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精彩天自安排-歐耿良的醫材之路

 
2016/12/12 江欣怡 | 特約文字編輯
林茂榮 | 攝影     1,090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你若精彩,天自安排」以這段話形容臺北醫學大學牙醫學系歐耿良教授最是貼切不過了。歐教授從小的夢想就學模具將來當個模具工廠的老闆,沒想到後來並沒當成模具工廠老闆,反倒是從工專一路讀到博士並取得教職,而後更因在技轉方面表現優異而轉了個彎暫離學界,當起了新創公司的CEO(執行長)。

一度是全台最年輕的大學院長,也拿過十大傑出青年,並在四十歲出頭選擇出來創業,過去從未想過會走到這一步的歐教授,應證了有實力的人絕不會被埋沒的社會潛規則。

從模具走上生醫器材之路

六十二年次、畢業於交通大學機械工程博士的歐教授,現任北醫牙醫學系教授,曾任北醫口腔醫學院院長的他,在六年前接下了該職,當時還創下國內最年輕的院長紀錄,同時也是國內第一位非醫學背景出身的口腔醫學院院長。

剛進入北醫任教時,歐教授就以其在交大攻讀博士的機械背景,再結合北醫豐沛的醫學資源致力於生醫器材研發,每年都拿下了全球許多生醫器材的發明獎,因此在2011年獲頒十大傑出青年,也曾榮獲國科會傑出技術移轉貢獻獎及今年的科技部傑出研究獎。而目前歐教授暫時被借調至從北醫衍生出的三鼎生物科技擔任總經理兼執行長,摩刀霍霍地走上3D生物列印的創業之路。

從一個原本念模具的學生到步入生醫器材創業之路,歐教授一路的過程雖說是順水推舟,但憑藉的還是他那自小就具備的堅毅精神。歐教授並無顯赫的家世背景,只是覺得「實作」工作很實際,而國中時除了一心想趕快出來工作幫忙家計,也因為隔壁鄰居友人念模具科,並聽說做模具當老闆的比例極高,成績不錯的他因此決定國中畢業直接念五專,並把高雄工專模具科(現為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模具工程系)填為唯一的志願。

五專成績出爐後,歐教授的分數較高雄工專模具科的錄取分數少一分,讓他與心中的志願擦身而過,高分落榜的他頹喪地進入補習班準備重考,「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挫折,但在補習班時我才學會了怎樣有效率地念書,這也算是一得。」他說,第二年如願地考上心中理想的校系,也開始了他「睡學校圖書館」的日子。

「念模具科時,同學們都喜歡一群人一起做作業,但我卻很願意自己一個人做專題,我喜歡讀書也不排斥實作,所以專一開始就常常睡在科圖書館裡。」他說,當時學校老師教鑄造、材料,他也學著自己做鍍膜,因而學到了許多基本功,而後老師鼓勵他至少要念到學士,他才決定進入屏東科技大學機械工程學系就讀,兩年後又考上交通大學材料科學學系碩士班,而後就在交大以短短的四年時間拿到了碩士與博士學位。

「我從五專到念博士期間,不是睡在圖書館就是睡實驗室裡,後來當了老師也常睡在辦公室,當上院長還是睡院長室,即便現在自己出來成立公司,也還是常睡在辦公室。」歐教授笑著說,以前他擔任北醫口腔醫學院院長期間,自己是以院為家,「因為我白天當院長,晚上教職員下班後我就變成工友,晚上十點後還會變成保全。」他幽默地說。

將單一技術朝多層面做應用

不過,歐教授於2002年拿到交大博士時,醫材領域其實並非是他最想鑽研的目標,碩博期間都做半導體研究的他原本想要當個「科技新貴」,尤其是想進入鴻海科技,「我之所以想進入鴻海是因為在高雄工專念書時,有一次學校邀請郭台銘董事長來演講,那時正是深冬又加上期末考,許多學生一邊聽演講一邊打瞌睡,郭董看到這場景還當場訓勉了大家一番,他的領導風格令我印象很深,促使我畢業後想要進入鴻海。」

歐教授拿到博士時,正是鴻海展開鳳凰計畫之際,當時鴻海在捷克布拉格買下城堡的新聞搶占了許多媒體的版面,從小就希望能出國見識的歐教授自然盡力把握面試的機會,但面試官卻跟他說:「你研究做這麼好,應該留在學術界,努力走出自己的一片天。」這番鼓勵的話促使他轉變個人目標進入了學界。

「博士班期間我就和北醫有醫學工程計畫方面的合作,畢業時也拿到包括北醫等共三間學校的聘書。」他說,五專出身的他之所以會這麼受業界與學界的青睞,他分析道:「五專出身的學生和一般大學生最大的差別,就在於前者願意動手,而且思路與廣度也比一般人高,譬如手機上的防刮技術若把它應用在人體上,只要略加改良,就可以做出不同的功能。」
這正是歐教授囊括國內外許多獎項的重要關鍵:「單一技術多樣性」,但他也謙虛地說:「其實我並沒有比較厲害,我只有一樣核心技術,然後把它用在食衣住行各個不同領域罷了。」這個最核心的技術其實就是「鍍膜」(coating),他做出的許多發明其實就是把該技術應用到不同的層面。

「之前,諾基亞第一款黑色的手機就是我產學合作的第一件成果,另外,高爾夫球頭的鈦合金材料因為和人體植入的某些材料一樣,而光觸媒氧化鈦材料也是人體相容材料,這些在我求學過程我都做過了,有些經驗,把技術運用在人體上可以說只是順其自然而已。」他說。

前年年底才成立的三鼎科技目前是鎖定3D生物列印市場,列印的標的就是人體器官。以去年發生的八仙塵爆為例,三鼎科技的3D生物列印技術可以將原來的皮膚取出再做出新的皮膚來,另外,包括肝臟、眼睛等也都可以使用自體細胞列印出人體器官。

身在業界卻極重視論文價值

對全球生技產業來說,3D生物列印可說是一項新穎的技術,也是產業鎖定的下一個商機,也因此,原本就握有技術的北醫在得到鑽石生技投資基金的挹注後,便從北醫衍生出新創公司,因此資本額五億元的三鼎科技也成為當前備受生技市場矚目的焦點。

但即便已轉向業界努力開拓商機,歐教授的心中還是很在意學術論文的發表,主要是希望對研究過程中犧牲的生命有所交代,「以前我覺得動物實驗太殘忍而儘量不要碰觸,卻因為必須得到更多臨床前的証實才能開始進行動物實驗,所以我要求團隊成員一定要發表論文,因為唯有發表論文,這些犧牲了生命的動物序號才有機會被看到,才能證明牠的犧牲是有價值的。」他說。

論文的價值除了彰顯犧牲的生命外,當然也包括了很重要的商業利益,即專利,因為發表論文不僅能加值產品,還能讓全球的人都了解目前的發展趨勢,因此歐教授即便已進入業界,但還是非常重視學術所帶來的擴散價值。

進入產業界後,原本身段就很柔軟、秉持著老二哲學的歐教授,更加放下身段努力學習,「開公司後才發現自己不懂的還很多,也發現到在學校做研究要『求異』,但在產業裡要求的卻是『求同』。」他說。對於未來想在生技發展路上努力的學子們,歐耿良建議一定要秉持著該有的理念,「除了研究該有的毅力外,想做研究的人一定要清楚自己未來的方向,因為社會的資源有限,所以產學研究要能合一,最終也應將技術產品化,不應該發表完論文就將之束之高閣。」他語重心長地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