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我覺知」開始–潘冠錡把興趣融入物理教學

 
2014/03/11 吳美枝 | 特約文字編輯     15,772
 
2003年起,「好好玩物理網」逐漸滲透中學圈,不知有多少學子,唱著裡面饒舌歌,把難記的物理公式記在腦中。除了以物理知識編成的歌曲,還有物理相關的教學動畫和趣味遊戲,「好好玩物理網」儼然是物理學習的武林秘笈。而一手架設這個網站的潘冠錡如今是師大附中的物理老師,看起來年輕有為的他笑說其實自己曾經是「小屁孩」。
   
 選擇長大   
 
    「過動、抖腳、注意力無法集中,隨時轉身和同學聊天……,小時候真的很讓大人頭痛。如果是現在,應該會被送去鑑定是不是過動兒。除了調皮,也從不準時交作業,總要被媽媽毒打一頓,跪在菩薩面前懺悔,才會勉為其難寫作業。現在想起來,真的很可惡。」潘冠錡印象最深的是,國三某一晚,他蹺課溜到補習班隔壁打電動。冒著冷風騎車來接他的爸爸,因提早抵達,就進電玩店殺時間,不料,父子倆卻在電玩店裡撞見彼此……
 
    「爸爸當時什麼話也沒說,直接載我回家,叫我跪在祖母的靈位前。」潘冠錡說:「這是我第1次犯錯沒被打,當時心裡百感交集,想著爸爸在這麼冷的夜晚騎車來接我,以為我在為升學努力,沒想到我竟蹺課打電動,我一定很傷他的心。很多年後,媽媽才告訴我,其實,那晚爸爸回房後就哭了,因為他覺得我這個小孩沒救了。」
 
    然而,內心百般愧疚的潘冠錡,卻在那一夜選擇長大,深覺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收拾玩心,決心好好念書,高中聯考成績跌破大家眼鏡,考取了公立內湖高中。高中期間,潘冠錡也有所覺悟,不再跟同學打架,並將自己過剩的精力轉入熱舞社,成為一個能兼顧課業與社團的學生。3年後,當潘冠錡透過大學推甄上了台灣師範大學物理系,爸爸、媽媽終於對他完全放心,認為他已經長大了。
 
 履歷的基礎  
 
    為什麼選物理呢?潘冠錡說:「只有物理這一科,是即使沒考試、沒作業,平時我腦袋也會去思考的科目。」而多年後設立「好好玩物理網」的動機則在進大學前就萌發了,「高三準備推甄時,我連上師大物理系網站,剛好看到黃福坤教授做的JAVA動畫,當時覺得好炫!馬上被動畫吸引,所以,可以說是黃福坤教授啓發我做網站。」
 
    大三時,潘冠錡修了劉威志教授的計算物理。「這堂課讓我開始有點製作動畫的能力,包括怎麼寫程式、怎麼把物理定律寫進電腦,讓電腦看得懂,幫忙計算,以及如何把成果用簡單的圖秀出來」師大畢業後,潘冠錡前往清華大學就讀物理研究所。「清大的余怡德教授教我如何找出問題。譬如一個光學桌上面有幾百、幾千個鏡子。鐳射光歪了,我們要找出是哪個鏡子歪掉。老師教我們先把問題切成兩半,知道問題在前半、還是後半,再用二分逼近法慢慢逼出問題所在。這個方法對我後來寫程式有很大的助益。」
 
    2003年,潘冠錡到新店高中擔任代理教師,並成立「好好玩物理網」。「所有代理老師的目標,就是考上正式老師,我也不例外。」潘冠錡不諱言當初成立部落格,就是把它當成個人的履歷、宣傳品或廣告。2008年,潘冠錡參加師大附中的教師考試時,這份「履歷」馬上奏效。「當時有位面試官問我是不是那個寫饒舌歌的?就這樣,我的教學專業、我對教學有多用心,不必多說,都呈現在『好好玩物理網』了。」
 
 「好好玩物理網」如何好玩? 
 
    「大學快畢業時,我的第1首歌〈功與能量〉就寫完、錄好了。」這首饒舌歌說明了物理原理中的「功」、「動能」、「位能」和「碰撞」。潘冠錡說:「一開始寫完不知道要幹嘛,後來成立『好好玩物理網』,就放進去,同時放一些教學動畫。沒想到〈功與能量〉在我的學生之間爆紅,大家都覺得很好玩。我心想,大家接受度這麼高,表示這個教學方法是可行的。後來,就利用課餘時間擴充網站的教學內容,有靈感就寫歌,沒靈感就做動畫。」
 
    「之所以選擇饒舌,是因為我以前是熱舞社的,雖然不會唱歌,但我會饒舌。當了老師後,我發現,常常同一個定理,要講很多遍。一節課下來,講十幾遍不為過,講久了,會不知不覺有節奏,既然這樣,就把它弄成歌吧。」其中,〈圓周運動需要什麼力〉堪稱是潘冠錡最夯的代表作,師大附中的學生和新竹女中的老師都曾為這首歌製作有趣的MV。而「好好玩物理網」除了有17首結合物理公式的歌曲,還有物理教學動畫。
 
    「製作動畫主要靠自學,那一陣子,經常到書店翻書,記在腦袋裡,再回家練習,畢竟電腦書很貴,翻最多的就是flash相關書籍。還好大學有學好計算物理!」潘冠錡笑說:「以前,我會請學生在上課前,先上我的網站聽歌。現在,我還沒開口,學生一進來,就說他們以前就聽過我的歌,因為有不少國中老師會讓學生知道『好好玩物理網』,也聽說有補習班使用裡面的動畫來教學。目前,網站內容已囊括大部分的中學物理知識,未來,我計劃添入學生的實驗成果,將他們的好作品集結在『趣味實驗』這個單元。」
 
 理解世界也認識自己  
 
    「物理是這個世界運行的道理。」潘冠錡說:「愛因斯坦曾說,這個世界最難理解的地方就在於它居然是可以被理解的,我們就是用物理的方式去理解它。而物理所用的語言就是數學,數學又是人類大腦思考出來存在於人類大腦一種抽象的集體幻覺。有人看過「3」嗎?沒有,而我們竟都認同3X3等於9。物理最有趣的就是我們可以用這種幻覺來描述大自然,這也是物理最迷人之處。」
 
    投身物理教學,潘冠錡認為最大的挑戰在於學生愛不愛物理。「有些人不喜歡物理,但有能力學好,這種人的目標通常在醫科。有些人不喜歡物理,又沒能力,若早點知道就不會選自然組,這也沒問題。但是,最困難的是,有些人有點喜歡物理,卻沒能力學好,無法用物理的方式來思考,這就會滿辛苦的。然而,最麻煩的是,很多學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因為不知道,只能試試看……」
 
    潘冠錡猶記得去清大念書前,他給自己一個任務,就是搞清楚自己將來到底要做什麼。「學術?教學?還是去科學工業園區上班?」他說,一開始自己並沒有答案,但在求學過程中,他總是能靜下心來去覺知自我內在的感受。「做研究時,發現自己對純粹物理的熱愛逐漸走下坡,解完題目不怎麼興奮。我知道,若沒熱情,就不要讀博士班,不然會變成很努力在生數據。此外,我發現自己面對儀器時,也很痛苦,聽說去園區上班多在顧機器,所以我只剩一條路,就是當老師。」
 
    所幸在新店做代理教師時,潘冠錡就發現自己非常熱愛教學,也喜歡和學生互動。因此,當老師,就是他在認識自己後,為自己找到的路。「做喜歡的事比做能賺錢的事更重要。」潘冠錡滿懷感激地說:「我現在擁有的,已遠遠超過我以前想像的。」走過小屁孩童年,如今,潘冠錡善盡本分,他說:「人生嘛,活著就好。若能健康快樂活著,更好。再來,若能做喜歡的事,就是最幸福的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