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碳水化合物也是舊石器時代的主食
:::

碳水化合物也是舊石器時代的主食

許多人相信,肥胖與新陳代謝疾病雖是現代流行病,終極病源卻是農業生產的五穀雜糧,使碳水化合物成為人類主要的熱量來源。可是這個想法過分簡化了人類演化史,忽略了一些重要事實。
 
 
 
許多人相信,肥胖與新陳代謝疾病雖是現代流行病,終極病源卻是一萬年前興起的農業,農業生產的五穀雜糧使碳水化合物成為人類主要的熱量來源。因此在美國,有人鼓吹所謂「舊石器時代飲食」(Paleo diet),強調人的身體是在「高蛋白質、高纖、低糖」飲食的滋養下演化的,注定不適應「高碳水化合物」飲食。

可是這個想法過分簡化了人類演化史,忽略了一些重要事實。第一、人類的始祖大約600萬年前出現,到了330萬年前才開始製作石器。最早的石器功能之一是取得動物性蛋白質與脂肪,例如切割動物屍體、砸開骨頭取骨髓。但是人的食物一向以植物為主,牙齒不適於嚼肉。此外,比起同宗黑猩猩,人速度慢、力氣小,吃肉的機會能有多少?

第二,人類發明火食(以火燒烤食物)後,飲食才不再受牙口限制。火還使得食物容易消化,同樣分量的食物能榨出更多熱量、營養。同時,火不只促進了肉的營養價值,植物也變得柔軟可口,特別是富含澱粉的植物地下根莖。事實上,在演化過程中,人消化碳水化合物的本領增進了。

食物一入口,遭遇的第一種消化酶便是唾液中的澱粉酶。而這種澱粉酶分解生澱粉的效率極低,對熟食效率則提升20倍。此外,在人的基因組裡,澱粉酶基因有好幾個複本,有的人甚至多達18個,而同宗黑猩猩只有兩個。複本越多,生產的澱粉酶越多,也就是消化、利用碳水化合物的效率越高,這是人適應了高糖食物的積極證據。

一開始,科學家以為那是農業興起以後發生的事。但是古DNA研究證明:早在歐洲進入農業時代以前,舊石器時代的原住民已經擁有好幾個澱粉酶基因。因此倫敦大學的演化遺傳學家湯馬士(Mark G. Thomas)認為,人發明了火食才是促成澱粉酶基因數量增加的驅力,而不是農業。

人的始祖腦子並不大,與現生黑猩猩差不多。300〜200萬年前,人腦開始增大。但是最戲劇性的變化發生在最近100萬年之內,最後我們的腦子是現生黑猩猩的3〜4倍。許多人只強調大腦子的好處,沒想到大腦子帶來的負擔:腦子是全身最耗能的器官。我們每天消耗的熱量,1∕4花在腦子裡。因此,一方面是應付大量熟澱粉,另一方面是應付大腦子的需求,澱粉酶基因的數量才會增加。

參考資料
  1. Zimmer, C. (2015) For Evolving Brains, a ‘Paleo’ Diet Full of Carbs. New York Times, Aug 13.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