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沿途風景多美好–湯京平認真研究盡興玩
:::

沿途風景多美好–湯京平認真研究盡興玩

發表過無數跨領域論文、著作等身的湯老師說:「很多值得研究的題材其實就在生活中,『問題』永遠是被觀察來的,不用去找。這些『問題』最後都會變成我的研究主題。
 
 
 
擁有靦腆笑容、純淨眼神的湯京平老師是政治大學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兼政治系主任,渾身上下散發著大男孩的坦誠與熱情,絲毫沒有大人物的架子。曾獲吳大猷紀念奬、國科會傑出研究獎的他笑說:「從沒把學術當『工作』,也是研究、也是玩,總之是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出走的想望   
 
生長於山海環抱的花蓮,湯老師語出驚人地說:「一般人以為生活在花蓮會有心胸遼闊之感,對我卻不然。花蓮很小,從海邊到山邊,騎腳踏車只要45分鐘,夾在大山大海間,我感覺到的是局限、壓迫感。尤其以前出花蓮是坐金馬號,要8小時才能到台北,心裡常有『出不去』的感覺。所以,我從小就想能不能出去?怎麼跨出花蓮?整個高中想的都是怎麼出去念書。『想出去』的感覺,真的很強烈。」
 
花蓮中學畢業後,湯老師如願考上台北的學校,念的是和「出走」息息相關的「外交系」:「外交系有傳統,還可以出去看看這個世界。」他的大學生涯宛如一場啟蒙之旅:「花蓮沒ICRT、沒書店,很難想像台北同學的英文會這麼好,在社團遇到各式各樣的人,他們的知識背景和我是完全不同等級。」然而,認真向學的他,課業成績卻不甚理想:「應該是不懂得怎麼『考試』。當年為了展現自己的想法,我答題時,往往不寫課本裡的例子,卻被老師認定沒有念書。後來才明白考試其實是技術問題。」
 
即使已到台北,湯老師的出走欲望卻未止息:「大一、大二會和室友徹夜聊,聊人生該怎麼過?未來要過怎樣的日子?還曾拎著啤酒,去找三年級的學長,問他們對未來的想像是什麼?」這股心靈出走的欲望也推動著湯老師走向世界:「後來認知到,人生要走得和人家不一樣,出國是第一步。所以,大二就決定畢業後要出國留學。」
 
 更遠的地方  
 
延續外交系所學,湯老師前往美國攻讀國際關係:「出國是願望,很興奮,面對所有事情,不論好的壞的,都很興奮。比較需要適應的就是語文。一開始連老師說的『下課』都沒抓到,顧著抄筆記,一抬頭發現同學怎麼都不見了!此外,因為需要向本地學生借筆記,所以必須練就從『眼神』判斷對方是否友善的能力。我也從『眼神』去體會美國的文化,用『眼神』來分辨本土黑人和留美黑人。還曾目睹1994年的黑人暴動,那是個不幸的社會,深深覺得台灣還是個好地方。」
 
熬了一兩年,湯老師才真正聽懂老師在課堂上講些什麼。由於碩士班期間曾涉足公共行政領域,後陰錯陽差送錯申請書,竟獲得公共行政博士班的入學許可,湯老師順勢投入公共行政的研究:「公共行政比國際關係好玩很多,它處理的主要是日常生活中人和人面對面的實際問題,同時也處理很多人性的問題。我可以用很多生活上的例子去驗證我想的理論。」最終,湯老師能夠在課堂上自信地用英文自我介紹,還說了笑話,讓教授留下深刻印象,他笑說:「為什麼我的好日子來得這麼晚!」畢竟此時已是博士班最後一堂課了!
 
 
 貢獻所學  
 
1998年,湯老師完成學業,回到台灣,先於中正大學政治學系任教:「當時中正還算新學校,有很多年輕的老師,整個團隊的氣氛是想把系往上拉,希望大家會重視中正政治學系的存在。所以,有幾個夥伴一起作研究,常是晚上熬夜寫paper,累了直接睡在辦公室,第2天起來就直接去教書。」此外,湯老師也戮力為台灣的公共行政學術領域奉獻心力:「我嘗試發揮所學,一方面用經濟學的角度去分析、解決公共行政的問題。另一方面試著帶出新的概念、教出一些不同的學生,希望能把公共行政的基礎扎得更深。」
 
發表過無數跨領域論文、著作等身的湯老師說:「很多值得研究的題材其實就在生活中,『問題』永遠是被觀察來的,不用去找。這些『問題』最後都會變成我的研究主題。譬如當我看到有趣的報導,會把它剪下來,若是電子檔就存起來,變成我的quotation case。之後可能自己做,或是找到適合的學生來作,慢慢養這個case。而要發現『問題』,往往需要敏銳的判斷力,有可能是一瞬間的直覺,而這份直覺則來自學術的訓練。」       
 
 關於「過程」的哲學  
 
回想長久以來的學術之路,湯老師表示朱堅章老師是對他影響很深的人:「朱老師教授西洋政治思想,他的課我連續聽了3年。當他在講授蘇格拉底,他就會變成蘇格拉底,他把教學變成一種鮮活的表演:說故事、分享想法、和學生對話。而朱老師本身就是蘇格拉底的信徒,他一生都在實踐追求真理的態度,也教我們去發現真理、相信真理、實踐真理,並堅持下去。」
 
平日忙於研究、教學、行政與家庭間的湯老師簡直是蠟燭多頭燒,但是,滿臉笑意的他卻給人一種不疾不徐之感。對此,他有感而發地說:「以前念大學時,我就發現政大學生比較嚴肅、嚴謹。但是,一輩子都考第1名的台大生卻有種隨興感,他們的生活哲學是『人生要盡興、認真交朋友』。這種及時行樂的態度,給了我一些啓發,我也在這兩種態度間找到平衡,也就是說,人生要知道方向,不要太隨興地走。一路上有好的風景,也要記得停下來,看一下,不要一直趕路。否則一旦到達目的地,會悵然若失。但若有留下一些美好風景的記憶,人生就不會白走一趟。」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