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所謂的人性?
「人是什麼?」既是人類學的出發點,也是人類學最核心的關懷。但是這種關懷在反駁種族主義或者社會生物學時,採取了兩種相關又矛盾的途徑。
 
 
一條是透過文化概念來挑戰任何想要建立一種普遍性「人性」的嘗試,否定那些想用動物性或心理本能來解釋人類行為的可行性;另一條則是肯定「人性」的存在,透過文化相對主義強調不同的社會文化都同樣具有價值,不應當被貶抑或歧視。這種區分開自然生物與歷史文化的二元思考,近年來遭遇來自遺傳生物學、認知語言學的挑戰,必須要重新去檢討一些基本的理論預設。這個演講就是想指出這些挑戰有些是重要而且充滿可能性,有些基本上則是在重複過去已經爭辯過的老議題,不值得再纏鬥下去。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