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過敏研究先驅–鐘文宏醫師

 
2016/03/29 高珮宜 | 特約文字編輯
林茂榮 | 攝影
鐘醫師的父親勉勵他能在醫學領域中開拓自己的一片天。
  • 鐘醫師的父親勉勵他能在醫學領域中開拓自己的一片天。
 
目前任職台北林口長庚醫院皮膚科系主任及藥物過敏中心主任的鐘文宏醫師,因發現嚴重藥物過敏基因及危險因子導致的皮膚重症「史帝文強生症候群」(Stevens Johnson Syndrome,SJS),挽救了無數患者免於嚴重藥物過敏的傷害。研究成果數度發表於重要的期刊,包括《自然》、《自然醫學》及《美國醫學會雜誌》等,並於2009年獲得第47屆十大傑出青年,與2011年的世界皮膚醫學會「年輕醫師成就獎」等榮譽。

邁入醫界之路

談到為何會選擇醫科,鐘醫師認為是個機緣,因為他對生物並不排斥,聯考時也意外考了個不錯的分數。在與家人商談選擇科系時,父親認為可以往醫科發展。因為南投中寮鄉位處偏僻,當時鄉內醫生不多,眾人普遍認為醫生是個令人敬重的職業,於是他選讀了中山醫學大學。

大學實習完成後,鐘醫師面臨要走內科或皮膚科的選擇,「當時皮膚科很熱門,競爭相當激烈。也許是緣分,在內科還沒放榜時,長庚皮膚科的長官很意外的就錄取了我,因為他們認為我除了成績還不錯外,個性也很隨和人際關係良好!」就這樣,鐘醫師成為長庚醫院皮膚科的一份子。

大地震震不垮的志氣

911大地震時,老家的房子被震垮了,父母親只能住在組合屋中,但組合屋的設備簡陋,居住不那麼舒適,鐘醫師不忍父母親如此辛苦,原本考慮回南投開業,父親卻對他說:「錢夠用就好了,為了賺錢而忽略健康因此提早離世的大有人在,還不如做點更有意義的事」。

不期盼榮華富貴,父親對鐘醫師有著更高的期許,勉勵他能在醫學領域中開拓自己的一片天。自認資質較別人為差的鐘醫師,原本打算往國外深造充實自我,但在投入皮膚科的研究之後,才發現其實醫界尚有許多領域未被探究瞭解。
 
伉儷齊心 開創奇蹟

鐘醫師能成為SJS重症研究的先驅,太太應該歸首功。因為當時太太準備唸博士班,故常常會到實驗室打工。鐘醫師為了跟太太約會,只好到實驗室等她工作結束。在等待的期間,因為好奇心,常常請教太太在做什麼實驗,點點滴滴的才了解到課本裏的知識原來是這麼來的。而他也慢慢地學會了分子生物及細胞培養的基礎工作,並在心中埋下日後邁入醫學研究的種子。

「在以前,醫師進行研究的方式都是先做臨床病例的統計。但我在當住院醫師時,發現有很多病症在診斷上是有其局限的,屬於前述統計結果的例外,於是就與當時念博士班的太太合作,看看能否用分子醫學研究方式找出鑑定的方法。所以當別人還在做臨床病例統計時,我就在跑實驗室了。」鐘醫師說道。

「當時有些皮膚病的感染,鑑定不出是什麼病菌,沒辦法進行體外培養,病理裡也看不到。當時資深的病理科郭教授建議我們可以套用肺結核菌的分子鑑定法以PCR(聚合酶連鎖反應) 技術鑑定病菌的種類,但那時這個技術在皮膚科還不普遍,教科書對這種技術的介紹也很少。」於是他就跟太太一起設計實驗做研究,也獲得一些成果。在其他人仍使用傳統方法探討皮膚表徵病理時,鐘醫師創新的做法讓科內的同仁甚感驚艷,也獲得了不少的成就感。
 
嚴重皮膚藥物過敏症 Stevens-Johnson syndrome(SJS)

當鐘醫師任職住院醫師時期,國人至東南亞旅遊的很多,有些人會去體驗當地的天然植物「彩繪刺青」,但回國後卻發生了皮膚嚴重過敏的現象。鐘醫師頗為不解,便親自跑去東南亞當地購買原料回來分析,結果發現其中含有大量會造成皮膚過敏的染髮化學物質。他便將此項發現發表在國際期刊上,由於全球受害者很多,路透社也特別報導了這個發現。

後來因鐘太太轉到中研院基因體中心進行博士後研究,鐘醫師也將研究興趣轉往藥物過敏發展,探討病症是否由基因造成的。當時台灣患有SJS的病人特別多,一年超過兩百人,很多病患因此死亡或引起視力受損等後遺症,但國外這種病例卻很罕見,這種差異引起鐘醫師很大的興趣。

「很幸運地我們只蒐集了二十多個病例,就找到造成SJS的常見癲癇藥物與人類白細胞抗原(HLA)基因強烈關聯性。之前國外雖然也有類似的研究,但卻不認為SJS的病因跟HLA基因有強大的關聯,而且國外常見引起SJS的藥物也和台灣不同。」鐘醫師認為,有時教科書也不盡然是完全正確的,因此如果有質疑的話,就應該勇於挑戰。

然而,儘管找到了導致SJS病症的原因,但治療方法卻仍付之闕如。「這幾年雖然死亡率已經降低很多,但還是有許多病人因年紀大,皮膚破損太嚴重併發敗血症而去世,都讓我心裡很難過,感到氣餒。」鐘醫師一直承擔著這些病患的苦難,期望早日找到治療的方法!

提到這幾年的心路歷程,鐘醫師說:「第一次發表於期刊時,因運氣不錯,找到重大的突破,所以一下子就被《自然》期刊接受了!但相同的主題要得到第二次的幸運,可就難了。」秉持著不氣餒的精神,鐘醫師終於解開SJS神秘的免疫機轉,瞭解SJS皮膚黏膜潰爛之謎,並完成了第二篇大作,刊載於《自然醫學》,距離第一次的發表已是六年後了。

「當時我們的資源和技術不像國外已有成熟的藥物免疫研究技術,另外SJS的體外研究模型不像癌症有cell line可以做,只能用藥物活化SJS病人的T細胞,只是這技術很難,全球做得最好的是瑞士一位學者,但他說需親臨他的實驗室至少研習兩年才行!由於他還有照顧臨床病人的工作,無法前往,只好嘗試自己摸索,做不出來時再去電請教,結果花了兩三年才練就了培養T細胞的能力。」在經過病患同意下,鐘醫師就能直接取得潰爛的皮膚組織來進行研究。再藉由運用臨床的觀念和資源,研究工作才漸露曙光。

異軍突起 為台爭光

2011年,鐘文宏醫師榮獲世界皮膚醫學會「年輕醫師成就獎」。「我是臺灣第一個被選上的皮膚科醫師,很高興能為台灣爭光,讓別的國家知道台灣的皮膚科醫生在研究上也能做得不錯,而不是只有醫美。」由於鐘醫師的研究陸續獲得突破,讓台灣在藥物過敏領域的研究異軍突起,並且領先全球一大步。
在藥物過敏研究數度獲得重量級期刊刊登後,不僅吸引了更多國外學者加入此一領域的研究行列,同時台灣健保局也從2010年開始給付用藥前的過敏基因篩檢,讓現在台灣的SJS發生率已大幅降低,此外鐘醫師也推動了台灣藥物過敏病友會的成立。

擔任要職,以身作則

目前鐘文宏醫師的新任務是擔任台北林口長庚醫院皮膚科系主任,也擔任長庚體系免疫研究團隊的召集人,除了行政上的挑戰,培育更多優秀年輕醫師或研究學者,並提昇臨床醫師的研究能力與推動跨科系的研究合作與整合,更是鐘醫師目前被期望擔負的使命。

鐘醫師說:「現在要指導年輕醫師,讓他們跟著我成長。希望可以讓他們找到有趣的題目來研究,不要為了發表而發表,做的東西務必要有應用價值和發展性,可將成果應用在病患身上,並從中獲得成就感。」鐘醫師期許自己能將資源整合並建立一套研究系統,未來讓年輕醫師在臨床實習時能結合實驗室資源做研究,使台灣的醫學能夠有更快、更多的突破及進展。
 
瀏覽人次:2,989
 
 
 
熱門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