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學,就要教進心坎裡–洪瑞兒融合教育的理論與實務
:::

教學,就要教進心坎裡–洪瑞兒融合教育的理論與實務

大學生學習態度不如預期、矇混畢業的新聞時有所聞,然而,來到中山大學洪瑞兒老師的課堂上,看到的卻是一雙雙渴望學習的眼神。「心理學課程一個班最多收110個學生,卻有幾百人在排隊候補。」洪老師笑著說:「所以我答應學生每學期都要開課。」
 
 
 
大學生學習態度不如預期、矇混畢業的新聞時有所聞,然而,來到中山大學洪瑞兒老師的課堂上,看到的卻是一雙雙渴望學習的眼神。「心理學課程一個班最多收110個學生,卻有幾百人在排隊候補。」洪老師笑著說:「所以我答應學生每學期都要開課。」雖然是被戲稱為「營養學分」的通識課程,洪老師卻說她的課一點都不營養,學生要很努力才能獲得成績。既然如此,洪老師是如何讓他們樂意來修課呢?
 
 天生的老師   
 
「我是彰化員林人。小時候,家裡開蜜餞工廠,家族的人都住工廠內,所以和眾多堂弟、堂妹一起長大。」洪老師說,身為三姊的她,自然而然扮演起老師的角色。「我喜歡看著弟弟妹妹用功讀書的樣子。下課後,常召集大家到家裡來,我會先準備點心,給他們用當時很少看到的西式刀叉來吃切片香蕉,弟妹們覺得很新奇,吃完點心後通常會很乖,也很開心,我再教他們功課,教學效果就會比較好。」當時,洪老師已拿捏出一套「先獎勵、再要求」的教學方法。
 
「後來到中興大學念中文系,多少是受到爸爸的影響。」洪老師說:「爸爸經營蜜餞工廠之餘,喜歡寫詩,是個儒商。小時候,他常帶我一起去參加詩社的活動。」大學畢業後,洪老師即到員林農工展開教學生涯。「一開始是困難的,大部分的學生都來自農村,畢業後通常是繼承家裡的務農事業,都覺得國文課沒有用,和他們的生活無關。所以,這個階段,最難的是,如何讓他們認同國文課。」
 
 於是,洪老師用「誠意」去啟發學生的求知熱忱。「當時是1976年,我才二十出頭,不少學生的年紀和我相仿,所以我都和他們打成一片,花很多力氣去說服他們接受這堂課,讓他們慢慢感受上國文課是有趣的、很重要的。而我對自己也有要求,總覺得如果沒教好,是會誤人子弟,浪費他們的時間。」洪老師的「誠意」確實奏效,因此深受學生的喜愛,但她還是漸漸感覺到教學上的不足。「隨著教書時間不斷拉長,發現有越來越多無法解決的問題。譬如學生很憂鬱、沮喪,甚至企圖自殺時,我卻無法對症下藥找到方法來幫助他們。」
 
之後,洪老師透過在輔導室當義工的過程中,慢慢發現問題所在。「原來,我需要的是教育心理學方面的訓練。」1988年,機會來了。當時,洪老師的先生考取公費留學,她面臨要不要放棄工作、和先生一起出國的難題。「以前不是沒想過要出國,只是一直沒實踐。後來,我就靜下來,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我想,是時候了。剛好自己的教學也面臨瓶頸,就毅然決然辭掉工作,帶著孩子,和先生一起出國進修。」
   
 輾轉學術路  
 
從1988年全家一起出國,到2002年拿到教育心理學博士學位,洪老師期間經歷了帶孩子、學英文、攻讀碩士、回台工作7年、再去美國攻讀博士學位的崎嶇路。為何不一氣呵成讀完博士呢?「當年我花兩年半時間拿到特殊教育碩士後,有機會直接讀博士。但因當時先生已拿到博士,即將回台工作。為了維持一個家的完整性,我想,反正階段性目標已經達成,就先帶著孩子和先生一起回國。」

1992年回國第一年,高雄市政府為了研究之需要, 透過專案申請獲得青輔會以補助海外歸國學人專款經費資助,以助理研究員的身分在高雄市政府教育局服務, 並派至高雄市左營高中舞蹈資優班進行專題研究。

幾年後,適逢教育部推行性別平等教育,洪老師不斷地舉辦主題演講和工作坊給各地區老師作專業進修,以積極落實與推動性別教育。「在辦活動的過程中,我邀請不少以前在美國認識的朋友到學校來,他們已完成博士學位,讓我非常羨慕。對於當年沒完成的夢想,其實滿耿耿於懷。最後,下定決心,辦理留職停薪,再一次去美國完成博士學位!」
 
1999年,洪老師帶著一對雙胞胎出國,孩子在美國明尼蘇達大學雙子城念高中,她攻讀博士班。3年後,完成博士學位,便回國貢獻所學,展開「服務」、「教學」和「研究」三位一體的學術生涯。先是到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原台南女子技術學院)的師資培育教育中心任教並兼任主任,四年半後,轉到中山大學服務。她說,人生中每個轉換的時刻,就是她的困境。「畢竟當時自己的工作也不錯,辭掉工作去念書,也是經過一番掙扎。所以,現在我常跟學生說,不要只看眼前的好,要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才不會後悔。」
 
 內在動力  
 
遇到困境,必須聆聽心中的聲音,而在教育上,洪老師說:「最重要的是要啓動學生的內在動力。一旦學生內在動力被激起後,就會自主學習,根本不需要老師多費口舌。」為此,洪老師可是下足苦功。她說:「我的學生,都得填寫一張『資料卡』,裡面有他們的照片、聯絡方式、背景介紹、生涯規劃、對課程的期待,還有想跟我說的話。」洪老師以「資料卡」來認識、了解學生,而「札記卡」則是洪老師與學生互動最好的橋梁。
 
「『札記卡』是學生對課程內容的反思,我會鼓勵學生寫出自己的收穫、想法,或在上面提問,培養學生論證及批判思考的能力。我都會一一批改每張札記卡,藉此了解他們的學習狀況。」洪老師極在乎每一位學生的反應、隨時評量自己的教學成效並持續和學生進行互動,這就是她讓學生孜孜不倦、自主學習的撇步。
 
「現在的學生很多元,會有很多不同的聲音。」洪老師不只單方面的「教」,也積極鼓勵學生發出聲音。而她從二十出頭開始當老師,累積了豐厚的教學和人生經驗,使她的課程無論是教育心理學、性別教育、教育測驗與評量、心理學,都能融合理論與實務,讓學生進入深度學習的境界。
 
「教育最重要的是讓學生認清自己的優缺點。」洪老師心有所感地說:「很多人無法評估自己的優缺點、獨特性,不是太感性就是太理性。人要負責任,真誠地認定我們應該做的事,再全力以赴,因為態度可以決定高度。還有,人生要把自己的目標訂高一點,潛能才能發揮出來。我的哲學是,人只要努力到95%就算不錯了,因為90%以下的努力顯然不夠,而超過95%又會覺得撐不下去,如果想達到100%,那物極必反,所要下的努力、精力又不知要多少。細水長流才是最棒的學習態度。」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