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不應該來自動物的痛苦–非動物方式提升化妝品製成技術

 
2015/04/15 張志玲 | 特約文字編輯     5,624
 
一個稱為「讓美麗遠離殘酷」(Be Cruelty-Free)的訴求正在全球蔓延,「人類為追求美麗,不應該,也沒有必要建立在動物的痛苦上」希望化妝品業者停止動物實驗,也希望消費者發揮力量阻止。事實上,開發不以動物做化妝品實驗的技術已成為一種新趨勢。

確保安全VS.動物痛苦

人體需要長時間使用與接觸化妝品,所以必須確保化妝品無刺激性、無毒性和無變異性。化妝品生產者使用新原料前,會以動物做實驗來證實安全性,再進行人體臨床實驗。

 1944年開發的以兔子眼睛和皮膚做實驗的Daize測試技術,因為受到業界信任所以沿用至今。但於測試結束後,受到傷害的實驗兔子不但沒有醫療照顧,反而全數撲殺。又如觀察過敏反應的細胞毒性實驗宣稱不會傷害動物,事實上仍對動物產生間接傷害。這些手法對動物來說相當不人道而且痛苦。關懷生命已成為普世價值,人類不應該為美麗而犧牲動物,殘酷的動物實驗促使人道關懷與動物保護團體大聲呼籲,不要以動物做化妝品實驗!

嘉南藥理大學化妝品應用與管理學系郭俊成教授的研究團隊,開發出不以動物做實驗的「生物液膜安全檢測技術」。該技術不需要精密儀器與專業人員,只需將檢測物質加入生物液膜試劑,若出現肉眼可見的混濁現象吸光值,即表示檢測物質具刺激性,且測試結果的偽陽性很低,並可省去許多時間和減少不必要的動物實驗。這種快速簡易的方法,主要是在無刺激的檢測方法中增加一個初步的、確實可行的、安全的篩選平台,達到減少動物實驗次數的目的,但仍無法完全取代動物實驗。

產學聯盟 獲得大訂單

我國法規對於化妝品的定義是「施於人體外部,以潤澤髮膚,刺激嗅覺,掩飾體臭或修飾容貌之物品。」因此,日常生活中的唇膏、眼影、指甲油、修容餅、化妝水、滋養霜、牙膏、沐浴乳、洗髮精、染髮劑等都屬於化妝品的一種。

只是我國化妝品工廠大多以代理生產或小規模工廠為主,比較沒做刺激性檢測,惟有在使用者受刺激後才知道產品成分有問題,導致商譽毀損與業績下滑。

為此,郭教授帶領成立「非動物方式提升工廠安全化粧品製成技術」產學小聯盟,積極邀請業者加入聯盟成為會員,除可獲得生物液膜安全檢測套組技術的判斷標準及其製造方法外,也可用此試劑進行自家產品的內部檢測。郭教授的期待則是:因為入會而增加營業額後,會員能從獲利中撥出資金委託他的實驗室做更多非動物化妝品實驗研究,以便讓台灣業者的技術不斷創新和趕上世界潮流。

已經入會的會員也證實,加入聯盟後業績確實成長許多。例如,某會員至國外參展時在現場示範生物液膜測試技術,當客戶獲知他們擁有刺激性檢測技術後,信心大增,隨即簽下大訂單。然而,會員們對於檢測技術仍有諸多期待,希望郭教授實驗室能開發更多不以動物做檢測的方法來提升產品安全的凖確度。

其實不只擁有方便簡易的檢測方法而已,會員們的生產線及研發實驗室應用此技術後已獲得以下優勢:因為篩選剔除一部分刺激性較強的原料,降低了使用者對於產品的疑慮;由於採購客戶對於會員公司生產的客製化產品滿意度提升,因而減少重新配置產品所須耗費的人力物力;經生物液膜檢測技術測試後,新產品較少發生皮膚過敏等事件;郭教授研究團隊會在會員公司研發主管會議上指導研發技術,了解實驗紀錄,統整相關數據,與會員討論產品方向及計畫等;會員工廠因為生產流程系統化與研發團隊的明確目標指引,生產效率明顯提升。

更多新技術等待開發   

檢測新原料是否安全,必須通過一系列完整縝密的測試。以傳統上的化妝品動物實驗為例,除皮膚刺激、眼黏膜刺激實驗外,還要進行光毒性、過敏性、致癌性等多種實驗。

開發非動物化妝品實驗技術已成為一種新趨勢,可是一系列完整縝密、深受信賴、價格平易的檢測技術仍未建立完成。生物液膜安全檢測技術只是非動物實驗中的其中一項,雖然減少動物實驗次數,但不足以表示原料是完全安全的,所以郭教授邀請業者加入產學小聯盟,共同合作開發更多如刺激實驗後的腐蝕性實驗等,以建立一系列完整的非動物化妝品實驗技術,除提升會員業績與化妝品製造技術外,亦可讓美麗不再建立在動物的痛苦上。
 
註:郭教授研究團隊獲科技部103年度「產學技術聯盟合作計畫」補助(計畫名稱:「非動物方式提升工廠安全化粧品製成技術」聯盟,執行期間:2013/02/01~2014/01/31)。科技部推動「產學技術聯盟合作計畫」之目的,係為促使大專校院及學術研究機構有效運用研發能量,以其已建立之核心技術與相關之上中下游業界建構技術合作聯盟,以協助產業界提昇競爭能力及產品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