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類「退出自然」的後果
:::
人類「退出自然」的後果
人類開發、利用自然,已經改變了自然,我們因而無法想像在人類入侵之前的自然面目。日本經驗提醒了我們,人類退出自然,首先出現的變化就是生物多樣性下降。
 
 
 
兩個因素使日本的農村生態發生了變化。一、日本已進入超高齡社會,人口減少。估計到公元2060年,人口將從1.28億下降到8千6百萬。二、日本人的飲食習慣改變了,米的消耗量減少。2011年,家戶的麥食花費已超過米食;每人每年吃的米,從118 公斤下降了一半。結果,過去半個世紀,休耕農田面積達到27.6萬公頃—至少1萬個大安森林公園。未來10年,還有12萬公頃必須休耕。

農村人口減少、農田休耕造成了過去沒有想到過的問題與覺悟,特別是山村(日文漢字「里山」)的凋敝。對於在都市中生長、生活的人,山村的野趣太明顯、也太感人了,因此很少人想到,山村其實是過去幾千年來人類在大自然中開發出來的人工環境。傳統的山村創造了複雜的生態系統,容納了許多物種。日本生態學者發現,人為的努力是維持農村附近生物多樣性的關鍵。

在種植水稻之前,人們以燒墾法利用土地,同時控制了自然的野草,不讓強勢物種出頭,各種野草都有生存空間。栽種水稻之後,田地更需要精緻的經營,使得野草根本不可能出現優勢物種。於是蝴蝶、蜻蜓、蝗蟲各得其所,然後有鳥。山坡上的梯田,生物多樣性更高。此外,由於各種人為開發的結果,日本的自然濕地大量消失,水田成為替代品,容納原先的濕地物種。水田休耕後,對於草地物種是好消息,對於濕地物種不啻晴天霹靂。整體而言,許多物種喪失了生存空間,生物多樣性下降。

學者早就注意到,日本蝴蝶數量減少是因為山村減少了。灰面鷲生活在山村附近的林子裡,以農田裡的青蛙、昆蟲、老鼠維生。大量農田休耕後,灰面鷲的生存資源大量減少,成了脆弱物種。

人類開發、利用自然,已經改變了自然,甚至制約了我們對於自然的想像,我們因而無法想像在人類入侵之前的自然面目。人類退出自然後,我們才有機會捉摸當初前人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艱辛。

現在西方學者的主流想法是:現代農業所到之處,結果都是降低生物多樣性。因此西方學者比較傾向以正面積極的態度面對人類退出自然的議題。但是日本經驗提醒了我們另一個可能:人類退出自然,首先出現的變化就是生物多樣性下降。我們還無法評估人退出自然的後果。

參考資料
  1. Normile, D. (2016) Nature from nurture. Science, 351(6276), 908-910.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