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個彎,人生變彩色–洪世章教授

 
2012/10/16 張志玲 | 特約文字編輯
林茂榮 | 攝影     15,205
 
曾經四度獲得普立茲獎的美國詩人羅伯特‧佛洛斯特有一首詩《未走之路》結尾寫道:「我將會一邊嘆息一邊敘說,在某個地方,在很久很久以後,曾有兩條小路在樹林中分手,我選了一條人跡稀少的行走,結果後來的一切都截然不同。」人生就像這首詩,經常遇到叉路上的抉擇,究竟該走哪一條道路呢?清華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特聘教授洪世章認為,有很多時候,我們會踏上不一樣的道路,所以必須學會轉彎。這個觀念不僅是他的研究,也是他的人生經驗。
 
轉彎以後  海闊天空
   
 早期臺灣留學生最嚮往的留學國家是美國,年輕時的洪老師也不例外,他在取得淡江商學碩士學位後,打算赴美攻讀博士學位,可惜並未申請到美國一流大學,不得已之下,只好轉個彎,申請英國大學,那想到,竟然申請到英國商管研究最優秀的華威克大學(Warwick University)商學院。那次的轉彎不僅影響洪老師一生,也是他學術上的轉捩點,而四年多來的英國求學生涯,更令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第1次震撼來自英國商管學術的研究模式與臺灣不同。臺灣商管領域的主流價值認為,分析研究複雜的統計數學模型,才算在做研究,所以洪老師前往英國的行李中有一半以上是艱澀難懂的多變量分析書籍,可是到英國後,大半書籍派不上用場。更令他訝異的是,英國博士班學生撰寫的博士論文全是文字,沒有數學、沒有一條方程式,與臺灣情況完全不同。在外求學必須入境隨俗,所以他只能重頭來過,重新學習。之後才知道,英國商管領域普遍強調個案研究,又稱定性研究、質性研究,而臺灣做的是以數學統計模型分析說明的量化研究。
 
心情沮喪 幾乎輕生
 
三年多後,終於完成洋洋灑灑的三­、四百頁博士論文,因為已與指導教授培養深厚情誼,自認為一切順利,只等著拿到學位後束裝返國。誰知道,第1次博士論文口試竟然未通過,挫折帶來的沉痛打擊,令他沮喪萬分,感覺世界末日來臨,開車時突然閃出輕生念頭。他說:「為什麼有人會自殺,我完全可以體會那種心情。」好在最後終於熬過來並通過第2次口試。之後指導老師告訴他,他的論文是近年來這個領域中寫得最好的一篇。如今想想,為通過口試,豁出一切,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努力,促使他在煎熬中逼出內心中的深沉潛力,終至度過難關,跳升到更高層次。如果第1次口試順利通過,可能無法突破自我。

回到臺灣後,臺灣商管領域的主流價值再度令他嘗到挫敗滋味。那一本受到英國教授激賞的沒有方程式的博士論文,被認為不是學術著作,從北到南,從山到海,從東到西,沒有一間學校聘請他,後在碩士班指導教授的協助下,進入淡江大學國貿系任教。他依舊滿腔熱情,努力投入質性論文寫作,發揮所長。
 
工學院支持商管新觀念
 
未久,清華大學增闢策略管理課程,徵求商管博士任教,可是乏人問津。因為工業工程系屬於工學院,且清大制度嚴格,在其他大學是副教授,到清大只能是副教授A(相當於助理教授),而且6年內若未升任副教授即不予續聘。早年認為大學教職是鐵飯碗,如果教書6年後仍有變數,加上商學領域教師要在工學院升等相當困難等原因
,導致商管學者卻步。此時的洪老師掌握機會,前往應徵。

惟進入清大工學院任教的年輕教師通常已有多篇著作,他缺少這份成績,以致於在清大內部出現許多論戰,所幸有一個聲音支持他。原來清大工業工程系擁有眾多數學和統計高手,商管領域的統計數學在他們看來相當淺顯,論文中有無方程式並不受重視,他們反而支持以文字表達管理的觀念。就這樣,商管領域的主流觀念在清大工學院的工業工程系轉了一個大彎,讓他進入清大任教。

洪老師的研究主題以「策略管理」與「科技管理」為主,在一開始,他沒有跟隨主流走,而以英雄造時勢方式推出新論述,遇到與傳統體制不同時,便努力尋找改變方法。後來臺灣科技產業蓬勃發展,他又改用時勢造英雄方式,從制度面、結構面著手,進行高科技廠商發展的個案研究分析。1995年至今,發表學術論文超過50篇,獲頒大小獎項不計其數,更在清大創立科技管理研究所,專為臺灣科技產業培育管理人才。
 
放下聲音 對自己負責
 
總的說來,洪老師的研究大都在談體制和人類行為之間的對抗,而他的人生歷程中,也不斷地面對和傳統體制對峙的局面。在每一次的對峙中,但丁史詩《神曲》中的一段,成為協助他放下紛擾聲音的最大力量:
為什麼你的精神渙散?為什麼你的腳步放慢?
人家的竊竊私語與你何干?走你的路,讓人們去說吧!
要像一座卓立的塔,絕不因暴風雨而傾斜。
我們可以活得平凡,但是我們絕對不能活得平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