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兒子的好奇心,讓曾桂英催生出屬於部落的〈科學小原子〉
:::

兒子的好奇心,讓曾桂英催生出屬於部落的〈科學小原子〉

〈科學小原子〉製作人曾桂英對科學的喜愛,來自於兒子的眾多提問,關注教育議題的她,開始在原住民電視台製播科學教育節目,走入部落,成功結合原住民文化與科學知識,榮獲金鐘獎的最佳兒童少年節目獎。
 
 
原住民族電視台首開先例,製播原住民科學教育節目〈科學小原子〉,首創從科學的角度認識原住民的古文化與精神。開播以來,已有一百多所部落學校的學童參與演出,製作團隊為回饋原鄉也曾帶著節目到許多學校巡迴放映。

2012年10月,〈科學小原子〉榮獲電視金鐘獎最佳兒童少年節目獎,製作人曾桂英說:「我們希望部落小朋友會因為看了這個節目而開始對科學產生興趣,更希望將來有一天,部落出現一位像李遠哲這樣的科學家。」
 
兒子點燃了曾桂英對科學的熱情
 
「會接觸科學,全因兒子。」曾桂英說自己是中文系畢業的,一開始從事平面媒體記者的工作。婚後曾從商,做貿易。「因為我兒子從小就對科學很有興趣,我就買科學小百科套書給他看。他是好奇寶寶,會提出很多問題,而我這個中文系的媽媽,被兒子問倒後,只能帶著他到圖書館尋找答案。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就這樣漸漸喜歡上科學和數學。」之後,曾桂英意識到臺灣的教育環境可能無法滿足兒子的需求,毅然結束臺灣的事業,帶著兒子去美國接受教育。
 
曾桂英認為媒體在這個社會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她希望自己的節目能夠啓發孩子、激發他們的潛能。
▲曾桂英認為媒體在這個社會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她希望自己的節目能夠啓發孩子、激發他們的潛能。
 
美國的環境不但啓發了兒子,也啓發了曾桂英,她說:「我在美國的小學當過志工媽媽,進而接觸到他們的啓發式教育。後來當記者,採訪很多優秀的亞裔小孩,更深深感覺到學習環境的優劣,對孩子的未來影響非常大。當時我曾希望,若回臺灣可以從事跟兒童教育有關的工作,所以也到大學進修幼兒教育。」
 
兒子上大學後,曾桂英返回臺灣,而她沒忘記在美國曾立下的志願:「我一直心繫教育問題。回臺灣後,曾想過開安親班、當老師,但是,覺得那種方式影響力實在太小。恰巧那個時候,台視文化有個原住民傳播媒體的培訓班正在招生,心想電視媒體的影響力是最大的,就決定試試看。結業後,東森電視台剛好招考原住民電視台的企劃和執行製作人。沒想到就這樣進入影視圈,一直到現在。」
 
深入部落,看見不一樣的原鄉
 
曾桂英始終關心兒童教育、家庭教育:「早期製作的節目〈教育回歸線〉,也是和教育有關。」這次,曾桂英帶領團隊勇奪金鐘獎,她卻坦言自己以前對原住民社會其實是陌生的:「雖然我在部落出生,但只有中學以前在部落生活,高中後就離開了,後來到台北念大學、就業、結婚生子、到美國定居……回部落的機會越來越少。況且台東的排灣族大多跟漢人混居,所以受到傳統排灣族文化熏陶的機會並不多,我現在還在學習。」
 
 
製作〈科學小原子〉後,曾桂英有機會去深入了解部落:「以前在美國,有朋友在聯合勸募、扶輪社工作,曾問我臺灣需要捐助嗎?當時的我,以為臺灣人都很有錢,我跟他們說『臺灣錢淹腳目』。回臺灣接觸原鄉部落後,才知道自己錯了!明白狀況後,我總希望能為族人做點什麼。其實,我們的孩子非常有創意,只是需要被啓發和給他們表現的機會。〈科學小原子〉的製作,就是希望能啓發孩子的潛能,進而培養他們的競爭力。」
 
融合原住民文化與科學的原創節目 
 
「〈科學小原子〉是從原住民文化出發,包括食、衣、住、行、育、樂或祭典等文化內涵中去尋找題材,並找到它跟科學的關聯。也就是說把文化跟科學結合,用科學的角度去分析並解釋其中的科學原理。」曾桂英表示,原住民文化的資料無論在書籍、網路或學術研究上,都很難尋獲,所以他們做的都是第一手的資料蒐集與表述:「我們在前置作業花很多的時間,製作人、導演、企編、科學顧問或演出的科學老師,都得親自到現場作深入的田野調查和勘景。」
 
因此,製作〈科學小原子〉可說是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曾桂英坦言面臨不少困難:「最難的是人才。因為原住民有14個不同族群,了解所有原住民文化的企編幾乎沒有,所以企編群需要很多人。另外,為了避免文化和科學原理的解釋發生錯誤,企編跟部落耆老和科學老師需要不斷地溝通,尤其是遇到導演和企編都是漢人時,更需注意原住民主體性的內容呈現。所幸我們的團隊,包括科學顧問、演出老師、文化顧問,都會在現場把關或和小朋友一起玩科學實驗,也在現場解釋科學的原理。」
 
紋面是許多原住民族的經典文化,節目力求將科學與原住民文化結合。(圖/伊夫,Flickr,https://www.flickr.com/photos/falcon_mohyan/8096080461)
▲紋面是許多原住民族的經典文化,節目力求將科學與原住民文化結合。(圖/伊夫,Flickr,https://www.flickr.com/photos/falcon_mohyan/8096080461)
 
除了堅實的科學團隊,還有很多對部落文化極為了解的「達人」,提供節目很多寶貴的知識並參與演出:「田貴實是長期研究紋面的部落達人,他保存很多紋面的資料。其實,部落有很多像田貴實這樣的人,長久以來,一直默默地從事部落文化的記錄工作,不求功名、不計較利益,生活過得也不是很好。但為了搶救即將消失的文化,他們投入的心力、精力和財力,無法計算。這些人,讓我非常感動。」
 
身為教育節目製作人,任重而道遠
 
曾桂英非常感念原住民祖先留下這麼多的智慧結晶,讓她今天可以用科學的角度來詮釋並傳播這些先人的智慧。而她也希望未來可以製作更多富有教育意義的節目:「一個好的節目要能啓發孩子的潛能、心靈。此外,畫面、光線要柔和,特效不能複雜、太炫,才能讓孩子有思考的空間。我一直覺得,兒童節目應該要有兒童心理學家來當顧問,才能做出完全符合兒童需求的節目。」
 
身為製作人,曾桂英頗感任重而道遠,一如她認為「老師」在這個社會上的角色是很重要的:「老師的一句話可能影響一個人的人生。我有一位老師曾說:每天要學習一樣新的事務,無論它是技術、觀念或知識……這對我影響很深。之前在美國也聽過一位墨裔老師說: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人都是最棒的,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不要因為人家跟你不一樣就排斥他,一定要尊重異己。」
 
曾桂英也不斷充實自己,持續去接觸很多新的事物,她笑說:「現在,在美國的兒子,只要看到不錯的節目,就會傳給我,讓我從中獲得不少靈感!」擁有開放的心胸、終身學習的心態,是曾桂英得以不斷接收到啓發、並不斷去啓發他人的主因,也是她能做出好節目的不二法門。

 
來源 來源:
原標題:改變,從孩子開始–曾桂英用〈科學小原子〉圓夢
標籤 標籤:
科學教育(18)原住民(8)文化(8)國際女性科學日(35)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