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生化機器人
:::
生化機器人
2013年10月, 一批美國工程師利用人造器官、肢體和其他身體組織,成功組裝出會呼吸、說話和走路的逼真生化電子人(Bionic Man),並於2013年10月11日在紐約國際動漫展公開亮相
 
 
 
2013年10月, 一批美國工程師利用人造器官、肢體和其他身體組織,成功組裝出會呼吸、說話和走路的逼真生化電子人(Bionic Man),並於2013年10月11日在紐約國際動漫展公開亮相;緊接著美國媒體又於10月20日播出紀錄片〈不可思議的生化電子人(The Incredible Bionic Man)〉,內容描述工程師如何利用人造腎臟、血液循環系統,一直到植入式電子耳和視網膜等元件,組裝能夠實際運作的機器人。

主導這項計畫的機器人研發專家渥克表示:打造這個生化機器人,是意圖讓大家了解醫學已進展到何種程度;因此由一群工程師將全球17個廠商所捐贈的人工組件組裝成具有人造循環系統、血液、腎臟、耳朵、視網膜與義肢的生化機器人,打造出近似科幻作品所描繪的「生化人」。

這個生化機器人的臉是以蘇黎士大學社會心理學家梅耶臉部為原型,梅耶乃天生沒有左下臂,裝配有生化義肢;此生化機器人可藉由步行輔助器站立、行走及坐下,也擁有可發揮功能的人工心臟,使用電動幫浦將攜氧的人造血液循環至全身,並有可移植的人工腎臟,功能就像洗腎病人用的透析機器。

當然此生化機器人離人類的功能仍有段距離,更不用說是科幻小說、電影所出現之各種形式的超人類,但它具體展現了現代醫學之進展,也提供了開發擬人機器人的另一種可能性。

談到生化機器人,腦中也許會浮現出像「魔鬼終結者」、「機器戰警」、或「變人」電影中的機器人身影,大略的形象就是和人類很相像、卻有點怪異的機器人,而以工程眼光來看,它的定義是甚麼呢?

所謂的「生化人」,它對應到「cyborg」(賽博格)這個名詞,乃是「cybernetic organism」的結合,代表結合了有機體與機電系統的「生物體」。

對於cyborg有幾個可能的實現方式:它可以是如上述的機器戰警電影中,以人的身體(過世的警員)來加裝電子、機械裝置;也可以是以類似人類肌肉、組織、思考等所建構的人造人!

如電影「變人」中,羅伯威廉斯所扮演的「正子人(positronic man)」、「人工智慧」中的機器人小孩大衛;或者是如同「魔鬼終結者」中的阿諾,純然是機械-電子元件的組合,賦予人形的外表與肌膚。

而這些「生化人」在真實世界的可行性與意義為何呢?我們再來看看1個與cyborg相關的字-cybernetics,這個在1940年代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Wiener教授所提出的概念,試圖提出對動物、人類、與機器一體試用的通訊與控制理論;換句話說,是否可將人類視為某種智慧型機器,而以我們熟知的物理、化學、電機、電腦等理論來加以分析呢?

也就是說對動物、人類、與機器在工程實踐上可以等同看待,答案為何也許仍有待觀察,倒是對上面3種可能的cyborg,我們來檢視一下他們的複雜度:在人的身體裡加裝電子、機械元件所面對的是生物體與機器的實質結合,及生物與電子訊號的交互作用與傳輸,人體可以如此自然地接納本質屬性為機器、數位的外來機構嗎?有些生科學家對此似乎是頗樂觀的。

而第二、三種的cyborg基本上是屬於不同材質的人造人,也就是說人類試圖以非自然或非生殖科技的方式來製造人類,此途徑可行性大嗎?想想競爭的對手就是那位人稱「上帝」的工程師,應該就有概念了吧!

但這並不代表科學家已經棄權了,知名的國際電機電子程師協會機器人與自動化雜誌上,一群知名的機器人學者就曾在其中談及「How far away is artificial man」(人造人還有多遠)?仍有其雄心壯志接受挑戰,文章最後論及同志需加緊努力,不然的話,某些生物學家就會以複製人的方式來製造所謂的「完美機器人」,也意味著將出現許多的倫理、道德、及社會問題。(本文由國科會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電機科技新知與社會風險之溝通」執行團隊撰稿)

責任編輯:黃承揚|英商牛津儀器海外行銷有限公司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