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與氣候變遷專題報導(一)看不見的殺手:PM2.5已成世界級健康危害

 
2017/04/12 彭瑞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457
 

不抽菸也有可能罹患呼吸道重症,如鳳飛飛小姐就是知名藝人中最為人知的;比較近期的例子是,2015年11月,平常即注重養生、不抽菸、且積極參加環保活動反空汙的彰化縣林世賢議員,也被確診罹患肺腺癌。這類罹病原因,排除二手菸因素,不外乎是環境中的空氣汙染物質造成。

 

過去國內對空污污質的認定包括氮氧化物、二氧化硫、一氧化碳、地面臭氧與懸浮微粒等,但單單就「細懸浮微粒」(PM2.5)的研究,則是最近20多年內開始為人所關注,在台灣則更晚受到注意;美國在1997年已公告PM2.5標準,而台灣則到2012年才訂出來;依照2016年初官方統計出的連續三年監測數值,全台除了花蓮、台東,其餘各縣市全部都高於15 μg/m3,屬於三級防制區。

 

究竟PM2.5對人體有何危害?按衛福部國健署的衛教手冊中引述的世界衛生組織(WHO)資料:細懸浮微粒(PM2.5)因粒徑小,可深入肺泡,並可能抵達細支氣管壁,干擾肺內的氣體交換。長期暴露於懸浮微粒,可引發心血管病、呼吸道疾病以及增加肺癌的危險,而易感性族群會受到更大的危害。而WHO所屬國際癌症研究總署(IARC)在2013年已將「室外空氣污染物」列入一級致癌物,並特別提出PM2.5是空污重要成分,會提高致癌風險。歐洲心臟病學會(European Society of Cardiology,,ESC)也指出,空氣和噪音是嚴重危害心臟健康的風險,其中,心血管疾病佔所有空氣污染早逝案例的80%。

 

如果檢視較新的研究報告,根據2016年刊登於ES&T期刊的研究《Ambient Air Pollution Exposure Estimation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2013》,從全球尺度來看,環境空氣汙染已是全球等級的健康殺手 [1]。該研究團隊在2013年啟動的Global Burden of Disease(GBD)研究計畫估計,當年度有290萬人的死於以PM2.5為主要致病風險的疾病。2015年他們進一步比對了衛星監測資料、化學物質傳輸模式模擬資料與79個國家的地面觀測值,得出一份空間解析度為0.1 × 0.1的PM2.5年均濃度分布圖,再比對上人口分布資料,發現在2013年,全球87%人口生活在WHO所認定的PM2.5超標範圍(10 μg/m3);就時間軸來看,東南亞、南亞和中國在過去20年間,PM2.5持續惡化,高所得國家則有明顯減緩。

 

與PM2.5有關的疾病非常多樣化,2015年6月一份美國國家環境健康科學研究所通訊(EHP)的論文,調查了245名自閉症障礙症候群(ASD)兒童和1522名無ASD兒童的母親,比對美國環保署空品監測等資料,發現孩童ASD與母親懷孕期間暴露於PM2.5有顯著關連,但與懷孕前或懷孕後的PM2.5暴露關連不大;且風險增加特別和懷孕期最後三個月的PM2.5暴露有關 。

 

另一份由大倫敦政府和倫敦交通局委託進行的研究發現,倫敦每年因長期暴露於空氣污染物(以PM2.5和二氧化氮為主)而早逝的人將近9500人,比之前認定的多出一倍以上 。

 

在台灣,根據台灣大學公衛學院2015年12月發布的新聞稿,由林先和副教授研究團隊進行的最新研究顯示, PM2.5不但增加結核病風險,也會提高人口健康中慢性病之負擔 。其中,包括台大公衛學院賴亭君碩士追蹤新北市參加健檢的民眾,利用住家地址推估居民的空氣汙染暴露量,評估空汙與結核病發病的風險,結果顯示,每增加 10 μg /m3的PM2.5暴露量,結核病發生率的風險會增加39%。而羅偉成博士的研究則顯示,2014年臺灣有超過6,000名的死亡人口是由於PM2.5暴露所造成。且平均而言,全國有一成九的四大慢性病死亡與PM2.5有關 。

 

由於PM2.5的來源不只來自工業排放,也來自使用化石燃料的交通工具,此項議題凸顯國民健康需要環保、經濟、交通、能源和衛生部門共同合作才行。

 

備註

感謝科技部補助「新媒體科普傳播:健康醫藥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III, MOST 104-2515-S-214-001」。

 

責任編輯:王智昱

審校: 林玉梅,黃耿祥

 
 
 
  • 延伸閱讀:
     
    • Brauer M, Freedman G, Frostad J, van Donkelaar A, Martin RV, Dentener F, Van Dingenen R, Estep K, Amini H, Apte JS, Balakrishnan K, Barregard L, Broday DM, Feigin V, Ghosh S, Hopke PK, Knibbs LD, Kokubo Y, Liu Y, Ma S, Morawska L, Sangrador JLT, Shaddick G, Anderson HR, Vos T, Forouzanfar MH, Burnett RT and Cohen A (2016) “Ambient air pollution exposure estimation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2013.”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50 (1), 79–88
    • Raz, R, Roberts AL, Lyall K, Hart JE, Just AC, Laden F and Weisskopf MG (2015)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nd Particulate Matter Air Pollution before, during, and after Pregnancy: A Nested Case–Control Analysis within the Nurses’ Health Study II Cohort.”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23(3), 264- 269.
    • Walton H, Dajnak D, Beevers S, Williams M, Watkiss P and Hunt A (2015) “Understanding the Health Impacts of Air Pollution in London.” Publisher: Environmental Research Group, School of Biomedical Sciences, King’s College London.
    • Lai TC, Chiang CY, Wu CF, Yang SL, Liu DP, Chan CC, Lin HH (2016) "Ambient air pollution and risk of tuberculosis: a cohort study." Occupational and Environmental Medicine 73, 56-61.
    • Lo WC, Shie RH, Chan CC, Lin HH (2016) "Burden of Disease Attributable to Ambient Fine Particulate Matter Exposure in Taiwan." Journal of the Formosan Medical Association. DOI: http://dx.doi.org/10.1016/j.jfma.2015.12.007. (Article in press)
    • 歐洲心臟病學會指出車輛空氣污染是心臟病主因
     
  •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