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彈性與自我挑戰─蔡智恆以學生為導向

 
2013/10/01 吳美枝 | 特約文字編輯     7,562
 
生物的糞便被拿來做中藥方?豬的視神經也是我們的食物?台灣有鞭蠍?蜻蜓交配時尾部呈現愛心?這些有趣又新奇的探索,都在蔡智恆的部落格「自然小蔡一盤」中。當年,蔡智恆填寫大學志願時,非常「任性」地只填5個生物系。如今,他是大成國中的生物老師,因為一直不是守規矩的孩子,所以,教學方式也很彈性、多元。他說:「最完美的教學是有100種教法,讓100種學生都有所吸收。」
   
 學習大胃王   
 
「小時候,常跟家族的人一起下田、種樹、除草。」蔡智恆笑說:「因為不喜歡勞力,所以,大家在農作時,我常躲起來,自己玩,最喜歡靜靜地觀察周圍的小動物。」在大人眼中,蔡智恆就是一個乖乖的小孩,但他坦承內心其實波濤洶湧!「算是反動的人,心裡不太平靜,但因家人灌輸我一些不錯的觀念,所以內心再怎麼反動,也不會做出太偏激的事情,心裡卻是總想要改變什麼。」
 
高中時期,蔡智恆確認了生物的志向,因為遇到一位好老師。「郭人仲老師對我的影響很深遠。他上課時,補充的知識量很多,是很會上課的老師。除了生物專業,也一直都在學新的東西,譬如古箏、堪輿,我在他身上感受到的是對生活的熱情。」進入臺灣師範大學生物系後,蔡智恆除了本科系的學分,也努力將自己的視野延伸出去。「修很多外系學分,包括工設系的設計課、公領系的法律課、家政系的烹飪課,還去學了程式語言,接觸到很多不一樣的人。」
 
出社會後,蔡智恆回想起郭人仲老師,益發覺得難能可貴。「教育界有不少老師在現實的消磨下,已經失去了熱誠,也不知道自己的使命。而我希望自己能一直維持像孩子般的天真跟熱誠。但是,想像力和長大、成熟懂事和瘋狂想法之間似乎是有矛盾、衝突的。」而蔡智恆就在這種矛盾與衝突中,慢慢尋找自己應對這個世界的方法。
 
 講台如戰場  
 
「講台就是一個戰場,一旦站上去,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蔡智恆說:「之後也才發現有些東西是必須學的,譬如教學原理、教育哲學,後來就回頭再去加強。」而他非常慶幸的是在當老師的第1年,就加入了簡志祥主辦的「生物趴辣客」。「我本來就不是守規矩的人,比較喜歡遊戲式、啟發式的教學。加入趴辣客後,才知道不是只有我想這樣做!『生物趴辣客』的連鎖反應很驚人、也能量十足!像我這樣一個剛進職場的老師,能遇到這麼多、這麼厲害的人,真的很幸運。因為有這群前輩,讓我一直要求自己更精進。」
 
「以前的老師是壓罐頭,每個學生的模子都一樣。可是,每個人本來就是不一樣的個體。生物多樣性告訴我們:越多不一樣越好。」蔡智恆說:「我是生物老師,要我去壓罐頭,就不符合我所學。環境會去篩選適合它的,若我們教出來的孩子越多樣、越有彈性的話,就越容易存活下來。先決條件是老師要有這樣的彈性和熱情去教學。」因此,蔡智恆選擇以學生為導向的教學。「我曾經把課本放下,一周不講課,進行實作教學,讓學生自己去思考。畢竟,老師的功能就是去啓發學生,告訴他們各種可能性,要不要嘗試的選擇權則在他們手上。」
 
後來,蔡智恆受到簡志祥的影響,創立自己的部落格—「自然小蔡一盤」,除了記錄自己的教學,也分享自己在生活中觀察到的生物點滴。他笑說:「我喜歡吃,所以部落格有個主題是『食用生物學』。為此,我開始去吃以前不常吃的食物,譬如鴨心、豬心,也順便觀察心臟構造。最大的挑戰是去吃豬腦,當時一邊吃、一邊解剖,是非常特別的經驗!」而他也開始留意平常吃的食物,才發現大家未必知道自己吃下去的是什麼。「小肚,吃起來QQ的,後來才知道是豬的膀胱!還有骨肉湯裡的條狀物,叫龍筋,原來那是豬的視神經!而粉腸裡的東西竟然是……」蔡智恆語帶保留,希望讀者自己去探索!
 
「寫部落格的初衷是給自己看,畢竟人的記憶有限。裡面也記錄了各種不同的教學方法,能隨時取用,或是貼給適合這個方式來學習的學生。」蔡智恆有感而發地說:「如果你把教學當工作,學生就會把它當功課。儘管老師只有一個人,往往很難滿足每一個學生。但我們能給的就是教學的熱情,把教育當志業,至少讓學生喜歡學習。有些老師任教5、6年後有倦怠感,課本很熟,再也不備課。但是,若是以學生為導向的教學,課程至少100種吧!每個學生都是不同個體,最完美的教學是有100種教法,讓100種學生都有所吸收!」
 
 由下而上的能量  
 
「因為不希望有人推我,我常逼自己做一些事情,用自己的方法去推我自己。」蔡智恆說:「 在教育界,基本上不會有人推你,唯一會推你的,只有學生。如果學生不聽課,我會反省自己今天怎麼這麼差,讓他們無法專心聽課,進一步反思我做的事情,真的是他們想要的嗎?我有達到他們的核心嗎?」執教至今4
年,蔡智恆也體驗到很多事情其實「由下而上」來做,會比較好。
 
「不應該是教育部由上而下告訴我們應該要做什麼,而是我們老師或學生自己要想在這個領域能做什麼?我們應該要怎麼自主學習?怎樣精進自己、讓自己更好、讓周遭的環境更好?」已邁入第3屆的「全國國中科學探究聯合發表會」即為一個實例。「這個活動由台北市龍山國中鄭志鵬老師與屏東縣至正國中邱彥文老師籌辦,每年有來自北中南幾十位老師與一百多位學生與會,由學生報告自己的科學實驗成果。到後來,我們老師不用做什麼,學生都會自動自發,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我很喜歡一句話,魔鬼藏在細節裡。因為我是粗心的人,所以會強迫自己去看細節裡面的魔鬼,讓事情更好。譬如合作學習的時間掌控,就是很細節的事情。」蔡智恆說:「老師絕對影響合作學習的成敗,一是如何安排活動內容,二是學生在過程中碰撞時,老師做了什麼細節的處置。其中,時間、節奏感的掌握尤其重要,必須一直觀察學生在做什麼,也要知道什麼時候停下來,整理、提問、討論、給新的任務。」蔡智恆深知以學生為導向的教學要比講述式的教學困難許多,挑戰也非常高,但他仍躍躍欲試、樂在其中。「畢竟,培養孩子是很值得的,我能做的很有限,但是,他們未來能做的,卻是無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