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打造新的諾亞方舟–為熱帶植物建個庇護所
:::
打造新的諾亞方舟–為熱帶植物建個庇護所
熱帶雨林是地球上單位面積生物量和物種最多的地方,因為所有的營養都在生物體內,所以也是土壤最貧瘠地區。土壤留不住肥分,要再恢復雨林相當困難。
 
 
 
今天,我們正享受著植物世界的顛峰狀態,全世界有超過 25 萬種的開花植物妝點著地球,其中 60% 以上集中在熱帶雨林。可是,熱帶雨林卻遭逢到前所未有的摧殘,雨林中的樹木被快速砍伐,每年正以 10 個臺灣大小的速率消失中,我們很難遏阻這個趨勢。熱帶雨林也是取得礦產資源的地方,雨林中大量土壤被挖出來篩選沙金,再用水銀溶解,加熱,水銀變成毒氣,留下純金,那些在雨林中採礦的人幾乎活不過 30 歲。

植物滅絕速率遠超過預期

以東南亞熱帶雨林為例,在那裡,河流兩岸的雨林寬度通常不超過 1 百公尺,外圍全都變成油棕櫚田。伐木企業在印尼和馬來西亞的熱帶雨林砍樹,每到旱季,就放火燃燒剩下的小樹、雜草,再把燒成的灰燼拿去當肥料,種植油棕櫚樹。

熱帶雨林是地球上單位面積生物量和物種最多的地方,因為所有的營養都在生物體內,所以也是地球上土壤最貧瘠地區。那裡每天下雨,灰燼很快流失,土壤留不住肥分,要再恢復雨林相當困難。而生物多樣性就在這種快速的雨林開發中迅速滅絕,即使千萬年的亞馬遜雨林也無法倖免,只要一把火,雨林就毀了。

植物學家很早就擔心,人類正在導演有史以來最大一次的滅絕,這個幅度可能和過去地球上曾經發生過的 5 次大滅絕一樣強烈。估計到 2050 年時,地球上的植物約有四分之一走向滅絕,倘若不採取任何行動,到本世紀末會有三分之二的植物種類消失,而且這只是根據棲地被破壞所推估的數字。近年來大家已經清楚感受到全球暖化的壓力,這時候才又注意到植物滅絕的速率遠超過原先預期。

密蘇里植物園收藏最豐富

我們的氧氣由植物供給,有機物質靠植物製造,對於醫藥上的需求也由植物供給,植物對人類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但是,棲地正逐漸消失,全球氣候變得非常不穩定,誰有責任保護地球上的植物呢?世界各地的植物園正在做這件事。

1859 年創立的美國密蘇里植物園,占地約 136 公頃,是地球上最豐富的植物收藏區,也是植物科學發展最好的一個研究機構。他們經常派遣植物學家到世界各地協助調查當地的植物相,並在雨林裡找尋可能有用的藥用植物,希望發現與分享植物世界的知識,以便保存地球上豐富的生命。這個植物園的領導人 Peter Revan 先生經常到世界各地倡導保護植物的重要性,他說:「人生短暫,但是藉由保護環境,我們可以換得永恆。」

在密蘇里熱帶雨林展示區出口有一座感人雕像:一位原住民背著一個籃子,裡面放滿各種花果種子;地上另一個籃子裡面放的是一瓶瓶西藥。這座雕像清楚傳達一個訊息:人類需要的漢藥、西藥、藏藥 …… 有一半以上來自植物界。

今天的醫藥健康超過一半依賴植物體,每一年還有許多新興疾病等待克服,許多新藥物等待發展,希望就在雨林裡,那些我們幾乎對它毫無所知的植物上。地球上 25 萬種的開花植物中,不超過 5 千種曾經被我們了解過可能的藥效,可是到這個世紀末,最保守估計約有三分之二的植物將滅絕。

倫敦皇家邱園建立種子庫

1730 年建立的倫敦皇家邱園,占地約 120 公頃,是世界上另一個植物收藏重鎮及研究中心。這個植物園努力了兩、三百年,已把地球上大多數物種集中在標本庫房裡,園子管理員戲稱:「若有哪種植物不在這個標本館中,它在世間存在的機會就很小。」標本庫房裡貯存著超過 7 百萬份的臘葉植物標本,每當一個新種植物被命名時,就由一個紅色卷宗包著模式標本貯存起來。

為迎接千禧年,他們籌募 50 億新臺幣,計劃做一個種子收藏庫。而且不只在英國,還延伸到中國大陸、澳洲、非洲,並在世界各地邀請當地研究員幫忙收集植物種子,目標要在 2009 年達成,希望收集地球上十分之一的種子,也就是 2 萬 5 千種植物種子。大量種子被仔細挑選出來後,就放在低溫、乾燥狀態下,隔幾年以後再開封測試發芽情況。如果發芽率不好,就再到野地裡另外採集一批種子,以確保很好的發芽率。如此重複測試,每隔幾年檢驗一次,目的是要長久保存地球上的種子。

北歐的挪威則在極區建造一條長隧道,計劃把地球上所有作物的種子保存在攝氏零下 18 度的環境中。希望在全球暖化、環境極度不穩定的情況下,能有留住作物種源的希望。

野花野草的種子最重要

亞洲最大的種子庫是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的雲南種子庫,他們希望保存中國西南地區 60% 的物種,特別是青康藏高原的特有植物,以及喜馬拉雅山、東南亞地區的物種,計劃在 15 年內收集 1 萬 9 千種植物種子。臺灣林業試驗所有一個種子庫,保存的是臺灣森林裡的樹木種子;霧峰的國家種源庫保存的是臺灣的作物種子。有如此多的地方在收藏種子,究竟什麼樣的種子最重要呢?依個人的看法就是被大多數人遺忘,毫不起眼的野花、野草種子,那些種子大多不受保存機構重視,一旦消失就再也找不回來。

另一座經營相當成功的植物園是泰國芭達雅熱帶植物園,園子裡有吸引大量觀光客的觀光區,也有一望無際的花房,花房裡保存著非常重要的植物,最主要的收藏是棕櫚樹、赫蕉與蘇鐵。全世界約有 3 千種棕櫚樹,主要集中在熱帶,這個園子有 1 千多種。赫蕉是很重要的園藝作物,原產地在中南美洲,每年創造很大利益,這裡已把全世界 200 種或 400 種(須看如何分類)的赫蕉收藏齊了。而全世界有 1 百多種蘇鐵,這個園子也有完整的收藏。

新加坡植物園在 1822 年成立,園子裡的薑園很出名。薑是東方的植物,原本生長在印度、東南亞、中國。它很神祕,即使開花仍然難以鑑別,全世界至少有 1 千種以上,但是很少人能夠認得 300 種以上。新加坡薑園裡收藏了 200 多種,應是世界上最豐富的薑收藏區。園子裡的蘭花區也很出名,裡面有非常好的研究與生產設備、組織培養技術,可以在短時間內繁殖大量經過挑選、雜交出來的優秀品種。各國政要到園子訪問時,園區人員會挑選一個特別培育的品種,以貴賓的名字命名,這是新加坡建立外交的一種方式。

臺灣出現熱帶植物園

許多植物園都很努力地保存種子,英國保存的是溫帶種子,挪威保存的是作物種子,可是熱帶雨林的種子無法用這種方法保存。例如棕櫚樹的種子,落下來 1 個月之內不種植就會死亡,有些種類甚至 1 周內不種植或未在合適的土壤裡種植也會死亡。又如榴槤這種熱帶種子,只要溫度一降低、濕度一降低就死了。因此想保存熱帶物種幾乎毫無選擇,只能建立植物園讓它們生活在園子裡。

因為這個原因,辜振甫先生的後人決定把屏東高樹鄉將近 400 公頃的土地捐出來參與熱帶植物保種計畫,並成立「財團法人辜嚴倬雲植物保種與環境保護發展基金會」,唯一目的就是建立一個熱帶植物庇護所。現在已擬定一個 20 年發展計畫,希望至少有 2 萬 5 千種活著的熱帶植物保存在裡面,這個中心的主要使命是:永續地球上最豐富的熱帶物種。而初期計劃收藏的植物有:蘭科植物、蕨類、薑花、棕櫚樹、茶科植物、香蕉、鳳梨、赫蕉、竹芋科、天南星科等。

5年後收藏蘭花達3千種

世界上有 2 個收藏蘭花最豐富地方:一是密蘇里植物園,收藏 1 千種蘭花原生種,1 千 5 百種栽培種,另一個是加州的私人收藏。高樹鄉熱帶植物園計劃在 5 年後收藏達 3 千種,其中至少 2 千個原生種,1 千個栽培種,另一個更細的計畫是收齊全世界所有的拖鞋蘭與蝴蝶蘭。蝴蝶蘭是很大的產業,原生種約 60 種,已有三、五種滅絕。

蕨類是東南亞雨林的特色植物,全世界約有 1 萬 2 千種。臺灣山林裡已有六、七百種原生蕨類,因此在臺灣建立一個好的蕨類收藏並不困難,只是有些蕨類已經岌岌可危。例如臺灣原始觀音座蓮在野外只剩下 100 多棵,一個物種如果少於 1 千個個體就是瀕臨滅絕,因此這個種類已經岌岌可危,還好透過孢葉繁殖技術已培養出上百棵小苗。又如伊藤氏觀音座蓮在臺灣只剩下 20 棵,現已復育 50 棵小苗,這些都會是保種中心的特色收藏。

若就收藏數量來說,密蘇里植物園保存的蕨類植物有 150 種,高樹鄉熱帶植物園計劃 5 年後收藏 550 種,這個數字仍然可以大幅提升。

收藏大家不要的品種

卡希麗薑的一個花軸可以開出上百朵花,很漂亮,而且香得不得了。它的原產地在喜馬拉雅山海拔四、五千公尺的山區,但也可以生長在炎熱多濕的環境中。薑是東方人的最愛,薑黃素是重要的保健食品,不同種類的薑頭具有不同藥效。薑是熱門物種,但是沒人能夠確定全世界有多少種類。密蘇里植物園收藏約 40 種,華南植物研究所收藏約 200 種,新加坡植物園收藏約 250 種,高樹鄉熱帶植物園目前已收藏 90 種。

棕櫚科植物是熱帶物種,全世界有近 3,000 種,密蘇里植物園有 66 種,泰國芭達雅植物園有 1 千多種,臺灣已有 160 種。高樹鄉熱帶植物園在挑選棕櫚科植物的收藏種時,考慮到植物保種計畫的意義,因此決定以大家不要的種類做為收藏對象,例如攀爬、多刺的藤類棕櫚。

這類植物很漂亮,葉子巨大,葉上長滿倒鉤,能鉤住任何東西,在雨林裡纏繞著,能從森林底層長到森林頂端。許多植物園因為它們太占空間,又擔心倒鉤會傷人,所以避免收藏。其實它的經濟利益很高,又是雨林生態系的重要成員,卻是雨林被破壞時最優先剷除的對象。即使如此,在收藏時仍有困難,因為它們的種子成熟後 7 天不種植就會死亡,所以要養活這類植物也不太容易。

武威山茶是收藏珍品

茶科植物不是熱帶植物,但是可以生長在熱帶,主要生長在中國大陸。主流學派認為全世界有 520 種茶科植物,但是不到 350 種曾經被人栽培過,大多數種類只有名字和乾燥標本。密蘇里植物園裡面有 82 種(包括品種在內),高樹鄉熱帶植物保種中心決定以原生種和代表性的品種為目標,目前的茶科植物收藏已經超過 200 種。

武威山茶是園子裡另一項重要收藏。這個物種於 1918 年在臺灣採集到標本,日本人把它命名為武威山茶,之後就再也找不到。2004 年武威山茶再度現身,人們在屏東山區找到兩棵,但是長得不很茂盛,幸運的是已經結出果子,自然科學博物館植物學家採下種子回去栽種,已種出 45 棵小苗。2006 年再回去找時,卻一個種子也找不到了,這是一個岌岌可危的物種,全世界只剩下 2 棵活在屏東山區,再加上分種在不同園子裡的 45 棵小苗。也因此,武威山茶成為高樹鄉熱帶植物保種中心的珍貴收藏。

收藏熱帶植物 臺灣得天獨厚

香蕉是重要的熱帶作物,全世界有 45 種,密蘇里植物園有 9 種,高樹鄉熱帶植物保種中心計劃收藏至少 25 個原生種。臺灣青果合作社建立的香蕉科學研究所,已從世界各地引進 2 百多類香蕉品種,他們的董事會已經同意把收藏複本轉移給高樹鄉熱帶植物保種中心,將來高樹鄉的園子會有一套世界上最好的香蕉收藏。

鳳梨是中南美洲的重要物種,大多數鳳梨能開出奇形怪狀的花,但僅有少數種類會結出鳳梨果實。全世界最保守估計有 3 千種野生鳳梨原種,密蘇里植物園有 220 種,新加坡植物園有 300 多種,高樹鄉熱帶植物保種中心計劃收藏 700 種以上,希望成為世界上鳳梨的主要收藏區。

要為地球延續熱帶植物的豐富度,需要很多專家的參與,也需要一個國際團隊來擔任顧問。個人心目中的理想對象是:印尼的國家植物園園長,新加坡植物園園長,泰國皇后植物園研究部主任,以及馬來西亞多樣性中心主任。這是一個把希望寄託在專家身上的植物保種計畫,除了感謝臺灣專家的熱情投入外,更感謝辜嚴倬雲植物保種基金會的支持,願意為熱帶植物建造一個庇護所。

本文取材自國科會「2007 春季展望系列演講第5場」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李家維教授的演講內容。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