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氣候變遷專題報導(二)毒物管制不力 土壤和人類同受害

 
2017/03/31 彭瑞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178
 

沒有健康的土地,就沒有健康的糧食,這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但是,我們的土壤中卻有著各式各樣的汙染物,包括灌溉渠道被汙染的農地、被工廠不當排放有毒物質和惡意棄置廢棄物的場地、廢棄工廠舊址遺留毒素,以及人為操作不當產生的毒素,都有許許多多鮮明的例子。事實上,土壤汙染攸關作物健康與消費者安全的 (圖一)。

 

「世紀之毒」戴奧辛(Dioxins),是一般人熟知的有毒物質,例如上世紀1980年代的台灣,露天焚燒廢電纜的問題曾喧騰一時,便是因為廢電纜是由含氯化物的PVC材質包覆,在焚燒過程中經過銅的催化反應,轉化成戴奧辛。本世紀也曾因為戴奧辛鴨、戴奧辛鴨蛋,引起軒然大波。

 

人體暴露戴奧辛的已知的風險包括氯痤瘡、損害肝臟與免疫系統、影響內分泌運作、易致使孕婦流產或是產下畸胎等。

 

另一知名的跨世紀案例,則是台南鹿耳門的台鹼安順廠案:這座工廠從日治時期生產鹼氯,在國民政府時期生產五氯酚做農藥原料,一直到1982年關廠為止的40年,這座工廠產生的廢棄物隨意棄置在廠區周圍,廢水直接排入海水儲水池和鄰近溝渠,這些水域是漁民長期捕魚的地方,底泥卻早已遭到汞、和戴奧辛等物質嚴重汙染,於是居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持續吃了20多年的毒魚,許多人罹癌,其中一位老婦人在2004年10月間在進行檢測,結果血液中戴奧辛濃度竟高達 308.553 pg.I-TEQ/g脂質,是台灣目前所測出的最高值,還同時刷新了世界紀錄。此案由居民提起訴訟,纏訟7年,終於在2015年12月的一審判決中裁定中石化與經濟部必須賠償1億6817萬元,全案可上訴。

 

土壤汙染的歷程往往歷時久遠,等到明顯的受害者出現,相當於土壤已汙染至相當嚴重的程度。以最近中國大力整頓土壤鉛汙染為例,科學家說有些案例至少潛伏長達20年 (圖二) [2]。最近美國密西根州聖路易市(St. Louis),也有一個化工廠50年前遺留DDT繼續毒害土地的例子,這家化工廠為Velsicol化學,鄰近地區在2014年開始出現鳥類死於DDT中毒案後,雖尚未傳出人類受毒害案例,州與聯邦開始整治受汙染土地,持續至今,已自住宅區移除約25,000噸的受污染土壤,計劃將再移除18,000噸。

 

另外一宗則是在密西根州弗林特市(Flint)的含鉛供水危機,該市在2015年10月,數十名兒童檢出血鉛超標後便進入公共衞生緊急狀態。根據研究,這案例並非並供水水源的水質問題,而是舊的含鉛塗料和數十年大氣污染遺留的有毒土壤產生的綜合結果。

 

另外一個值得關注的研究是,澳洲「環境污染評估與整治合作研究中心」(CRC CARE)與昆士蘭大學的科學家合作,探討工業污染場址與下方地下水中常見的7種污染物的不同組合產生的交互效應與毒性,研究中針對含四種多環芳香烴(polyaromatic hydrocarbon)與重金屬及砷、鎘與鉛等類金屬的混合物,發現似乎有些微的加總效應。

 

這項研究凸顯化學物質的「雞尾酒效應」還有待更多研究,尤其現在全球已登錄14.4萬種人造化學物質,每年還增加1000多種,數種物質混合暴露對人的影響需要更多研究來釐清。

 

2015年是土壤汙染年,但是到目前為止,聯合國糧農組織統計因侵蝕、酸化、都市化、養分耗盡和化學汙染等因素,全球已有1/3的土壤因而劣化,人類施與土壤的壓力已超出界線。全台灣公告列管的農地污染控制場址則還有2,523筆,共約341.4公頃。土地,是我們要傳承給後世子孫的資產,若再不採取更積極的行動,恐破這個資產會變成他們健康與福祉的負擔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