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甜蜜的毒藥
:::

甜蜜的毒藥

果糖類的甜味劑容易在肝臟代謝的過程中產生中間產物「腺嘌呤」,嘌呤也稱為普林,最後會代謝成尿酸。因此,攝食過多的甜味劑,會讓身體脂質代謝異常,引起痛風和腎結石。果糖代謝反應中所產生的AGEs(晚期糖基化中產物),它會去氧化及損傷身體內的細胞,以及促使發炎反應,導致相關慢性疾病的形成
 
 
 
高果糖漿(High-fructose corn syrup、簡稱HFCS)亦稱高果糖玉米糖漿,是玉米澱粉酶水解後,將一部份的葡萄糖轉化成果糖,製成一種水溶液狀的甜味劑。HFCS依其果糖含量可分成HFCS55 (55% 果糖、42% 葡萄糖)與HFCS42 (42% 果糖、53% 葡萄糖)。HFCS42主要用烘焙食品、加工食品跟一些飲料,而HFCS55則多用於一些軟性或碳酸飲料。因此,HFCS幾乎充斥著坊間你所能察覺的食品中:果凍,果汁,汽水,全麥麵包,麥片,番茄醬,餅乾,煉奶,手搖飲料,草莓醬,沙拉醬,冰淇淋,止咳糖漿等。

這個味道鮮美廉價且被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認定是 “安全” 的甜味劑,越來越多人添加於食品中,因此HFCS的消費逐年攀升。相關的研究指出,該甜味劑所造成的隱憂是:一般砂糖進入人體,需要一段時間才會被分解為人體可吸收的果糖或是葡萄糖。但是HFCS僅僅只是將果糖和葡萄糖共混在一起,這意味著含有HFCS的食品或飲料在食用後,會迅速被人體所吸收,導致血糖值急速上昇。另外,美國的流行病學研究也發現,HFCS消費量的增加及長時間的使用與美國人肥胖症增加相符,同時期其他糖類的使用量亦明顯減少,因此推論HFCS食用過量可能引發肥胖問題。

撇除相關研究對HFCS的評論,回到問題最根本的原點:過度攝食糖類,不管是果糖、蔗糖或是HFCS都是會損害健康。果糖、蔗糖或是HFCS主要在肝臟中進行,其代謝路徑是複雜的,其中的最終產物包含三酸甘油酯、尿酸和自由基對身體都是有害的。三酸甘油酯會在肝臟堆積成脂肪,形成非酒精性脂肪肝。脂肪肝患者約有10% 會變成肝硬化。健康的人若每天所攝食的醣類過量,則連續攝食超過 6 天,就容易有脂肪肝的形成,進一步做相關切片發現,其肝臟發炎以及纖維化程度跟所攝食的果糖類的甜味劑的劑量呈顯著正相關。

除此之外,醣類的大量攝食,所轉換的高三酸甘油酯跟肥胖與代謝性症候群也有顯著的關係。過高的三酸甘油酯則也會造成動脈粥狀硬化,進而造成心血管硬化或相關的心血管疾病,當然也易有高血壓的情況產生。尿酸會阻礙一氧化氮(NO)對動脈壁的保護作用。自由基的形成會破壞酶與細胞結構甚至基因功能。而過度攝食糖類會造成胰島素抵抗,這是第二型糖尿病的前兆,胰島素抵抗所造成的釋放增加,會造成相關的疾病或癌症的形成。研究指出,胰島素增加會促使雌激素大量附著在其受體上因而促使乳腺細胞分裂,因而胰島素釋放的增加,可能會誘發乳腺癌的產生。

果糖類的甜味劑容易在肝臟代謝的過程中產生中間產物「腺嘌呤」,嘌呤也稱為普林,最後會代謝成尿酸。因此,攝食過多的甜味劑,會讓身體脂質代謝異常,引起痛風和腎結石。果糖代謝反應中所產生的AGEs(晚期糖基化中產物),它會去氧化及損傷身體內的細胞,以及促使發炎反應,導致相關慢性疾病的形成。此外,雖然身體細胞無法直接利用果糖類的甜味劑當作能量來源,但是在腸胃道的細菌卻可以。過量的果糖除了會造成細菌過度生長外還會造成腸胃道菌群失衡,進而造成相關的腸胃道疾病。研究指出,果糖攝入跟胰腺癌和腸道相關癌症是有其相關性的。胰臟癌細胞代謝果糖的速度高於葡萄糖,因此果糖也可能會誘導胰臟癌細胞分化。,因而促進胰臟癌細胞生長。2015最新研究指出,不只拘限在胰臟癌,在其他腺癌,果糖的存在也會加速其該癌細胞的分裂、生長及擴散。這也是果糖第一次被直接證實跟癌症是有其因果關係!過量果糖也會影響大腦功能,相關研究已證實過量果糖除了會損傷記憶外,它還可能增加罹患老年癡呆的風險。

綜合來說,果糖類的甜味劑除了無法讓使用者在攝食後產生相對應的飽足感,因而會再去攝取其他食物,進而造成肥胖。2015年研究證實果糖類的甜味劑跟太多疾病有其相關性,包含糖尿病、血脂肪、血壓、痛風、癌症和老人癡呆等。因此,筆者認為當你喝咖啡習慣放果糖類的甜味劑,或是在茶類性飲品使用全糖增加風味時,你所想的不應該只是飲料加糖會不會變胖這件事,而是仔細思考可能面對未來有一些疾病和羅癌風險。這些都值得讀者去深思手中的這杯飲料是不是該放糖,因為它是甜蜜的毒藥。想想,萬聖節時,小孩說不給糖就搗蛋,您會再給糖嗎?(感謝科技部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健康醫藥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III, MOST 104-2515-S-214-001」)。
 
責任編輯:蔡夙穎
審校: 王英基,黃耿祥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