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隨遇而安下的堅持信念–李百祺的超音波人生
:::

隨遇而安下的堅持信念–李百祺的超音波人生

從當年的一無所有到如今,李教授在超音波影像領域已有一席之地。儘管李教授說自己只是隨「機緣」去做事、沒有太多個人想法。但是,或許這種「隨遇而安」、具有「堅持」信念的執行力與意志力,才是一個人能否活出自我價值的重要關鍵。
 
 
 
在這個普遍歌頌「活出自我」的時代,年輕人被鼓勵要找到自己、走自己的路。然而,在過去,這樣的價值信念較為隱微、不甚普遍。「當初選理工科,單純是因為男生都念理工科,小時候沒有想太多。」臺灣大學的李百祺教授笑著說。而在「沒有想太多」的抉擇後,李教授卻活出了自我的價值,不僅是超音波影像領域中的佼佼者,他所帶領的團隊更使臺灣的超音波影像技術領先全球。
     
學生的本分   
 
在李教授的童年記憶中,自己過得就像普通小孩,念書之餘,也會玩樂。但父母親對小孩的教育有很高的期許,而李教授也沒有辜負雙親,一路從建中念到臺大。「當時選填志願,就按照熱門科系去填,沒有什麼個人的想法。」李教授坦誠地說。「上了臺大電機,發現班上同學怎麼都這麼厲害!」當時,臺大匯聚了全台最優秀的學生,也讓李教授體悟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現在,我都會告訴學生,在臺大4年,至少要學會了解別人的優點、知道自己的缺點,最重要的是,要學會謙虛。」
 
「到了大三暑假,平常在學校不一定會看到的同學,因為大家都跑去補GRE,常會在補習班遇到!」早期,臺灣的研究所教育資源有限,所以,出國留學的風氣很盛。李教授說:「當時就是一窩蜂,大家做什麼都一起做,自然認為出國就是要去做的事。而且,在資訊不發達的年代,想知道哪家學校好,只能靠口耳相傳,或自己到南海路的學術交流基金會翻資料。真的沒時間去想自己的興趣,也不會有很多學校給你挑。總之,過程中沒太多自己的想法,很多都是因『機緣』而去做的事。」
  
專業的薰陶  
 
「到了美國,難免有些文化上的衝擊。」李教授說,沒什麼大的事情,倒是有件小事,讓他記憶猶新。「當我第1次向博士論文的指導教授歐童涅爾(Matt O'Donnell)自我介紹時,說我叫『Patrick』,他問我為何要取美國名字,直說:『你就叫百祺,你就是你自己!』這件小事使我明白,當我們要融入別人的文化,儘管得先去了解人家心裡的想法,但是,最根本的還是要做自己。也就是說,我們要去了解人家,人家也會想了解我們。這個「了解」還是要回歸到自己來自哪裡、是怎樣的人。歐童涅爾對李教授影響至深,除了提醒他不要忘本,也帶給他學習生涯上的考驗與突破。
 
「一次,我把實驗結果交給老師。他一看,就說結果錯了。當下,我不能接受,因為我自認已做了萬全的檢查,每個過程都是對的。而老師只憑直覺就說我錯!事後,我花3個月時間來搞清楚問題所在,才發現是分析程式裡一個小錯誤,導致結果的錯誤。這時,我才理解,老師的直覺背後是有很基本的訓練在裡面。」接著,李教授指著書架裡的一排筆記本,笑說:「這排筆記本,就是當初老師叫我寫的,他要我把整個研究的過程仔細地記錄下來。這個訓練對我影響很大,即使現在,當我在研究上遇到某些難題,就會去查過去自己是怎麼想的、怎麼做的。」
 
翻越了研究的撞牆期,李教授也打下深厚的研發基底,結束博士生涯後,便前往加州矽谷上班。「那裡有全世界最先進的超音波醫療設備,是一個非常講究專業的環境,大家都因為專業聚在一起,每個人心裡都有份榮譽感,凡事也都要求做到最好。儘管我在矽谷工作只有三年多,那段時間卻是我職業生涯養成的重要階段。」之後,李教授聽聞臺灣有意發展超音波,同時,臺大也願意聘用他,便決定回臺灣貢獻所學。
 
堅持的信念  
 
「回來那一年,是臺灣第1年有助理教授的年代,所以我從助理教授做起。可能因為是第1批助理教授,大家都不太知道怎麼回事,以為助理教授就是助教。我一回來,什麼都沒有,沒有實驗室、沒有學生,資源非常少。當時,很多人問我,美國有那麼好的工作,幹嘛回臺灣當助教。指導教授有次來臺灣,要我帶他去我的實驗室坐坐,我支吾說我沒實驗室,他也非常吃驚。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滿搞不清楚狀況下所做的決定。」然而,即使在那樣資源匱乏的景況下,李教授仍踏實地做著自己會做的事。「就提計畫,慢慢做,這需要時間慢慢累積,就做吧。」
 
 從當年的一無所有到如今,李教授在超音波影像領域已有一席之地。「超音波影像是個跨領域的東西,從工程本身來看,超音波叫『力學波』,聽起來像是機械、土木系做的事情。但在系統上,它又是很電機、很電子的。此外,我們又應用在生物醫學上,所以要從電機工程跨到生物醫學。這部分滿有趣,挑戰也很大。」而在研發上獲獎無數的李教授自謙地說:「一方面是運氣,另一方面,我只是在這個領域『堅持』久了,大家肯定我這段時間在一個領域上面做的事情而已。」
 
現代生活多元而複雜,從大學科系的分類便能看出端倪。「選項」多了,代表人生有更多「活出自我」的可能性,卻也帶來些許茫然感,畢竟年輕人有很多選項,還有機會隨時轉換跑道,一不小心,便可能在無盡選項中迷失了自我。儘管李教授說自己只是隨「機緣」去做事、沒有太多個人想法。但是,或許這種「隨遇而安」、具有「堅持」信念的執行力與意志力,才是一個人能否活出自我價值的重要關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