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立台灣第一個書目計量研究團隊!黃慕萱永不懈怠的學術路
:::

創立台灣第一個書目計量研究團隊!黃慕萱永不懈怠的學術路

世界大學科研論文評比(NTU Ranking),是由臺灣大學黃慕萱教授於2006所發展的大學排名,孜孜不倦的黃教授,無論擔任哪一種角色,都抱持著追求極致的態度,如今已成為台灣書目計量學首屈一指的研究學者。
 
 
光看臺灣大學圖書資訊學系黃慕萱教授的求學歷程,似乎一路順遂,沒遇過什麼磨人的挫折,但總想把手上的事情做到最好的她,卻知道自己是因為「儘管沒拿到最好的牌,但一定會把手上的牌打到最好」的個性,讓自己在每個階段雖然不總是第一,但卻願意安於現狀,把手邊的事情做到最好,而這股「認命」的精神,也讓黃教授做什麼像什麼,和研究什麼最終都能得到很好的成果。
 
無論身處何種境遇,永遠把手上的牌打到最好
 
黃教授在高中、大學聯考之際,因為一些小失常和第1志願擦身而過,但進了臺大圖書館學系(圖資系的前身)的她,卻沒有以騎驢找馬的態度面對大學四年,她認為:「既然都進了這個系,就把這個系好好念完。」
 
這樣的想法讓她在大學畢業那年就成為當年唯一一位應屆考上圖館研究所的大學部學生,而在同時間,她也通過高考。她原想先把研究所念完再說,但沒想到碩士班第1年時又考上公費留學,因為公費只能保留1年,黃教授毅然決然地在拿到碩士後,就前往美國馬里蘭大學繼續攻讀博士學位。
 
黃慕萱教授在學術之路秉持著認命、認真的態度,不懈怠地鞭策自己往更好的未來邁進。
▲黃慕萱教授在學術之路秉持著認命、認真的態度,不懈怠地鞭策自己往更好的未來邁進。
 
老天爺一直給予我繼續念下去的動機,因此我也就順理成章地走上學術之路。」黃教授說,每一個出現在她眼前的機會,她都毫不猶豫、也不追悔過去便勇敢地迎了上去,所以繼續追求高等學問對黃教授來說就成為理所當然的事。
 
留學生活向來不容易,但黃教授回想留學生涯卻完全不覺得苦,也絲毫沒有硬撐的感覺,「許多人聽到我的留學生活,都問我會不會太辛苦了,但我那時不覺得苦,現在回想起來也不覺得苦。」把吃苦當吃補,還是歸功於骨子裡的認命精神。
 
認真的態度,讓她不斷贏得眾人的掌聲
 
黃教授在博士班的指導老師是位做事極為嚴謹的猶太裔女教授,向來不收遲交的作業。有次黃教授在學校實驗室裡打著第2天要繳交的報告,沒想到卻碰上了電腦病毒。過去每次她都會先將寫好的版本列印出來,不幸的是,這次她並沒有列印存檔,心血全然付諸東流。
 
原本實驗室的助教願意幫黃教授出具證明,但她覺得指導老師的規定很合理,而且也認為就是自己把事情拖到最後一分鐘,才會弄到這樣的局面。於是她婉拒助教的好意,當天晚上,黃教授連夜趕工重新將報告打出來,第2天還是準時地把報告交出去。
 
電腦病毒宛若飛來橫禍,差點讓黃慕萱延誤繳交報告的截止日期。(圖/Pixabay)
▲電腦病毒宛若飛來橫禍,差點讓黃慕萱延誤繳交報告的截止日期。(圖/Pixabay)
 
當助教,黃教授也當得很認真,她自己常和別人說:「我做助教的時候,就是最好的助教。」例如,二十多年前網路還不發達時,電腦常有連線的問題,而每次上課前,黃教授總是會事先檢查好教室裡2、30台的電腦是否運作正常,這是其他助教從未做到的。
 
不僅如此,改作業也是助教的職責,但改完作業後,黃教授會把每一題學生作答的情況如何、怎樣作答會比較好,仔仔細細地寫下來,讓授課老師明瞭學生的學習狀況。這種嚴謹態度,更讓指導老師對她刮目相看。
 
秉持著認真、負責的態度,黃教授在博士班最後一年懷孕時,告訴同樣處事、做學問也很認真的指導老師,當時老師只是臉色微微變了,並要她不要告訴任何人,因為「怕其他人知道妳懷孕,會降低對妳的要求標準,尤其是男老師。」直到第1階段的口試結束之後,指導老師才告訴大家這位博士候選人已身懷六甲了。
 
直到現在黃教授都清楚地記得,那一年的7月26日,她的兒子出生,8月中她完成了第2階段的論文口試, 8月25日就舉家搬回台灣了,並在幾天後進入臺大圖資系任教,完全比照美國人根本沒做月子的習慣。
 
懷孕的黃教授,依然堅守嚴謹做學的精神,不讓他人因此為他降低標準。(圖/Pixabay)
▲懷孕的黃教授,依然堅守嚴謹做學的精神,不讓他人因此為他降低標準。(圖/Pixabay)
 
黃教授也笑稱,自己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的態度也引來爸爸的關切:「妳教書、研究都要做到最好,太要求自己了,人終究只是人啊!」但想要認真做好每一件事情的心情和最終自己所獲得的,也讓黃教授體會到:「你不會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何時會回饋給你。」
 
意外跨入書目計量學的領域
 
儘管博士班念的是資訊行為、資訊檢索,但開始教書、並當上臺大圖資系系主任兼所長時,碰上原本一位專門教博士班的老師不教了,但博士班又缺一門課,所以黃教授決定自己來開一堂書目計量學,而這堂課也意外開啟了黃教授對於「學術評鑑」的研究之路。
 
十年前,沒有人重視書目計量學,黃教授和她帶領的博士班學生可說是台灣第1個研究書目計量學的團隊,而書目計量學可以用來做學術評價,可以看一位研究者發表多少論文、論文品質如何,同樣的也可以拿來評鑑一個專利的品質。
 
如今,書目計量學已經是一門顯學,包括資管、科管、企管等領域都有人做研究。而黃教授過去在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時,曾經協助進行基本科學指標(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簡稱ESI)的論文評比,了解台灣所有學校哪些領域可以在全世界進入前百分之一,且ESI分成22個領域,評比中也可知道台灣這22個領域的系所在全球的排名如何。在2006年那一年,黃教授發展出世界大學科研論文評比。
 
透過書目計量學,為世界各個大學進行論文評比,不僅能夠分析世界大學排名,也可以針對各領域、系所進行比較。(圖/Pixabay)
▲透過書目計量學,為世界各個大學進行論文評比,不僅能夠分析世界大學排名,也可以針對各領域、系所進行比較。(圖/Pixabay)
 
從學生時代認真讀書的好學生,當助教時可以當到讓老師沒話說,到現在成為台灣書目計量學上的頂尖研究者之一,認真又自信的黃教授一直希望自己能做到極致,「從60分進步到80分是容易的,從80分進步到90分也不難,但要進步到95、98分就不容易了。」她說。
 
這種「好還要更好」的極致目標是黃教授終身所追求的。如今在教學、研究兩大領域中都有出色成績的她也建議,想要走入學術領域的人一定要對自己研究的領域有興趣,這樣才能堅持下去,也才會快樂。同時,她也不諱言地說:「想要做研究也一定要具備能力。」唯有具備能力才能讓自己不是為了符合他人的期待才來做研究,而是要以自己真正的實力進入學術殿堂,奠定知識的力量。
 
來源:
  • 原標題:總是把事情做到最好–黃慕萱不懈怠的學術路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