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是萬物之靈?-看我們和動物有多相近!
:::

人是萬物之靈?-看我們和動物有多相近!

 
 
人類一直以萬物之靈自居,也常狂妄的以為人定勝天。真的是這樣嗎?當我們對動物瞭解愈多,愈發覺原以為人類才獨有的特點,如聰明的頭腦、語言溝通的本事、使用工具的能力、形成文化的特質、未雨綢繆的遠見以及自我意識的感覺,其實動物也都具有。那我們和動物真的沒有區別嗎?當然有,但區別不大。從動物身上或基因的特性,我們更清楚瞭解自己的行為偏好。例如為什麼男人偏愛四處拈花惹草;為什麼貌美的年輕女子會愛上有錢有勢或有成就的老男人;帥哥卻很難對這樣的老女人傾心;不要麵包的愛情又為何會被歌頌……等。

動物對我們的貢獻良多,不只供我們吃喝玩樂還啟發我們的心智,但我們恩將仇報。人類在人口持續增加和追求經濟發展的過程中已嚴重破壞動物賴以為生的自然棲地,許多動物或因棲地破壞、或因外來種引入、或因過度漁獵(或稱過漁)正步上滅絕之途。物種滅絕的速率已快速攀升,寂靜的春天已在我們周遭上演。我們到底該追求什麼樣的生活?醒醒吧萬物之靈!

為什麼男人愛拈花惹草?為什麼漂亮的年輕女生會愛上有錢有勢的老男人?這些人類行為的偏好問題,都可以從動物身上的基因特性找到答案。

當人類對動物了解愈多,會發現原以為人類才有的特點,像是聰明的頭腦、使用工具的能力、形成文化的特質,以及自我意識等,其實動物也有。人類跟動物的區別,其實並不大。

由國科會與聯合報、公共電視、科學人雜誌、News98合辦,臺灣大學物理系及天文物理研究所承辦的「2008展望春季系列演講:生命及其演化-是『天擇』還是『人擇』?」第三場「人是萬物之靈?—看我們和動物有多相近!」由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杜銘章主講,帶領大家從動物身上反思人類的行為。

野地蠅交配的時候,如果雄蠅提供的食物愈多,雌蠅願意交配的時間也愈長;杜銘章比喻,這種行為有點像是人類結婚時,男方送給女方的聘禮。他時常在想:人類行為為何與動物行為這麼相像?人為何脫離不了動物?

現今已可證實,人與黑猩猩的基因有99%相同,與牛有9成相同,甚至人跟雞的基因有8成相同。但是人類一直以萬物之靈自居,常狂妄地認為「人定可以勝天」,其他動物根本比不上,但真的是這樣嗎?

人總以為抽象的算數、歸納類推能力是人類獨有的。但杜銘章指出,灰鸚鵡能做到6以下的加法,並且可以區分物體質地、辨識出顏色或抽象的符號意義。而不斷給猩猩看畢卡索、莫內的圖畫,久了之後牠能分辨出兩者的畫風,顯現出動物也有歸納的能力。

動物學家也曾經在海豚的頭上做記號,然後在池中擺放鏡子,發現海豚會在鏡中找頭上的記號,認得鏡中的自己,充分展現出海豚也具有自我意識。杜銘章表示,達爾文在1871年就指出,儘管人類與動物的心智並不一樣,但僅只是「程度」不同而已,而非「性質」上千差萬別。

他舉例說明,為何在「性趣」上,雄性會比較主動而且花心,但雌性卻比較保守矜持?從繁衍後代的角度來看,雄性動物可以花很小的代價製造出許多精蟲,但是雌性動物需要耗費很多營養、精神才能產生卵子。不過雌性產下的子代是她的優勢,不管父親是誰,母親一定是她;但任何一個雄性個體卻無法完全肯定子代有他的基因。

根據實驗顯示,在這種機制下,雄性動物若與愈多雌性動物交配,子代的數量就會愈多,但無論雌性動物與多少雄性動物交配,產下的子代數目幾乎相同。所以雌性動物「到處拈花惹草」並沒有好處,因此須「精挑細選」具有優勢的雄性動物交配;而雄性動物則是交配愈頻繁,後代愈多,所以必須「花心」。

杜銘章表示,雖然人類從動物身上可以獲得許多啟發,動物對人類也貢獻良多,但人類在追求經濟發展的過程中,嚴重破壞動物賴以為生的自然環境。他曾經在桃園煉油廠周邊調查動物的活動,發現附近的稻田,晚上一點聲音都沒有。

根據一般的經驗,稻田晚上應該會有蛙叫、蟲鳴,但他只看到福壽螺靜靜地附在水泥水溝上。杜銘章表示,這種水泥材質的水溝不像早年的「泥巴水溝」,對於水量的調節可以有「緩衝性」,現在如果雨量稍大就易淹水,不然就是水一下子流光,稍不下雨就易釀成旱災,森林綠地變少,以及水泥水溝都讓大地涵養水分的作用變差。

他說,社會經濟發展得太快,人們容易產生暴發戶的作法,胡亂耗費資源不知珍惜;一旦環境被破壞,要補救很難。人類社會應該穩定發展,嚴謹地進行環境評估、管制;這樣雖可能讓經濟發展速度稍微減緩,但這種社會的進步是踏實的。

【2008-04-15/聯合報/C4版/2008展望春季系列/生命及其演化】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