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樂守蘭嶼18年-爬蟲類行為、生態與演化的主舞台
:::
樂守蘭嶼18年-爬蟲類行為、生態與演化的主舞台
 
 
2015秋季展望系列的第一場演講,來自科博館的黃文山主任講演他「樂守蘭嶼18年」做爬蟲類的研究。看來在一個地方守候18年的不是只有王寶釧。黃主任是科博館生物學組的主任,為人熱情豪爽,野外工作的經驗豐富,是兩棲爬蟲學門的專家,對蘭嶼的龜、蛇、蜥蜴都做了詳盡的調查,有豐富又有趣的成果,尤其看到動物的育雛、護蛋、掠食,和照顧親代的行為,真的讓人大開眼界!

演講一開始,當他說到自己曾經在蘭嶼花費18年的光陰,只為揭開爬蟲類行為的神秘面紗時,大家都十分驚訝,表示感動與敬佩-原來願意在一個地方苦守18年的不只是傳奇小說中的王寶釧,還有爬蟲專家黃主任。
  
本次演講黃主任以說書的方式,和我們分享了五段蘭嶼爬蟲類的生態故事。一開始便是綠蠵龜的出場:由於蘭嶼擁有優良的沙灘,綠蠵龜每年夏天晚上都會上岸產卵,在十五分鐘內就可以產出一百多顆的蛋。當產完卵後,綠蠵龜媽媽們便會游向大海,讓這些新生命自力更生。此時沙灘上一窩窩的龜卵,就是彎刀蛇美味的晚餐,牠們獨特的「開罐式」吃法,能在短短五天把一窩上百顆蛋吃得一乾二淨。不過大自然總存在著希望,如果今天佔領蛋窩的不是飢腸轆轆的公蛇們,而是優雅的母蛇,綠蠵龜寶寶們就有機會生存下來,並再次回到大海。在彎刀蛇的世界,母蛇是戰鬥的常勝軍,即使斷尾也沒有公蛇嚴重,所以在戰役中常獲得勝利。可惜母蛇因常與公蛇打鬥,全身傷痕累累,壽命往往也比公蛇短,和人類世界中女生壽命較長的現象剛好相反。

蘭嶼的彎刀蛇族群龐大,單吃綠蠵龜的蛋是無法生存的。黃主任說,只要是有彈性蛋皮的蛋,他們都可以食用。在演講中黃主任也播放了一段彎刀蛇吃攀蜥蛋的影片,現場的小朋友也好奇發問:「那蛇真的能吞掉大象嗎?」。他笑著說那是卡通。

除了綠蠵龜卵對蘭嶼爬蟲類生態的影響外,黃主任也和大家分享了赤背松柏根蛇的領域行為、長尾南蜥親代照顧演化、斯文豪攀蜥生蛋適應,與人為和溫室效應對蘭嶼爬蟲類的影響等故事。當中引人思考的其一,便是蘭嶼生態問題對爬蟲類食物鏈的影響:由於先前東清灣的沙子被挪用來蓋海砂屋,導致綠蠵龜失去產房,以致於海島上的蛇群數量銳減。而這個爬蟲類食物鏈的破壞,對於當初要讓蘭嶼人人有屋的官員來說,也是始料未及。

雖然藉由黃主任的分享,讓我們用新的視野了解爬蟲類的生態,但就像老師說的,達爾文的「島嶼效應」、蘭嶼爬蟲類的移民史等都是一齣齣未上映卻也精采可期的研究領域。如果說蘭嶼是一個舞台,爬蟲類是演員,那黃主任肯定就是一位眼光獨到、近接觀察的劇評家。我們期待黃主任之後的研究,因為他的熱情,讓我們看到蘭嶼爬蟲類的舞台是多麼的璀璨熱鬧!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