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溪流河川:溪流鳥類的生態
:::

溪流河川:溪流鳥類的生態

臺灣的特殊地理環境孕育出許多珍貴的野生動物,尤其是羽色非常豔麗的野生鳥類。自然環境裡如果沒有悅耳的啼聲律動,沒有活潑的野鳥跳躍,那就會變成了死寂空洞的世界。
 
 
 
溪流鳥類可分為山林溪流與平原溪流的鳥類。山林溪流的鳥類又通稱為溪澗鳥,羽色並不多彩,但叫聲卻能響透水流聲。例如「紫嘯鶇」的叫聲如同腳踏車緊急煞車的聲音,在潺潺的水流聲中也能聽到牠刺耳的吱吱聲。山林的溪流從低海拔到高海拔,環境多變、食物缺乏,所以鳥種稀少。平原溪流的鳥類因環境變化不大,加上氣候穩定,食物充足,所以鳥種非常多,如鷺科和秧雞科都是平原溪流的常客。

優質溪流不但是魚蝦的安樂窩,更是野鳥的天堂。何謂優質?溪旁有樹,樹下有草,沒有水泥,沒有污染,如此而已。然而要符合如此簡單的條件,卻屈指可數;事實上,許多生活在溪流旁的鳥類命運愈來愈坎坷。溪流旁的鳥類可依屬性分為親水性鳥種和依附性鳥種。

親水性鳥種不一定生活在溪流旁,也可以在稻田、溼地、池塘生活,只要在污染不很嚴重的水域都可生存。以秧雞科的紅冠水雞來說,我們常在清澈溪流旁發現牠的蹤影,也在布滿布袋蓮的溝渠中看見牠的芳蹤。因為親水性的鳥種較能適應多變的環境,所以這些鳥種多可在平地溪流中觀察到。而依附性鳥種必須和溪流生活在一起,既不能離開,也必須選擇清澈乾淨的溪流。譬如河烏,牠對溪流的選擇非常嚴苛,水質、水流、水的深淺都會影響牠的生存。因此,依附性的鳥種大多生活在高山溪流。

在臺灣,高山流水的源頭是眾人想一探究竟的秘地,所以談溪流旁的鳥類,我們就從高海拔往下談起。

小剪尾:是依附性的鳥種,所依附的溪流水質必須非常乾淨,還要有點小瀑布,像在合歡山的小溪和八仙山的十紋溪都可觀察到,牠是優良水質的指標,數量稀有,常成對出現。停棲時尾羽分開,一張一合像剪刀。

鉛色水鶇:對環境的要求沒有小剪尾敏感,可離開溪流到路旁的護欄或人工建物停棲。因可愛的體型和悅耳的叫聲,近年來興起飼養的風氣,每隻叫價三至五千元,但牠是保育類第三級,不得非法買賣持有。

紫嘯鶇:是臺灣特有種,分布於低中海拔溪流旁。喜歡在潮濕的樹林邊緣或岩石旁活動,不怕人的干擾。在人來人往的關仔嶺溫泉區也可觀察到牠的身影,顯然已逐漸適應人為開發的環境。

河烏:因特殊的眼膜構造和一身油亮的羽毛及銳利的爪子,所以是唯一能夠在水底行走的鳥。當然溪流必須是清澈沒污染,水流不能太急太深。喜停棲於溪流中的石頭上,身體不停上下擺動的特殊動作,非常的可愛。

黃魚鴞:潛伏於濃密的中低海拔山林溪畔,晝伏夜出不易觀察,以捕食溪魚和青蛙為主。因為野生魚類減少,所以經常於夜深人靜時,飛到人工養殖場偷捕鱒魚或香魚為生。

綠簑鷺:生活在低海拔山區的溪流中,偶而會出現在平原的溪流旁,但都是靠近山區的河段。羽色為灰綠色,在自然的溪流裡是最好的保護色。生性膽小,所以觀察不易,而且因族群稀少,所以對牠的生態習性了解甚少,只知部分為留鳥,部分為過境鳥。以魚蝦為食,覓食時很有耐性,可長時間靜止不動,等待魚蝦出現捕食,是鷺科鳥種中,最有耐心的鳥類之一。

上述六種為山林溪流旁的鳥類,除河烏、綠簑鷺外,黃魚鴞、紫嘯鶇、鉛色水鶇、小剪尾皆為保育類鳥種。而最難觀察的小剪尾族群愈來愈稀少,真是讓人憂慮。九二一集集大地震造成中部多數山區地形地貌、溪流河道、與溪水流速的改變,使得原本生活在此的生物遭到衝擊,不是死亡就是他遷。就以臺中八仙山的十紋溪來說,九二一集集大地震前,這裡的溪澗鳥有小剪尾、河烏、鉛色水鶇、紫嘯鶇,尤其是鉛色水鶇數量不少。地震後河道改變,水流變急,雖然水質沒有變化,但在整個遊樂區的近200公尺溪段中只觀察到一對鉛色水鶇,其他的鳥種都不見了。可見這四種溪澗鳥對環境的變化是非常敏感的。

平原溪流旁的鳥種較易觀察,從內陸的河道到出海口兩岸都可看到。但大部分的鳥種都是親水性的鳥種,並非得在溪流旁生活不可。牠們可選擇池塘、沼澤、濕地、水田生活。喜食魚蝦的鷺科鳥種,有蒼鷺、大白鷺、中白鷺、小白鷺、夜鷺、栗小鷺、黃小鷺。其中蒼鷺、大白鷺、中白鷺為冬候鳥,其他為本地留鳥。在鷺科鳥種中,除了夜鷺在夜間活動覓食外,蒼鷺也多在夜間覓食。白天牠們成群結隊棲息在濱海草澤區的避風處,動也不動地縮著脖子閉目休息、睡覺。一到夜色降臨,便開始聒噪,整個濱海的夜空都是牠們尖銳響亮的叫聲。栗小鷺和黃小鷺生性隱祕,喜躲藏於溪流兩旁的草叢中伺機捕食。這兩種鳥遇到干擾都會有擬態的行為,所以總是從水草中飛起時才會發現。

秧雞科的鳥種:紅冠水雞、白腹秧雞、緋秧雞、灰胸秧雞。這四種秧雞中,紅冠水雞最易觀察。牠對環境的適應力非常強,不論白天或夜晚都可活動覓食,是全年無休的鳥種。在城市邊緣的排水溝、公園的池塘,常常可發現牠們的繁殖行為及繁殖成功的例子。這種鳥對多變及污染的環境有其應對的能力。白腹秧雞、緋秧雞、灰胸秧雞這三種則比較神經質、生性膽小。牠們活動於溪流邊緣,遇到干擾立即鑽入草叢或灌木叢中,清晨或黃昏時比較容易觀察到。

翡翠科鳥種:翠鳥是溪流鳥種中最美麗的鳥,賞鳥人形容牠是一顆飛行的寶石。牠的羽毛在陽光照射下會反射出金屬的光澤,尤其是綠色和藍色的光澤非常耀眼。翠鳥,俗稱魚狗,即一般人所說的釣魚翁。牠常停棲佇立於水邊突出物上,伺機而動,俯衝入水捕捉小魚,也常在空中定點飛行,再衝入水中捕魚。牠在土堤上挖洞築巢繁殖,但因溪流堤岸的大量水泥化,堅硬的水泥堤岸使牠們根本無法挖洞築巢,所以適合繁殖的環境愈來愈少,族群也隨著減少消失。受害於水泥堤岸的不只是翠鳥,還有許許多多的野生動物,不是間接受害者,就是直接受害者。這是過度文明的產物對自然生態最明顯的傷害。

前述多種溪流旁鳥類的生態,只要您在野外細心地觀察,都會有所收穫。牠們多數是賞鳥人士認為應該出現於溪流旁的鳥類。然而最近,我們在低海拔山區觀察到非常難得的現象。翠翼鳩常出現於低海拔潮濕的樹林中。翠翼鳩因膽小隱密,美麗的身影常常讓人驚鴻一瞥,不易觀察。今年的繁殖季,我們記錄到牠非常珍貴的生態習性。我們觀察近十個巢,幾乎每個巢都築於小溪流的上方,其托巢的植物具有多樣性,而巢材非常簡單。育雛期間,幼鳥的排遺直接被溪水沖走,是牠聰明的選擇之一。因為鳩鴿科的排遺量非常多,如堆積在一處,必將巢位曝光。翠翼鳩非常喜歡沐浴戲水,更喜歡在淺水處撿食小蝸牛,所以我們將牠歸類為特別的溪流旁鳥種。

臺灣的特殊地理環境孕育出許多珍貴的野生動物,尤其是羽色非常豔麗的野生鳥類。大自然如果沒有野鳥的啼唱和跳躍,就成了死寂。不知誰那麼「鐵齒」,認為「人定勝天」;不知誰那麼「高見」,主張「農業上山」。農藥和肥料污染水源,淺根農作物使土石流失。自然環境被人為破壞和改變,影響到自然生態。這不但是動植物的悲歌,也是人類的悲哀。我們常在生態保育的宣導海報上看到一句話「今日鳥類,明日人類」。這不是一句口號,它是一個真實的現象。當溪流旁不再有鳥類棲息時,它肯定是一條臭水溝。相同的,當重重的山巒不再有森林時,它也很難被稱做山。

桃芝及納莉颱風讓我們的山林變色,讓我們的城市淹水,讓我們的同胞被活埋於土石底下,我們的心和那些失去親人的家屬同感悲痛。這種災難是我們對自然環境過度的開發,讓自然界無法取得平衡的後果,也就是所謂大自然的反撲。我們當記取這慘痛的教訓,不再對自然資源予取予求。尊重自然,才能減少災難的發生。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