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自己種菜很健康,但是「徒手抓蟲」安全嗎?
:::

自己種菜很健康,但是「徒手抓蟲」安全嗎?

聯合國將2014年定為國際家庭農耕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family farming, IYFF),希望保護家庭式的農業生產來保障糧食安全。基於吃的健康及「生產」、「生態」、「生活」三生的永續經營,台灣許多家庭農耕轉向有機農業栽培,在不灑農藥的情況下,以徒手抓除害蟲,是安全的嗎?如何與昆蟲為鄰,建立正確昆蟲防治觀念,正需要我們好好思考
 
 
 
在2014年的五月份,某新聞台在節目中播出了「鍾茂樹老師」的專訪 。鍾茂樹先生是宜蘭縣鄉土文學的教師,同時,他也是一位積極推廣有機農業的專業農夫,他執著於研究有機肥料。過程中曾經歷多次失敗,卻從未放棄,還使得他重回校園學習農業知識。

正因為他長期的耕耘與堅持,而在當地享有盛名,有人稱他「宜蘭有機大哥大」。專訪報導中,帶領觀眾一窺鍾老師實行有機農業的整個過程。鍾老師使用落葉、稻殼、米糠和過期的乳製品,來做有機堆肥。每一批都需要經過混合堆積、靜置和翻堆等繁複的手續,且必須經過六個月後才能完成,種種過程中都可見鍾老師對有機農作與善待土地的堅持。但因為堅持不使用農藥和化肥,當遇到作物上有害蟲的時候,鍾老師採取的作法便是徒手一一抓除。自己種菜真是最健康不過的選擇,但「徒手抓害蟲」是否安全呢?這一幕也許瞬間過了,但是對於媒體報導的專業性,卻因此打了問號與折扣。在昆蟲專家眼中,那隻是毒蛾科(Lymantriidae)幼蟲,對人有毒害!目前,臺灣生物多樣性資訊機構(Taiwan Biodiversity Information Facility, TaiBIF)紀錄台灣的毒蛾科共有24屬107種

有機農業報導農作物因栽培方式而增加昆蟲的危害,為了除去害蟲,以人為方式減少損失,或避免血本無歸。例如:去年六月,因世界麵包冠軍吳寶春採用有機香蕉而聲名大噪的張萬燕,也是實行有機農作。在高雄旗山的張萬燕種植香蕉長達40年,當地人稱他「香蕉天王」。他因八八風災而決心轉型為有機耕作,也讓他開啟了事業的高峰。

同樣因有機栽種而拒絕使用農藥,因此,在栽植過程中要注意蟲害。例如:要時時注意葉子的多寡,把葉子割少一點,防止象鼻蟲生蛋,或是時常要在大太陽下徒手抓蟲等。然而,根據蘇和趙(2011)所描述香蕉假莖象鼻蟲和香蕉球莖象鼻蟲兩種香蕉害蟲,前者主要危害在成蟲產卵於香蕉假莖,幼蟲蛀食假莖,使得蕉葉枯黃;後者則為成蟲將卵產於球莖周圍,幼蟲孵化侵入球莖內部,造成香蕉植株萎凋的現象 。所以,割除葉片可能降低光合作用,但卻不能減少這兩種靠假莖或球莖生存的象鼻蟲。

另有一例,在南投中寮鄉永福村「崩埤」地區種植「無農藥柳丁柑橘」的朱昌輝,種植果樹而不使用農藥,對農家來說是項嚴苛的挑戰。過程中,朱昌輝和他的家人徒手掃除對果樹有危害的昆蟲,例如:天牛幼蟲和椿象等 。遠在金門實施有機蔬菜種植的李志偉,在完全不使用農藥的前提下,除了使用防蟲網包圍菜園之外,還要徒手抓除菜園中每一隻斜紋夜盜蛾或小菜蛾,而蚜蟲則是在採收蔬菜之後再一一刷除。如此一來,種植過程中,光是抓蟲就耗費許多時間與勞力,但李先生仍是繼續堅持著他堅信的良心事業。

在前述的媒體報導中,都很一致地肯定堅持有機農作的農民的貢獻,善待土地、勇於嘗試和努力不懈的精神等等,這些寶貴的精神確實非常值得讚揚。但是徒手清除昆蟲,則有安全性的問題要注意。以鍾茂樹老師的例子來看,在專訪的影片裡面,鍾老師徒手抓除的是「小白紋毒蛾」(Orgyia postica Walker)的幼蟲。終齡幼蟲的特徵是背上的4叢黃色毛叢、頭部前方有兩束黑色毛叢,其幼蟲身上的毒毛會造成皮膚過敏,紅腫或發癢。此外,卵上亦覆有雌蛾體毛,不慎觸碰也會造成不適。

一般來說,有毒的毛蟲身上會有數以萬計的中空性毒毛,內含毒液,若不慎遭刺傷,就會出現搔癢、水腫、紅斑等症狀。因此,在摘除蟲卵、幼蟲時,應戴上手套或使用夾子等工具,盡量避免徒手清理,避免傷害。

另外,尋求專業機構,如: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業試驗所、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或是農業改良場。透過諮詢輔導專家的協助,相信在享受有機農夫快樂之餘,也多了一份正確的農業生態知識。且在農業生產過程中,加強共存的昆蟲防治觀念 。(本文由科技部補助「百變昆蟲族」執行團隊撰稿)

責任編輯:楊正澤
審校:黃俊儒、林鶯憙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