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9:11,歡喜就好–許泰文教授
:::

9:11,歡喜就好–許泰文教授

或許在你的同學當中也曾有過類似人物。他們膚色黝黑、笑容憨厚、沒啥心眼、運動神經發達,經常代表學校參加比賽。現任成功大學水利及海洋工程系特聘教授許泰文就是這類型人物。
 
 
 
 或許在你的同學當中也曾有過類似人物。他們膚色黝黑、笑容憨厚、沒啥心眼、運動神經發達,經常代表學校參加比賽。現任成功大學水利及海洋工程系特聘教授許泰文就是這類型人物。

 仍是小學生時,許老師的課餘時間大都在阿蓮鄉二仁溪旁的農地裡幫忙,後來隨父母到海拔2千公尺的南投山上種香菇,不幸遇到山洪暴發,種植香菇失敗,又回到阿蓮。之後念阿蓮國中、台南一中,考上成功大學水利及海洋工程系,念碩士班時以海洋研究為主,並學到先進的歐美海洋防護工法。

畢業後在南農工專教書3年後又順利考上成大博士班,從此踏入海岸侵蝕、國土流失保育等研究領域。在大自然中成長的他,養成了誠懇謙虛、豁達善良、不與人爭的個性,若遇緊急狀況時總能坦然面對,積極尋找解決方法。

水災成因  忽視不得
   
然而他也不諱言地表示,剛考上成大水利及海洋工程系時沒啥概念,之後在老師帶領下拜訪河川局、農田水利會,參觀輸水隧道、攔河堰、水壩工程,以及暑假時到農業復興委員會(農復會,現為農委會)打工,才逐漸體會防洪和水力資源對於國計民生的重要。

農復會擁有眾多國內外優秀專家,是一個依據中美經濟合作協定成立,協助台灣農業復興的早期機構。大學時的許老師曾在那裡打工,跟隨水利專家開鑿卑南上圳輸水隧道,參與水利工程建設,每月領的是美金。或許因為年輕人的熱情和賺取美金的喜悅,令他逐漸對水利工程產生好感。

然而民國66年賽洛瑪颱風來襲,眼見暴風雨造成高雄農田汪洋一片,災情慘重,無一倖免,身為農家子弟與水利系2年級學生,無力感油然而生。是什麼原因造成如此嚴重水患?這個疑問在他腦海中盤旋不去。

當然,現在的他已經知道:台灣地形狹窄,河川短淺,不似擁有數千公里河道的內陸國家的蜿延緩衝。短時間內傾盆而下的暴雨,迅速進入河川,衝向河口,注入大海。而被低氣壓拉起的海水水位,則於漲潮時向陸地移動。於是,雨水往下,海水往上,兩股大水相遇形成頂波,大量洪水無法宣洩,便在下游河川河口打轉,終致河水暴漲潰堤。加上岸邊的人為過度開發,可緩衝海水的沙灘逐漸消失,海水快速入侵等,都是造成嚴重水患原因。從近年來每遇颱風即出現土石流和海水倒灌現象可以看出,這些原因導致的災情愈發明顯。

超級任務  集結菁英
   
由於博士班從事的是海岸侵蝕、國土流失保育研究,使得許老師的研究重心轉移到海岸調查、海岸工法研究。對該領域的研究者來說,水工試驗是項重要工作,只是試驗時使用的試驗設備昂貴稀有,雖然成大擁有國際知名的水工試驗場,可是排隊等待者眾多,若要完成論文實驗,必須另想辦法。

由於臺灣海洋大學同樣擁有大型的一流設備,他便與該校老師合作,邀請國外學者一起做實驗,在那裡完成許多重要論文。而他一直以來的豁達謙虛與誠懇態度,也使得他與該校老師和校長培養了深厚情誼。只是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可以讓他發揮所長的超級任務已經悄然來臨。
   
臺灣海洋大學是一所以海洋教育為主體的大學,位在臺灣東北角海岸邊,頗有利於海岸實驗的進行。該校為整合校內6個學院和設備以便與國際接軌,特別成立「海洋能源與政策研究中心」,並邀請許老師負責籌備。許老師被借調至該校後,首先與英國愛丁堡大學聯繫,在4個月內組成跨國研究團隊,第1個研究目標便是海洋能源,計劃從風力、潮流、海流、波浪中取得再生能源,以取代天然氣或燃煤發電。他預估,利用離岸風力發電,潮流、洋流發電或波浪發電,至少可取代42%燃煤及天然氣發電,從而達到節能減碳目的。而他的第2個研究計畫是大幅取得離岸風能及海洋能,目標是促使核一核二廠除役。現在的德國因為擁有海上風力發電而關閉核能電廠,英國、荷蘭、丹麥等國發展的潮流波浪發電也已出現不錯成果,這就表示第2個計畫的可能性。

9:11  歡喜就好   
   
但就某個角度來說,在大自然中成長的他,於充實學識本領後,又回到大自然,向大自然調借能源,似乎他與大自然間存在著某些默契。而他之所以能夠獲得超級任務的契機,應該與他不與人爭、樂於分享、歡喜就好的人格特質有關。
   
分享是一種體貼,也是與人結善的具體行動。許老師謙虛地表示,自己是個長跑運動員,在班上的成績不算很好,同學對他的印象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因為他常把家裡種的芒果與龍眼帶到學校與同學分享,所以能和同學相處融洽。他說:「遇到學弟有壓力、做不來研究時,就指點一下,協助他做分析,可節省他許多時間。」「講課時候我喜歡說笑話,這些笑話都是自己出糗的笑話,可以拉近自己和學生的距離。」這樣的人格特質,在他打桌球時表露無遺。
   
他說:「我打桌球時不管和誰對打,結局總是9:11,就算對方不會打球,結局仍是9:11。」「遇到不會打球的人,我會把球送到中線,讓他可以打得到球,打到流汗,打得高興。如果對手很會打球,我也可以打到令兩人都很高興。」只是在9與11當中,誰是9,誰是11呢?不一定喔,有時候許老師是9,有時候是11。他的球技已經可以操控自如,但他認為,沒有必要每次都把對手壓倒,所以暗中運作,偶爾讓自己輸,但又不能每次都輸,所以偶爾會贏,以免被人看走眼。
   
打球是一種娛樂,一般人免不了要有贏球衝動。許老師先要求自己擁有決定輸贏的球技,再協助他人贏球,協助他人得到贏球的樂趣。這種不著痕跡令人歡喜的人格特質,讓他的人生分外寬廣。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