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雲端情人
:::

雲端情人

〈雲端情人〉入圍了2014第86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電影之一,由其演出,我們似乎又看到雲端科技的一個應用場域。據此,我們以工程觀點來看看,雲端科技有可能提供情人般的服務嗎?
 
 
 

〈雲端情人〉一片入圍2014第86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電影之一,由於題材相當另類,媒體上故有許多相關的討論。

該片談的是一位感情細膩的男子迷戀人工智慧軟體的故事,而此片導演為執導過〈蘭花賊〉的史派克瓊斯;瓦昆菲尼克斯是片中的主人翁,艾美亞當斯是他彼此相互扶持的好朋友,迷人的史卡莉喬韓森並沒有露面,而是提供了人工智慧軟體的聲音。

雖然此片並未強調它科幻的部分,但顯然現在並不存在片中那種先進的人工智慧技術,所以時間點是設定在不久的將來;在那個不久將來的時代,數位資訊已然環繞、充滿著整個社會,許多工作均可透過網路交由遠端陌生人來執行,甚至是男主角所從事的替別人撰寫具私密關係之信件,包括:親情與愛情的傾訴;而擅長替旁人抒發情感的他,卻為已結束的戀情而苦,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接觸到能貼近人心的人工智慧軟體,從而發展出一段獨特的「人機」戀情。然,雲端科技有可能提供情人般的服務嗎?就讓我們由工程的觀點來看看。

人工智慧程式若要達到和人有情感上的深刻互動,首先它應該要先能展現出類似人類的反應吧!我們來看看知名的圖靈測試(Turing test)。

這是人稱「計算機科學之父」的圖靈於1950年提出關於判斷機器是否能夠思考的著名試驗,藉此檢視機器能否表現出與人無法區分的智能;此測試的主要觀念是:評判人在看不到對方的情況下,透過像是鍵盤輸入等,憑藉詢問接受測試的人或電腦一系列的問題,來看看是否能區分出對方是人還是電腦;若電腦能通過考驗,代表它在所測試類型的問題上,展現出近似人類的能力,一些具特定範圍的技藝比較容易通過測試,例如:頂尖的電腦西洋棋程式已足以與高階棋士抗衡,而精巧設計的交談式程式應可與人進行簡單的對談,但可能經不起天馬行空的閒聊而不露出破綻。

那〈雲端情人〉中的人工智慧軟體能通過圖靈測試,進而成為稱職的情人嗎?

由於它採取的是口語交談的互動方式,所面臨的第1個挑戰是:對語音訊號的處理與分析,先要能清楚地擷取到對方的發話,下一個階段則是了解語句所代表的意義,這就有待運用自然語言等方法來找到句中主、受詞與動詞等,再利用資料庫搜尋各詞彙所對應的意義,進而掌握全句的意涵,也因此得以產生理想的回應;而如果希望彼此的對話能夠自然、流暢,那整個過程必須是即時互動,意味著執行運算與分析的系統也必須有極高的執行速度與效率,有了這些技術做為基礎後,情感部分才有機會加進來。

電影中的人工智慧軟體基於它所連結的廣大資料庫,以及超高速的搜尋、分析、與學習能力,可以極其貼心、入微、慧頡地回應主人翁的日常對話與心情分享,讓他由知己的感覺,跨越進愛情的氛圍,當然史卡莉喬韓森迷人、磁性的聲音應該也有推波助瀾的效果。

電影中的「人機」戀終究沒有修成正果,先不談所涉及的各項技術均有其限制,若沒有外貌與形體,只有聲音是否足以支撐起一段感情呢?衡量的關鍵在於:人類感情的糾結與複雜,終究難以由理性的電腦所承擔,藉由雲端科技,各式各樣的資訊也許得以無遠弗屆、無所不在的傳遞,然感情畢竟沒有程式,光是靠科技要撐起感情,實有其難度存在。(本文由科技部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電機科技新知與社會風險之溝通」執行團隊撰稿/103年/05月)

責任編輯:黃承揚|英商牛津儀器海外行銷有限公司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