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伴你長大、深植你心的環境教育
:::

伴你長大、深植你心的環境教育

你是環保主義者嗎?其實環保的概念出現至今僅有50年,現在的我們能夠這麼具有環保意識,是幾十年來落實環境教育的結果。在世界地球日50週年的此時,一起來回顧環境教育的萌芽與發展過程吧!
 
 

資源要回收、垃圾不落地,這幾句話聽在我們耳中,是不是覺得老生常談呢?「環保」的概念出現在1970年代,1970年的4月22日是第一個「地球日」,1972年的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開啟人類環境保護的思潮,也就是說,環保的意識出現至今其實只有50年。但如今幾乎人人都有環保的概念,並且落實在生活行為上,長期推動環境教育的臺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教授張子超說:「這是因為我們這幾十年來的環境教育相當成功。」

 

資源回收在臺灣深植人心。(圖/Pixabay)
▲資源回收在臺灣深植人心。(圖/Pixabay)

 

環境教育和其他的學科教育很不同。物理、化學等學科,都是先有科學家探索得到許多知識內容,再發展成一門學科,「但環境教育的產生,卻是因為1970年代,工業造成的環境污染太嚴重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人類才開始思考應該要有環境教育。」張子超說,「也因此,環境教育其實是沒有特定內涵的,它有的只是一個明確的目標,就是解決環境問題。」

 

從保護環境到永續發展

 

也因為這樣的起始背景,環境教育一開始的重點都放在「保護環境」,包括如何解決空氣污染、水污染等各種已經發生的問題,或是如何保護生態。不過,人們很快就發現,一味地把環境保護放在第一位,會影響人類社會及國家的發展,當時全世界有70%的國家處於未發展或發展中,而以環保為主的價值使得這些國家的經濟發展受到壓抑。所以從1983年起,人們開始思考不應該為了環保而阻止發展,而是應該在發展與環境間找到平衡,這就是「永續發展」的概念。

 

永續發展包含的範圍非常廣泛,除了對自然環境、動植物的保護外,也包含性別平等、公平正義等。張子超舉例說:「永續發展目標的第一條,就是消除貧窮,第二條是解除飢荒,第三條是衛生與福祉。」他進一步解釋:「人類一開始只重視環保問題,是從先進國家的角度出發,可是聯合國後來發現,對全世界來說,更需解決的環境問題是貧窮國家的戰爭、疾病、飢餓等問題。因此永續發展最重要的目標,是讓每個人都有飯吃、有水喝,並且有基本的醫療資源。」

 
人們需要在發展與環保之間找到平衡,也就是「永續發展」。(圖/Pixabay)
▲人們需要在發展與環保之間找到平衡,也就是「永續發展」。(圖/Pixabay)
 

自此,環境教育從一開始簡單的問題,例如資源回收、垃圾分類,逐漸演變成探討人與自然之間的互動關係。張子超說:「環境教育的內涵一直在變動,是一個動態的歷程,也是我們研究環境教育時,很有趣的一部分。」

 

臺灣的環境教育

 

在國際間開始重視環境教育後,臺灣也在20幾年前,開始將環境教育納入義務教育。張子超回想當時的過程:「1998年我參與了九年一貫課程的討論,2010年又參與12年國教,把環境教育放入課綱,這對我來說是可貴的經驗。」當時張子超是議題小組的一員,負責擬定環境教育的目標、理念、教學內容,他表示,教學的內容除了包含環境相關的知識,如什麼是空氣污染、氣候變遷、饑荒與疾病等,更重要的是建立學生的價值觀,重新思考人類發展的意義與目的,引發他們探討「人類該發展到什麼程度?」「我們從環境奪取資源,是為了生存還是享受?」「為了發展而對環境造成衝擊,哪些是必須的?哪些是不必的?」張子超強調:「我們的教育並不是要大家把環境直接放在第一位,而是要先了解環境,然後在做任何決定或行為時,都把環境納入考量。」

 

另一方面,臺灣也是全世界少數制定「環境教育法」的國家,而且相較於其他國家.台灣的環境教育法非常強勢,規定全國的公務單位每年都必須上4小時以上的環境教育,並且要有負責推動環境教育的人員。此外也推動環境教育認證,讓生態公園、動物園等機構能夠取得做環境教育的資格。張子超認為:「我們在這方面的成果,讓臺灣在國際上很亮眼。」

 

對於孩子們而言,動物園、生態公園是接受環境教育的良好場域。(圖/Pixabay)
▲對於孩子們而言,動物園、生態公園是接受環境教育的良好場域。(圖/Pixabay)

 

幾十年過去了,環境教育帶來了潛移默化的效果,張子超指出:「最好的指標就是民眾的生活行為。」舉例來說,疫情期間戴口罩的人數暴增,但是在路上,我們幾乎看不到亂丟的口罩,代表「不能亂丟垃圾」的觀念已經深植人心,並且落實在民眾的行動裡。

 

張子超又以臺灣對核能的態度舉例:在早年注重經濟的時代,贊成核能的比例高達70~80%;福島事件發生後,「反核」的支持度翻轉成60%的多數;到了2018年的公投,可看出大家對核能的態度又再一次翻轉,因為大家看到火力發電對空氣造成的污染。張子超說:「這代表我們的民眾看待核能事件的態度是會跟隨不同事件的發生、接收到的訊息而改變的。環境教育不是單方面灌輸答案,而是讓你有選擇和判斷的能力。這就是教育的功能。」

 

看待環境的角度正在轉變中

 

民眾看待環境與人類發展的態度逐漸轉變,有個專業的名詞「典範轉移」,意思是我們的價值觀從過往經濟掛帥的「主流社會典範」,正逐漸轉移到與環境永續共存的「新環境典範」。例如,聯合國不斷反思永續發展的意義,世界上有愈來愈多大企業捐助弱勢,這意味著他們理解到人類發展的意義不是在於累積財富,而是做更有意義的事。

 

北極融冰的速率、地球氣溫的快速上升,讓專家擔憂不已。(圖/Pixabay)
▲北極融冰的速率、地球氣溫的快速上升,讓專家擔憂不已。(圖/Pixabay)

 

張子超說:「現在已經可以看出人類在想法上有這樣的趨勢,不過我們在朝著永續發展的目標前進時,難免受到經濟等其他因素影響,無法直線抵達,一定會有所偏離。」張子超也提出自己的擔心:「最近幾年氣候變遷的數據,讓我在樂觀中仍看見警訊。有些數字蠻恐怖的,像是地球升溫的速度有點快,北極融冰的速度有點快,天災發生的頻率和強度都變大。我擔心我們行動的速度,會不會趕不上這些危機發生的速度,最後超過地球的負載。」

 

在世界地球日即將屆滿50周年的現在,回顧過去我們對環境造成的影響、所做的彌補努力,可以幫助我們放眼未來,正視地球上仍未解決的環境危機,並認真省思人類究竟應該如何與地球環境永續共存。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