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打開圖坦卡門之墓-從桌上遊戲看古埃及
:::

打開圖坦卡門之墓-從桌上遊戲看古埃及

古埃及人將陵墓視為人世連結陰間的橋樑,陵寢中的一刻一鑿都透露著其對來生的想像,考古學家也因此得以從中一窺當時人們的物質與精神文化。1923年2月16日考古學家卡特(Howard Carter)進入三千年來從未被盜取的圖坦卡門之墓時,發現5000餘件稀世的陪葬品震驚了全世界,讓世人一窺古埃及的富裕和工藝藝術之美。
 
 
2月16日考古學家打開圖坦卡門之墓
 
古埃及人將陵墓視為人世連結陰間的橋樑,陵寢中的一刻一鑿都透露著其對來生的想像,考古學家也因此得以從中一窺當時人們的物質與精神文化。尼羅河西岸的帝王谷(註1)歷來便有眾多遊客與盜墓者前來訪勝(註2)、盜寶。自19世紀開始經過考古學家系統化的精確挖掘後,法老陵墓陸續被發掘。1923年2月16日考古學家卡特(Howard Carter)進入三千年來從未被盜取的圖坦卡門之墓(註3)時,發現5000餘件稀世的陪葬品震驚了全世界,讓世人一窺古埃及的富裕和工藝藝術之美。
 
故事開始於1922年的秋天,考古隊金主卡內馮伯爵(George Carnarvon)已對卡特下達最後通牒,若這季再無斬獲便要終止資助考古隊了。在偌大的壓力下,11月4日考古隊在拉美西斯六世(Ramesses VI)陵寢入口下方3.9公尺處發現疑似階梯的痕跡,當日下午工人們向下清出12階後,露出被石膏密封之門的上半部,石膏上蓋有橢圓形的紋路,但尚不清楚墓室的主人是誰。
 
已清空的墓室入口階梯。(圖/https://www.wikiwand.com/de/KV62)
▲已清空的墓室入口階梯。(圖/https://www.wikiwand.com/de/KV62)
 
石膏密封門上的橢圓印記,其中最右側圖案如卡特繪製之示意圖,為一隻象徵勝利的胡狼與九位被綑綁的戰俘。(圖/https://www.wikiwand.com/de/KV62)
▲石膏密封門上的橢圓印記,其中最右側圖案如卡特繪製之示意圖,為一隻象徵勝利的胡狼與九位被綑綁的戰俘。(圖/https://www.wikiwand.com/de/KV62)
 
11月23日,收到卡特消息的卡內馮伯爵遠從英國趕到,此時已可見到石膏密封之門的下半部,並清晰的辨認出,此墓的主人正是古埃及新王國時期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圖坦卡門(Tut.ankh.Amen)。三天後廊道內的石膏盡數清空,露出第二扇同樣被石膏封死的門,為了確保室內沒有囤積沼氣,卡特在門封門上開了個小孔,並將蠟燭伸進孔中,望向一片漆黑的墓室。

對於這塵封千年後的第一眼,卡特描述說:「起先我甚麼都看不到,只感受到燭光因墓室中向外流竄的熱氣而不斷閃爍。但當我的眼睛逐漸習慣環境後,墓室的細節開始浮現-各種奇怪的動物、人形塑像以及黃金,到處都是閃閃發光的黃金。」
 
由廊道看向墓室前廳(Antechamber),可以看到其中堆滿陪葬品。(圖/《The complete Tutankhamun》)
▲由廊道看向墓室前廳(Antechamber),可以看到其中堆滿陪葬品。(圖/《The complete Tutankhamun》)
 
事實上,圖坦卡門之墓的發掘還牽涉到英國殖民與埃及國族主義的政治糾結(註4),最後訂定1923年2月16日為「官定」打開圖坦卡門之墓的日期。而考古工作也持續進行著,同年四月卡內馮伯爵意外身亡,法老的詛咒一說自此不脛而出。
 
圖坦卡門之墓結構(圖/《The complete Tutankhamun》)
▲圖坦卡門之墓結構(圖/《The complete Tutankhamun》)

然而,儘管大部分的目光都落在金光熠熠的面具與珠光寶氣的陪葬品上,其實日常用品也蘊藏著當時的人生活內涵的重要訊息。透過這些玩物,或許我們更能一瞥古埃及皇室生活的箇中趣味。

古埃及桌上遊戲-Senet
 
在圖坦卡門之墓出土的物品中,考古人員發現四組完整的桌上遊戲(註5)- Senet,其意為「pass or move」。已知最早Senet遊戲部件是以尼羅河黏土製成的,但此處的Senet則是以象牙、烏木等高級材質製作。
 
所有圖坦卡門之墓出土的烏木Senet遊戲盤、支架與象牙棋子。(圖/《The The Legacy of Tutankhamun》)
▲所有圖坦卡門之墓出土的烏木Senet遊戲盤、支架與象牙棋子。(圖/《The The Legacy of Tutankhamun》)

卡特認為這項遊戲應為近代中東地區流傳的遊戲(El-Tab-el-Seega)的前身,雖然勝負取決於複雜的機率與運氣而非高超的遊戲技巧,但仍為古埃及人帶來許多樂趣。尤其在酷熱夏季時人們更熱衷於這種室內遊戲,當時便流傳著這句話:「坐在大廳上,配著啤酒與葡萄酒,一起玩著Senet。」甚至是建築金字塔的工人,閒暇時也會在工地玩起這種桌上遊戲,甚至早在古王國時期法老陵寢的壁畫裡也能看到墓主人與其親人對弈的場景。
 
兩種Senet棋盤,差異在於格數不同(圖/《The complete Tutankhamun》)。棋盤上共有30或20個方格,兩玩家各擁有相同數量的棋子,以形狀區分彼此(棋狀或軸狀),起始排列在棋盤兩長邊,以擲骨狀(knucklebones)或棍狀骰子(casting-sticks)決定玩家能否以倒S型的路徑移動(擲到黑或白)。遊戲目標為將對方的棋子先一步從棋盤上移除,並到達最後指定的方格內。上有刻有象形文的方格代表特殊功能,水紋象形文字表示對玩家不利,湯匙狀(nefer)象形文代表隊玩家有利。
▲兩種Senet棋盤,差異在於格數不同(圖/《The complete Tutankhamun》)。棋盤上共有30或20個方格,兩玩家各擁有相同數量的棋子,以形狀區分彼此(棋狀或軸狀),起始排列在棋盤兩長邊,以擲骨狀(knucklebones)或棍狀骰子(casting-sticks)決定玩家能否以倒S型的路徑移動(擲到黑或白)。遊戲目標為將對方的棋子先一步從棋盤上移除,並到達最後指定的方格內。上有刻有象形文的方格代表特殊功能,水紋象形文字表示對玩家不利,湯匙狀(nefer)象形文代表隊玩家有利。
 
單件Senet遊戲陪葬品局部(圖/《The complete Tutankhamun》)
▲單件Senet遊戲陪葬品局部(圖/《The complete Tutankhamun》)

到了新王國時期,Senet開始成為葬禮中具宗教象徵的遊戲-連結了生前與死後世界。遊戲的目標即是避免棋盤上危險的方格,其代表逝者的靈魂在陰間步步為營,而為了贏得遊戲必須移除對手的棋子直到勝利,那時象徵靈魂獲得了重生、也獲得了永恆的來世。
 
陵墓壁畫中也常出現Senet遊戲的身影(圖/《The complete Tutankhamun》)
▲陵墓壁畫中也常出現Senet遊戲的身影(圖/《The complete Tutankhamun》)

墓葬研究-通往過往時光的一扇窗
 
臺灣考古發掘中出土的墓葬規模雖然無法與法老陵墓相比擬,但考古學家仍能從中勾勒出史前居民的生活樣貌。例如南科考古園區曾發掘出一具距今5000年前隸屬大坌坑文化的犬隻遺骸,透過其完整骨骼保存以及並非發現於灰坑(註6),學者判定該犬應是死後才被主人安葬,並且與人類一樣頭部朝南而葬,甚至擁有自己的陪葬品(小泥甕)。
 
臺灣已知出土年份最早之家犬遺骸(圖/南科考古隊)
▲臺灣已知出土年份最早之家犬遺骸(圖/南科考古隊)

南科考古園區已發掘了新石器大坌坑、牛稠子到西拉雅與明清漢人文化層等,除了犬隻墓葬外也出土大量珍貴的史前遺物。2019年史前博物館南科考古館開幕,展出了台灣第一位保存完整的女性遺骸以及罕見的三疊葬。在考古學中不僅出土遺物本身具有研究價值,出土物件中彼此的空間關係也帶有豐富的訊息,顯示先民生活與環境之間的關聯性。例如,三疊葬為三位男性在西元700與1200年前分別下葬於同一位置,上層兩位男性為同時下葬,然而箇中意涵為何尚待考古學家解密。
 
三疊葬(圖/中央通訊社)
▲三疊葬(圖/中央通訊社)
 
最後,不論是法老王愛玩的桌上遊戲還是史前家犬的墓葬,都顯示在時間向度上人類文化的傳承與連續性,以今日生活中習以為常的觀念或器物其實並非憑空出現,而是緩慢堆砌形塑而成的。

註1:長眠於帝王谷者為古埃及新王國時期的法老與貴族。
註2:部分在古代便被發掘的墓室內壁上有遊人留下希臘與拉丁文等語言的塗鴉。
註3:當時卡特認為儘管圖坦卡門在位時間短,但應仍有符合其法老身分的陵寢。
註4:當時卡內馮伯爵1923年1月與英國泰晤士報簽下合約,授權其報導接下來的發掘過程,卻非授權埃及當地媒體而起爭議。此外,挖掘工作同時也受到附近為平息的武裝游擊衝突威脅。
註5:出土編號nos. 345+383+580, 393, 585r, 593。
註6:過去人埋藏日常廢棄物所挖的坑。

參考資料
1. 《The complete Tutankhamun : The King, the Tomb, the Royal Treasure》
2. 《The The Legacy of Tutankhamun: Art and History》
3. 〈Valley of the Kings : The "Gateway to the Afterlife" provides a window to the past.
4. 【上報人物】台南人5千年前就養狗、吃得比你還好 考古學家李匡悌(上)
5. 南科考古工作站 發現特有三疊葬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