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的非典型寓言

 
2004/06/08 范守仁 | 臺灣大學醫學院麻醉部     7,859
 
真的很奇妙,所有上了天堂以後的生物,不管出生背景如何,長相或大小不同,地位一律平等,都可以使用同一種天堂語言自由對談。以下,我嘗試節錄前一陣子因為SARS而殉職的現代人,和常年在人體腸道裡犧牲奉獻的乳酸菌升天後的精彩對話,以下簡稱「菌」和「人」。同時為了表示天堂裡大家都平等的情形,除了病毒外,所有生物一律用「他」這個字表示。

菌:「人類大哥,還適應這裡的環境嗎?在這裡所有生物都一律平等,相互尊重,慢慢你就會習慣。前天,我和雷龍大哥喝下午茶時,他認為人類就是因為太貪心和太驕傲,才使這次的疫情如此嚴重,不過這只是造物者給你們的小小演習而已。」

人:「雖然經過這次挫敗,但是我認為人類最後還是可以發明疫苗及對抗SARS的藥物。就像過去人類對抗天花的努力和成果,我們一定可以消滅SARS病毒,和其他殘害人類的微生物。」

菌(苦笑):「會不會包括我呢?我好害怕!這就是雷龍大哥常常提到的,你們人類真的太自負、太健忘了!讓我們來複習一下生物的歷史,在七百萬年前人類和猿類分家後,一直到二百萬年前,你們的直立人祖才開始只用兩隻腳走路。現代人到現在也才不到二十萬歲。從你們的直立人老祖宗到你為止,人類的歷史還不到恐龍家族的百分之一。你知不知道生活在地球的時間是你們一百倍的恐龍,目前只能居住在「天堂」的別墅。他每次見到我,頭都低低的,好像做錯事的學生看到老師一樣,自責自己太挑食且食量太大了,不懂吃苦,才躲不過六千五百萬年前彗星撞地球引起的災難。雷龍大哥最羨慕蟑螂,什麼都吃,吃苦耐勞,不怕險惡的環境。你知道嗎?蟑螂看著恐龍從地球出現和消滅。雷龍說:「早知會滅種,應該好好學習這種美德才能長壽」。可是你知道嗎?和蟑螂比起來,我才是他心目中的神,我的能力是蟑螂百倍以上!他永遠也學不成我的功夫,所以他才想拜蟑螂為師。」

人(訝異狀):「你能不能再說清楚一點!」

菌:「看你還蠻誠懇的,告訴你一個小故事就可以讓你知道我們家族的豐功偉業。我有一位兄弟,他的體型雖小,常年住在海洋,事業做的不錯,「人口」很旺盛,你們人類把他取一個有趣的名字叫SAR11 (注意哦!不是SARS,也不是7-11,是「沙-eleven」),你們人類估計我這位兄弟家族總重量,超過全體海洋所有魚類重量的總合。而這麼龐大的生物,你們竟然十年前才知道他的存在,而且最近才培養成功。」

人(訝異得張大了嘴巴) :「我竟然也不知道!我以前的書本中怎麼沒有提到到這種細菌!」

菌:「其實這只是我們家族的小小成就而已。你們人類最近在深海火山口附近找到我的遠房長兄,他的功夫更是了得!你知道在深海裡,沒有氧氣,沒有陽光,只有很大的壓力,而且火山口附近有許多有毒物質,例如硫磺和天然瓦斯甲烷等。而且他住在十公里深的海洋下。」

人(驚訝狀) :「住在那裡,我一定會被壓扁成一張紙!」

菌(微笑著):「你看!我這位表哥就是住在那種惡劣環境中,在那種高壓下,水溫雖然高達攝氏數百度,都還是液體,你們平常想用高溫高壓來消滅我們,對我兄弟來說,他正在洗舒服的溫泉浴。你們人類和地球上許多生物「在世」的能量,都來自於光合作用,沒有陽光,沒有氧氣,你們只好去見閻羅王,可是我的兄弟可以在沒有氧氣和沒有陽光的深海中舒服地活著。你們認為的毒氣如硫化氫,我的兄弟卻用這些原料製造平常生活中使用的動力。偷偷地告訴你,你們人類中的美國和歐盟才剛剛發射火箭,去火星找尋我兄弟的蹤跡。看到你們人類的歷史,那幾位住在火星及木星衛星歐羅巴的兄弟非常焦急,擔心會不會像十五世紀的景象,這些原住民最後都變成帝國主義者的奴隸。我告訴他們不用太憂慮,這些來訪的「外星人」好像還沒有很進化,其實他們和他們的遠房表哥像:大猩猩、黑猩猩、侏儒黑猩猩及紅毛猩猩差不了多少。他們的DNA只有2%的差異,連血型和行為都很像,你們只要好好的躲起來就沒事了。」

人(失望地看著) :「你們怎麼那麼厲害?」

菌(微笑著) :「其實也沒什麼,你的一世是20年,而我每20分鐘就可以生育下一代,你們演化和適應環境變化的速度,怎麼可能趕上我們呢?其實我也滿擔心你們的未來,因為你們也是我們的子孫,你們的成就,我也感到光榮。三十五億年前,當天空還不是藍色,空氣中沒有氧氣只有毒氣,當土地及海水還是滾燙的年代,我就存在了。看了無數的悲歡離合和生離死別的物種滅絕事件,什麼事情我都能理智看待。但是,在七萬多年以前,當印尼蘇門答臘島上托巴火山爆發的時候,我整晚都睡不著。我擔心現代人這一支聰明的子孫,會因此而滅絕。你可能不知道你們現代人的老祖宗,在當時殘存的人口不到三千人!雷龍大哥笑著說,為何如此看不開呢?就算所有哺乳動物全部都滅亡,只需要再一億年重新進化就可以了!況且地球還在青春期,只不過由46歲(億)增加為47歲(億)而已。不然請造物者讓我再來一次,這次我一定好好重新做「人」,成為萬物之靈,人類大哥!您覺得雷龍大哥的話好不好笑呢?」

人(一點也笑不出來的樣子) :「老祖宗您的感覺如何?」

菌(嘆一口氣) :「雖然我們大地母親曾遭受無數次的彗星撞擊及地殼變動,我也和大地母親躲過不少災難。但最近我變得沒有安全感,也許我想太多了。我不是擔心「太陽」奶奶的健康情形,因為他還年輕,提供的熱量,還可以養活我們好一陣子。對了!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一九九四年精彩的電視轉播,播放木星被彗星(Shoemaker Levy 9)撞擊的實況,木星阿姨體型比我們地球母親大過數百倍,才可以受得了這一場撞擊。如果那一次是發生在地球上,告訴你我們就都完蛋了!」

人(好奇的樣子) :「老祖宗,這些日子在天堂裡,怎麼沒有看到SARS病毒和他們的族人?」

菌:「你倒提醒了我,連我都很怕「它」,它是演化過程中喪失肉身的魂魄,它沒有完整的生命,死後無法和我們在一起。我們族人常常也受它的毒害,所以要離它遠遠的。它不屬於我們生物六大界的一分子。小兄弟,你假如時常讀歷史,你就會知道病毒的威力,以及它在人類歷史中的角色!你看過卡繆的小說「瘟疫」嗎?在一三四七年,黑死病在歐洲造成二千五百萬人的死亡。另外,你知道阿茲提克及印加帝國的滅亡和天花的關係嗎?幾千年來人類和它脫不了關係,就如你們平常的小感冒,全是它的罪過!你們人類早就應該對它特別小心,告訴你,它最近又派出一位殺手準備好好對付你們人類,你知道是誰嗎?」

人(自信的樣子) :「當然知道了!就是我到天堂的原因,是不是SARS?」

菌(大笑著) :「不對!SARS只是一種警告!到目前為止,它只造成不到一千人死亡,它是造物者對你們的警告而已。對了,你猜猜看二○○二年有多少人得到或死於愛滋病?」

人(猶豫一下子) :「我想大概在一萬人左右?」

菌:「不對!不對!愛滋病被發現已經20年了,人類也做了不少研究,但是在二○○二年一年之間,又有五百萬人感染愛滋病。同時也有三百萬人因為愛滋病而死掉。單單在非洲,二○○二年就死了二百萬人。順便也說一下,二○○二年在非洲另外有一百萬人,死於蚊蟲叮咬的瘧疾。就算SARS在冬天再一次大流行,整年的死亡人口也不會超過三千人,也只有愛滋病死亡人數的千分之一。你說SARS是不是上天的一種警示呢?子曰:不教而殺謂之虐,大概是造物者的警示,你們人類要好好地深思。就算是人類找出有效的疫苗對付愛滋病和 SARS,你們可別忘記在一九一八年發生所謂的「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根據估計全世界死了四千萬人以上。以美國這麼強大的國家當例子,一九一八年死於感冒的美國人,超過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韓戰、越戰和兩次波斯灣戰爭死亡的美國人的總和。」

菌:「不過這也要怪你們。以我另一個兄弟金黃色葡萄球菌為例,他常常向我抱怨,由於人類的步步相逼,濫用抗生素,逼得他演化,強壯到你們只剩最後一道防線萬古黴素(vancomycin)。這就是我在前面已告訴過你,我們細菌對環境的適應能力比你們強太多了!和我們共同和平地生活在地球上吧!不要動不動就要用暴力來驅逐我們。」

人(沮喪的口氣) :「老祖宗,求求你告訴我,我們人類應該怎麼做呢?」

菌:「別沮喪,乖孫子。只要人類和其他的生物都互相尊重和平相處就可以了。以對付 SARS 當例子,只要健康的人「多」洗手,注意衛生,生病和感染者「都」帶口罩並好好隔離,你自然遠離這些不該接近的物種。前幾天你們的表兄弟,黑猩猩告訴我,就是人類侵犯了他們的地盤才感染到愛滋病,不過你們表兄弟黑猩猩自己也承認,其實他也要負一些責任。愛滋病這種病毒早已經存在猴子身上,是黑猩猩殺了許多猴子的報應!總而言之,你們這些聰明的靈長類,常常去碰觸或攪亂不該接觸的自然界基因庫,代價往往是非常淒慘!SARS現在雖然還非常乖巧,但是誰都不敢講,它會不會像一九一八年的流行性感冒一樣,在未來的歲月中,翻臉不認人,到時候你們後悔也來不及了!」

附錄

愛滋病 二十一世紀,另一種比黑死病更可怕,死亡率幾乎是100%的疾病正在迅速地蔓延開來,那就是「愛滋病」。愛滋病(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 AIDS)又稱「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是由愛滋病毒所引發的疾病,這種疾病會破壞人類的免疫系統,使人體失去抵抗疾病的能力,導致病毒、原蟲、細菌、黴菌等可輕易侵入人體而引發各種疾病及發生惡性腫瘤,真是百病俱發,最後終致喪失寶貴之生命。愛滋病毒(HIV)入侵人體後,可能數年後才發病。愛滋病是二十一世紀最嚴重的人類浩劫,是一場人類輸不起的戰爭。

黑死病 在十四世紀時,歐洲發生了一種瘟疫,它殺死了歐洲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亡率高達90%,我們稱之為「黑死病」,俗稱鼠疫。黑死病席捲中世紀歐洲,人們以為這是天譴。黑死病的病原是鼠疫菌,和帶有這種病菌的齧齒類動物,如野鼠、旱獺等。如果被附著於這些動物身體上的蝨子叮咬,病菌就會傳入人體。黑死病的傳染途徑大概是鼠疫菌→鼠→蝨子→人。此外,黑死病可經由患者的咳嗽、噴嚏傳染,是屬於飛沫傳染。黑死病因為病菌感染的途徑不同,可分為腺鼠疫、肺鼠疫和鼠疫敗血症等病型。每種病症都有共通的症狀,經過二至五日的潛伏期之後,即會併發惡寒的突發性高燒,以及頭痛、目眩、嘔吐等症狀,也由於循環系統受到細菌侵犯,使人陷入意識模糊狀態,也有心臟功能衰退的現象發生。除了上述的共同症狀外,依各類病型的不同,會有不同的症狀。腺鼠疫:被罹患鼠疫的老鼠或病人身上的蝨子叮咬後,傷口附近的淋巴腺開始腫大,接著全身的淋巴腺也會開始腫大,若不即早治療,一周內會有生命危險。肺鼠疫:患者咳嗽或噴嚏時,飛濺的鼠疫菌,若是被健康者吸入,除了會產生前述的狀態,還會有支氣管炎、肺炎、高燒、血痰、胸痛、咳嗽等症狀發生,若不治療,四至五天內會死亡。鼠疫敗血症:被蝨子叮咬時,病菌會隨著血液循環,進而擴散到全身各處。此時患者的全身出現黑紫色斑紋,最後導致死亡。據統計,目前黑死病的死亡率只有10%左右,除非送醫的時間太晚,大多可以用抗生素治療。目前有鼠疫疫苗可以注射,預防期間約為半年。

天花 天花是由天花病毒引起,屬於Orthopoxvirus,有variola(smallpox)、vaccinia、monkeypox、cowpox等四種,可以對人類造成不同程度的感染,其致死率約1% ~ 30%,死亡情形常發生在發病後一或二周內。潛伏期7 ~ 17天(平均約12天),發病時2 ~ 3天會發疹,接著有高燒、疲勞、頭痛與背痛的症狀出現。最早出現口腔與咽喉潰瘍,唾液中有大量的病毒,症狀是在臉、手臂與腿出現濃密的疹子,這些疹子圓、緊繃,並深深地包埋在皮膚下,且在1 ~ 2天內產生,而後遍布全身。病變會轉變成膿泡,在出疹的第二周,病變處開始變乾,約3 ~ 4周結痂處會剝離脫落。天花病毒在環境中是相當穩定的,不易受到破壞,而感染所需劑量又少,還有天花病毒的懸浮微粒釋放後,其散播的範圍很廣。而水痘常易與天花混淆,水痘在美國每年約有上百萬名小孩受到感染,其症狀是非常表層的,幾乎從未發現在手掌與足底。天花的疹子是離心分布的,只有一個病程(水泡就是水泡,膿泡就是膿泡,不會混在一起發生)。而水痘則是水泡與膿泡會混在一起發生。天花的傳染是可感宿主與患者近距離接觸時,吸入病患釋放具感染性的唾液飛沫所致。因為病毒效應在發病後的一周內最高,此時期是感染力最強的時候,其感染力會持續至疹子消失時(即所有結痂均脫落)。脫落的結痂也含有病毒,但是其感染力遠小於唾液。對抗天花的疫苗是活病毒疫苗,是使用牛痘病毒(vaccinia virus)製作的。世界衛生組織在一九八○年正式宣布全世界天花根除。由於天花絕跡,故已停止疫苗的製造,目前可供使用的有效天花疫苗,是很有限的。

猴天花 這種與天花病毒類似的傳染源寄生在嚙齒類動物和猴子身上,以前多傳播給西非熱帶雨林地區的居民(尤其是兒童)。這是西半球國家首次發現的「人體感染猴天花的病例」。被猴天花病毒感染後潛伏期大約是三個星期,隨後人體出現與普通天花類似的症狀:高燒、頭疼、咳嗽、渾身出疹、潰瘍久治不癒等,但這種疾病傳染性較小且一般不會致命。醫療人員初步判斷,猴天花的死亡率最高不過10%,而天花的死亡率高達30%。世界衛生組織表示,猴天花藉由接觸染病動物血液或者被其咬傷而傳染。

伊波拉病毒 伊波拉病毒沒有疫苗針可打、無藥可救,死相恐怖,死亡率更高達90%,患上了幾乎也等於判了死刑。目前,它依然活躍在非洲部分的國家,從第一次發作至今,已把千餘人送往鬼門關。「伊波拉」原是扎伊爾一條河流的名稱,一九七六年,一種不知名的病毒橫掃扎伊爾,瘋狂地虐殺伊波拉河沿岸數十個村莊的百姓,致使數百生靈塗炭,有的家庭甚至無一倖免,伊波拉病毒也因此而得名。這種病例死狀淒慘,病人感染病毒後四天,會出現類似感冒、發燒、頭痛、喉嚨痛、肌肉酸痛無比的症狀。接著,體內的器官開始糜爛成半液體的狀態,微血管的內皮細胞受傷後,便開始漏出液體及血漿蛋白質。由於病人體內器官組織壞死分解,病人不斷地從口中嘔出壞死組織,感覺上就像一個大活人在眼前溶化,直到崩潰而死。最後患者眼睛、鼻子、嘴、肛門出血,全身毛孔沾滿血,50% ~ 90%的病人在兩星期內,因失血過多造成休克死亡,有些病人更是在病發48小時後便被死神帶走。伊波拉病毒通過體液傳播,唾液和血液都是媒介,甚至握一握手就會被傳染。它彷彿神祕駭客,讓人無法摸清是何方神聖。雖然科學家懷疑,伊波拉病毒是由黑猩猩或其他森林動物傳到人身上,不過有關它真正的起源,科學家還得不出個所以然來。

伊波拉病毒肆虐年史
  •  一九七六年六月至十一月期間,伊波拉病毒首次現身在蘇丹及相距約五百英里遠的扎伊爾,共有602人感染,397人死亡。
  •  一九七九年,伊波拉病毒再度肆虐,在蘇丹南部殺死22人,並入侵美國東岸,維吉尼亞州的萊斯通(Reston)某研究室的猴子受到伊波拉病毒感染,該機構中五位工作人
  • 員中的四位,很快地被發現受感染,幸運的是,這一次四個人都意外地逃離鬼門關。
  • 一九九五年春天,伊拉波病毒又發威,在扎伊爾有315人受感染,244人死亡。
  • 一九九六年二月間,非洲加彭(Gabon)地方偏遠的鄉村裡,兩個小孩發現住家附近有一隻黑猩猩死亡。村民不禁狂喜,趕緊幫忙把這隻猩猩搬到梅依堡,進行剝皮、切割、煮熟,然後痛快大吃一頓。怎料,不到一個星期,幾乎所有吃過猩猩肉的村民都發高燒,有些人眼角出血,共有45人死亡。
  • 二○○○年九月,烏干達首次出現伊波拉病毒,造成224人死亡。
  • 二○○一年,在加彭及剛果一帶,又傳伊波拉現身,導致22人死亡。
  • 二○○三年截至二月,剛果至少有50人死於伊波拉,世界衛生組織相信是接觸猩猩而傳染。

浮游細菌SAR11 浮游細菌SAR11首次在一九九○年識別出來。海洋中的SAR11細菌很豐富,對與SAR11相似的細胞的實際數量所做的測定顯示,它們約占大西洋表層水域中微生物群體的一半。從全球來看,海洋中的SAR11細胞的數量超過2 × 1028個,總重量超過全體海洋所有魚類重量的總合,這使它們成為地球上最成功的生物之一。

萬古黴素 Vancomycin,譯名泛古黴素或萬古黴素,一九五○年代中期自土壤樣品中分離得到,是由東方鏈黴菌所製造的一種抗生素,可以殺死細菌,一九五九年開始用於臨床,開始的時候常引起副作用,而被限制使用,其原因是純化不完全,有雜質存在,後來改進純化技術,去除雜質,副作用一併消失,才得以繼續用於臨床。其化學結構直至一九八一年才獲解決,與其結構類似的還有其他幾個化合物 (如ristocetin A, teicoplanin),合稱泛古黴素群抗生素。在病菌對青黴素類抗生素紛紛產生抗藥性的今日,泛古黴素群是目前抵禦病菌的最後防線(一類簡稱為MRSA 的金黃葡萄球菌可抵抗臨床使用的各類抗生素,只有泛古黴素群可與其匹敵),然而這道防線正面臨瓦解的邊緣,具有抗泛古黴素的細菌已被發現,雖然這種細菌不會造成嚴重的疾病,但對於抵抗力弱的病患仍有致命的危險,且可以預期它的抗藥能力遲早會傳給足以引發重大疾病的細菌,屆時若無計可施,有病無法醫,那就如同回到無抗生素的年代一般。泛古黴素的結構看似複雜,其實也有跡可循,此處不多做介紹。在解決結構之謎後,科學家們致力研究其殺菌的方式,發現它能布滿細菌表面,阻止細胞壁的生成而殺死細菌,具抗藥性的細菌可改變細胞表面構造,使泛古黴素不能抓住其表面,細胞壁得以順利生成而生存、繁衍。而透過對泛古黴素殺菌機制的了解,科學家想出了因應之道,把泛古黴素的化學結構稍加改變,使其仍能緊緊抓住細菌表面,阻止細胞壁生成,終至死亡。原本是黴菌與細菌的生存之爭,演變成人類利用抗生素抵抗病菌,廣泛使用抗生素的結果,造就出無敵細菌,使人類如同回到無抗生素的年代。透過對抗生素化學結構、作用機制的了解,人類暫時挽回頹勢,然危機並未解除。由以上的發展,可以看出純化及構造決定的重要,沒有純化之前,泛古黴素險些退出臨床用藥行列,化學結構未定,病理機制無從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