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當藥物變成孟婆湯!
:::

當藥物變成孟婆湯!

遭逢重大變故、經歷了極度的創傷壓力事件後,常常出現害怕、無助、或恐怖的反應,這就是心理受到重創後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創傷的經歷在大腦留下難以抹除的印記。戰爭、天災或小時候受虐的痛苦記憶在基因體的DNA留下化學印記,這使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難以用行為治療來改善。2014年1月自然期刊報導在老鼠的研究已可用藥物清除這些表觀基因標誌,並顯著增加行為治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效果,使得特定情緒關聯的記憶從大腦解離
 
 
 
遭逢重大變故、經歷了極度的創傷壓力事件後,常常出現害怕、無助、或恐怖的反應,這就是心理受到重創後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創傷的經歷在大腦留下難以抹除的印記。

戰爭、天災或小時候受虐的痛苦記憶在基因體的DNA留下化學印記,這使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難以用行為治療來改善。2014年1月自然期刊(Nature)報導在老鼠的研究已可用藥物清除這些表觀基因標誌(epigenetic markers),並顯著增加行為治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效果,使得特定情緒關聯的記憶從大腦解離。表觀基因模式是一種不改變DNA序列卻可影響基因表現的調控機轉。

當人們有PTSD,常會用恐懼記憶消除訓練(extinction training)來治療。治療時透過創傷事件的照片或真實情境模擬,藉著讓病人再暴露於這個記憶來鈍化痛苦或降低先前害怕的反應。為模擬這個疾病,學者電刺激老鼠的腳,同時撥放一個大的聲音。當老鼠學會把聲音和痛苦刺激作出連結時,他們即使他們沒接觸到電刺激,在聽到聲音時也會驚嚇害怕。在恐懼的條件刺激後一天,學者在安全的環境中重複撥放聲音,使得老鼠忘記恐懼的連結。但如果在恐懼條件刺激一個月後才開始恐懼記憶消除模式,那就沒有效了,部分是因為壞的記憶已經變成表觀基因根深蒂固了。

老鼠只需一周的時間即可將記憶永久地寫入表觀基因體(epigenome)。新一類藥品「組蛋白去乙醯化酶抑制劑」(histone deacetylase inhibitors, HDACis)可以從DNA清除這些表觀基因的標誌。單獨投與HDACis對老鼠的記憶是沒有影響的,但是只要給一劑HDACis並結合恐懼記憶消除模式訓練,老鼠在聽到創傷聲音時竟停止驚嚇後的僵硬。

HDACis目前核准為抗癌藥,學者指出未來或可用於人類的PTSD治療。且看來只需短時間的使用HDACis藥物即可足夠為PTSD治療。目前尚不清楚是什麼特殊的記憶修飾或其他的途徑作用在腦部。不管是何種修飾,HDACis看似導引腦部表觀基因體各種類別的修飾,因此而消除記憶刺激與創傷間的連結專一性。(本文由科技部補助「健康醫藥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執行團隊撰稿)

責任編輯:張立青|義守大學職能治療學系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