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基改嬰兒
:::

基改嬰兒

 
 
 

去年11月,基改嬰兒誕生了,消息傳出後立即在科學界引起軒然大波。那是(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的團隊完成的創舉,然而他們卻不是以正規的科學論文報告來龍去脈,而是透過媒體。更值得玩味的是,賀建奎是在一個重要的科學峰會開幕之前宣布那個消息的: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高峰會(2nd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ome Editing, November 27-29, 2018)。

這個峰會的第一屆,2015年在美國華盛頓召開,由美英中3國的國家科學院聯合主辦。2017年,中國科學院(CAS)宣布不會在大陸舉行第二屆,理由是找不到大型集會場地,真相諱莫如深。結果香港科學院出面,在香港大學舉行。第二屆峰會的主題之一是制定倫理準則,以規範基改技術的人類應用,特別是最新的基因組編輯技術CRISPR-Cas9。

這一次中國科技部的官員沒有出席。而在2015年,中國科技部與會的一位官員預言:大家對於把基改技術使用於人類的憂慮,並非無稽之談。但是難免會有一些科學家私底下嘗試,無人能管。這番發言有些人聽來覺得像是暗示中國會主動做出大家認為犯禁的事。

一位西方學者指出,本次大會原來計劃在中國舉辦,理由便是中國並沒有像美、英一樣的監管機制(包括文化、法規,以及倫理觀),因此最可能發生「出格」的事。一位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的學者說,中國這一領域的發展非常蓬勃,外界不知道詳情,因此希望中國學者多透露一些。

現在CRISPR-Cas9是最熱門的基改技術。想了解這個技術,不妨把基因組想像成以4個字母寫成的書,人類基因組這本書包括30億個字母。科學家利用CRISPR-Cas9,可以針對基因組中的特定字母或者一串字母進行修訂,精確度非常高。因此過去10年,開發CRISPR-Cas9很快就形成熱潮,2016年唐獎的生技醫藥獎項就是頒給3位有功的科學家,其中一位是哈佛大學華人教授張鋒。

但是對於這個基改技術,學界認為還有一些問題沒有答案,因此應用在人類胚胎上是不可想像的大罪。第一個問題涉及精確度(對於個體的風險)。第二個問題則是:改變個人基因組對於人類基因庫的衝擊(集體的風險)。因為改變個人受損的(或有害的)基因要是成功,那個「改變了的」基因便會進入人類基因庫。

哈佛醫學院院長達利(Dr. George Daley)指出,關於把這個技術應用在人類胚胎上,科學界的共識仍在演進中。他預期這一屆會議大家會積極討論最新的進展,而共識會隨著相關知識的進展而變化。事實上,樂觀的學者比過去多了。3年前大家視為洪水猛獸、避之唯恐不及的前景,現在成了可以冷靜討論的議題。

任何醫療技術在應用於人類之前都必須先確定安全、精確、功效(efficacy),才能進一步以實驗測驗療效(clinical effectiveness)。然後,才能討論是否允許它成為常規的醫療 手段。

難怪賀建奎團隊會受到全球科學界的譴責。

 
延伸閱讀:
紐約時報網站,Chinese Scientist Claims to Use Crispr to Make First Genetically Edited Babies, https://www.nytimes.com/2018/11/26/health/gene-editing-babies-china.html
來源 來源:
《科學發展》2019年1月,553期,75頁
標籤 標籤:
基改(8)醫療技術(1)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