,並不直接偵測大腦神經元的活動,它偵測的是大腦中血液動態的變化。因為大家都相信,神經元一旦受刺激、做出反應,必然會消耗能量,於是血管擴張、血流加速、氧合血紅素增加、去氧血紅素減少。具體而言,fMRI偵測的是氧合血紅素與去氧血紅素的比值。然而最近已經有一些研究團隊發現,神經元的活動未必會造成血液動態的變化。

於是美國賓州州立大學的團隊以小鼠做實驗,刻意同時分別測量神經元的活動與血液的動態。研究人員讓小鼠自由走動,分別觀察牠們的大腦皮質觸覺區與前額區。結果,在觸覺皮質,神經元的活動與血液動態的變化同步。可是在皮質前額區,儘管神經元極為興奮,卻沒有造成血液動態的變化。

最先進的fMRI,本質上竟然與測謊器並無差別。

參考資料
  1. Huo‭, ‬B‭. ‬X‭.‬(霍冰星)et al‭. (‬2014‭) ‬Neurovascular coupling and decoupling in the cortex during voluntary locomotion‭.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34‭(‬33‭), ‬10975 - 10981‭.‬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