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色彩的視覺與應用
:::

色彩的視覺與應用

色彩的意涵與象徵,因為來自於多數群眾的共通聯想,所以可以用來表達一般或特定的意義。
 
 
 
色彩的面貌

色彩,從字典中可以查詢到多重的解釋或意涵。在科學上的意義是「由光線中不同波長的光波組合產生的視覺」,也就是物體受到光線照射時,使光散射進入眼睛,因為波長的差異而產生紅、橙、黃、綠、藍、紫等色彩視覺。在眼睛的視網膜中,名為錐狀體的視覺細胞只有在受到波長 380 ~ 780 nm 的光線刺激時才會產生作用,因此這範圍的光是人類的可見光。使我們感受到色彩的光波,都包含在太陽光中,太陽光經由分光器的分離,呈現出來的就是各種波長並列的光譜(spectrum)。

色彩的意義,還包括表達具體狀態的氣色、臉色,傳達抽象概念的情色、形形色色等豐富的意涵,英文則以單純的 color 一字概括了色彩、著色、狀態等多重意義。因此,色彩除了科學層面之外,也富含歷史、文化、民族、風俗等多重面貌。

人類感覺色彩的路徑與過程是:光波經由物體的散射後被眼睛接收,這階段是色彩的物理過程;視網膜受到光線刺激後把訊號傳達至腦部使人感受到色彩,這階段是色彩的生理過程;最後,根據來自外部的視覺訊息,在腦部認知色與形的同時,也一併產生了暖或冷、柔或剛、愉悅或不適等印象與情感,這一刻便進入了色彩的心理階段。

色彩的傳達

抽象畫家亞柏斯(J. Albers)曾說︰「若有人說出紅色一詞,在聽到的 50 個人中,他們心中所浮現的紅色都不會相同吧。」一個色彩的傳達都已經如此,更何況人類擁有 10 萬色以上的識別能力,測色光學儀器更可分析出高達 100 萬色以上。環顧四周,從一般手機螢幕的 256 色,到電腦與電視螢屏的千萬色,我們就生活在這個多彩的世界中。

在資訊高度成長的今天,各個專業領域對於色彩資訊的傳達、記錄、管理等要求逐漸提升。為了更加客觀且正確傳達為數龐大的色彩,系統化是最適切的解決之道。目前,色彩的傳達系統可分為二大型態,分別是以語言與生活傳達為主的命名法,以及以數據與記號傳達為主的表示法,而後者又依據知覺經驗與光學計測的構成原理,發展出顯色表示法與混色表示法。各種傳達方式有不同的特色,選擇符合目的性的傳達方式才是最重要的。

色彩的命名

從古至今,人類在生活中感受過無數的色彩,他們以共通的體認與語言表達並記錄這些色彩。在特定的社會裡,這些語言經過認同、使用及流通,逐漸形成特定意義的名詞,成為色彩命名法所依據的色名。

在現代的日常生活中,一般傳達用的色名最多在 20 至 30 色左右,即使努力地收集整理,也只能達到約 300 至 500 色。雖然色彩命名法在傳達色彩數量與精確度方面,遠不及數據表示法理想,但是在色彩使用頻率與應用層面逐漸普遍的今天,以共通的生活經驗與語言文化為背景所發展的色彩命名法,實用性與方便性遠比需要專業學習的數據表示法更為實際。

依據形成的背景,色彩命名法可區分為 4 大類:(1)基本色名-明確的語詞,如有彩色的紅、黃、綠等,與無彩色的黑、白、灰等;(2)系統色名-基本色加入統合性的修飾語,成為有秩序的色名,如鮮明色調帶黃的綠色、暗色調帶藍的綠色等;(3)固有色名-從古流傳至今的傳統色名,或是生活周遭普遍使用的現代色名,如秋香綠、土耳其藍等;(4)慣用色名-在眾多的固有色名中,較被現代社會接受、使用,而且廣為人知的色名。

色彩的表示

用數據定量表示色彩,以建構色彩體系的方法稱為表色法。表色法又依據色彩的知覺經驗、光學計測等不同原理,區分為顯色表示法與混色表示法。

顯色表示法是依據色彩知覺的心理三屬性,也就是以定量的色相、明度及彩度做為分類表示的方式,這類色彩大多能以色料製作的「色票」表示,一般印刷用途的色票,就是以這種方法製成的標準色樣。混色表示法是以測色儀器計測物體色,依據散射光線的波長區域判讀色彩特徵的方法。使用分光儀器計測物體的表面色,可把可視光範圍內各波長的反射率加以圖表化,做成色相的分光曲線,再從其中判讀色彩的特徵。

重視色彩計畫與色彩心理應用的產業,多採取顯色表示法;著重色彩科學與照明設計的產業,多採取混色表示法。這二者都可正確無誤地表示色彩。在色彩教育中經常使用的色立體,則是以著重色彩知覺與實務經驗的顯色表色法為基礎所建構的。早在古希臘時期,就已有以空間配置的方式來傳達色彩的概念,17 世紀牛頓整理的色相環已具有一定的學理根據。但是二度空間的色相環僅能傳達色彩屬性中的色相與彩度,對於明度的表示仍有困難。

德國的心理學家溫德(W. Wundt)把色球結構比喻為地球儀,北極是白色,南極是黑色,縱向的經度表示各個色相,橫向的緯度表示各階段的明度。日本則於 20 世紀中葉發展出 PCCS 色立體,在色彩三屬性之外,提出結合明度與彩度為色調的概念。簡言之,色相是紅、橙、黃等色彩相貌,明度是淺灰、深灰等明亮程度,彩度是鮮綠、沌綠等鮮豔程度,而色調如同音調的高低或輕重,是色彩強弱、清濁等層次的變化。

色彩的應用

色彩計畫的概念廣被現代生活所接受,開始於 1950 年代的美國,這個時代的美國在經濟與科技上的發展快速,造就大量生產模式的工業社會。日本在進入 1960 年代之後,產業與商品市場逐漸成熟,除了基本的機能、品質、價格等理性需求之外,色彩、造形、樣式等感性需求也大為提升。於是,越偏向感性訴求的產業或商品,設計與色彩管理的意識也越高,進而成為企業管理中的一環。以下,以地圖設計為例,說明色彩的機能與應用。

我們對地圖的印象,大多是以國家為單位繪製的地球儀,或是經由投影的平面地圖,除了海洋部分以藍色表示之外,陸地的部分布滿著代表不同國家的各種色彩。一般來說,地圖設計包含文字(國家、區域)、線條(國境、分界)及色彩(區分屬性)3 大要素,顯而易見的,色彩是影響視覺引導最為強烈的要素。

手工繪製時代的地圖,雖然比例與相對關係的精確度不很高,但以色彩平面表示屬性的情形已經很普遍。雖然現今的衛星照片可以極為詳實地記錄色彩,但為了因應不同的用途,色彩計畫必須考量以引發聯想的方式提高理解,如氣溫分布圖的高溫以暖色系、低溫以寒色系表示;以視覺強弱發揮索引機能,如交通路線圖以色相差或色調差較大的色彩,明確區分不同資訊;以色彩協調降低視覺疲勞,如錯綜複雜的街道圖採用較調和的色彩,緩和長時間凝視的視覺疲勞。

近代以革新的視覺傳達與資訊整合的方式,把地圖、圖表與文字結合的重要人物拜耳(Harbert Bayer,1900 − 1985),曾是德國包浩斯的學生與教師,於包浩斯閉校後轉往美國發展。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歷經 5 年歲月,於 1953 年以 368 頁與 1,200 幅圖表完成的世界地理地圖(world geographic atlas),其設計理念是「增進不同民族與國家之間的理解」。拜耳統合包括地理、天文、氣候、經濟、社會等各專門領域的資訊,使用符號、圖表、地圖、文字等元素,完成眾多資訊的視覺整合與傳達。

在色彩計畫方面,拜耳應用引發聯想的方式,以綠色的濃淡表示森林的疏密、以藍色的濃淡表示水域的深淺、以棕色的濃淡表示土地的高低。色彩之間雖然獨立分明,但是由於中彩度的抑制與中間色調的調節,使得版面視覺趨於調和且井然有序。而在象徵符號、圖表設計方面,不但造形簡潔、配置嚴謹,色彩的選擇更是緊密結合地圖色彩的屬性,例如農產圖表使用森林的綠色、水產圖表使用水域的藍色、工業圖表使用陸地的棕色等,不但強化了資訊設計的索引機能,也為現代的圖表設計樹立了典型與指標。

隨著國人休閒風氣的日益普及,諸如美食地圖、散策地圖、泡湯地圖等刊載專屬資訊的生活地圖,其需求與商機也日益提升。這類生活地圖的設計,必須如街道地圖般地精確,加以去蕪存菁,捨去過剩的資訊。另一方面,也必須如交通路線圖般地易於辨識,並針對目的與屬性擴充所需的資訊。

目前國內這一領域的設計,大多師法以細膩著稱的日本經驗,而創刊於 1979 年的雙週刊 PIA,更是日本生活地圖的創始者。PIA 的設計概念是提供「兼具機能性、正確性及實用性的地圖」,打破傳統行政區域的劃分方式,以人群聚集最多的街道、交通最為便利的車站周邊為規劃主軸,以使用者的角度重組新的生活區域。PIA 每年不但進行資料與版本的更新,並且嘗試不同的配置方式與色彩表現,探求最適切的視覺呈現,直到 90 年代趨於定型,但仍有些微的調整。

以同一區域的地圖為例,1994 年的主要建築物以略深的亮色調藍色表示(PIA 的企業色),次要建築物是略淺的柔色調藍紫色,一般住宅是更淺的淺色調黃橙色,街道則是淺色調藍紫色。雖然大面積的住宅與分布繁密的街道互為補色關係,但因為色彩都是柔和的淺色調,使得色彩計畫在識別機能與視覺協調之間取得平衡。

另一方面,雖然街道與主要建築是鄰接色相關係,但是略為強烈的明度差與彩度差,仍然造成過大的視覺刺激,再加上密集的文字與符號,視覺資訊顯得混亂無序。上述情形在 1996 年的版本中獲得明顯改善,同年也是 PIA 完全採用數位設計的開始。數位製作可以執行細微的色彩指定,並可混合出色票以外的無限色彩,這方面優於傳統的照相製版技術。

越是高度發展或人工製作物越多的地方,人們對地圖的依賴與使用頻率也越高。例如交通路線圖可說是現代生活不可或缺的資訊,其中最為錯綜複雜的,莫過於穿越於地下、通行於路面、架高於半空中的各式電車路線圖。交通路線圖與一般街道地圖不同,它不需要完全正確的座標或比例關係,交通路線圖的使用者最想獲得的,可能是目的地與車站的相對位置、換車的地點、時間的掌握等資訊。因此,即使是同一系統、不同版本的路線圖,其配置或造形方式可能不盡相同。

以擁有近 20 條路線的東京都地下鐵為例,都政府發行的版本比較忠實於實際的相對關係,路線多以曲線表示,但是為了提高中心區域的視認性,造成周邊的線路有過於密集化的現象。民營地鐵聯盟發行的版本比較強調整體的視認性,為了平衡城鄉路線的疏密,刻意把線路以直線化處理,如此也易於文字的配置,但是與實際座標的相對關係較薄弱。

生活推廣刊物《大江戶生活》登載的版本重視複合性資訊的傳達,線路造形以不同於曲線或直線的斜線為多,並為了配合國際化與 IT 化的國家政策,增加標示路線代號、站名代碼與會車資料。雖然機能性略為提高,但是視覺負擔也相對增加。

《地下鐵資訊月刊》(metro min)在每一期的目錄頁,都刊載一幅以地下鐵路線圖為主題的視覺創作,色彩大多延續既有的印象,造形與編排方式則結合頁碼索引功能,以導引讀者順利查詢各路線的相關資訊。

以上各種版本,雖然在造形或編排方面因不同的觀點與目的而有差異,但是色彩計畫依然保持固定的規律。因為個別線路的色彩形象,都來自於識別色彩與車體色彩的延伸,而線路的色彩計畫也考量識別機能與屬性聯想,例如環繞市區的線路是暗紅或亮綠色,貫穿市區的快速線路是朱紅色,連接城鄉的線路是暗綠或深藍色,通往機場或海濱的線路是亮藍色等。

色彩的意涵與象徵,因為來自於多數群眾的共通聯想,所以可以用來表達一般或特定的意義。其中包括跨越國家疆域或社會文化的共通部分,或是取自於民族傳統或生活習慣的差異部分,而傳達完全不同的意義。這些視覺訊息最後會與腦中原有的記憶訊息相互對照,判斷自身與訊息的關係,進而理解其中的意涵。因此,在計畫與應用色彩之前,需要對其光學、心理、生理與歷史文化等層面有所理解。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