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氣爆(三):從消防員的經歷看災害應變

 
2017/03/27 蔡宗翰 | 高雄市政府消防局     249
 

在近兩年前的午夜,發生了一件是高雄,也是台灣史上最嚴重的化學災難!高雄最熱鬧的三多路、凱旋路、一心路街道發生氣爆。轟隆一聲,炸飛了一堆車輛,地上炸開了一條像是戰爭般的壕溝,車輛也被炸到飛到空中又掉下來,有些甚至彈飛到三樓以上,讓正在前線搶救的消防弟兄根本來不及反應。

 

只留下燒焦的消防帽。

 

留下了撞毀的、滿目瘡痍消防車輛。

 

留下了其他消防弟兄的不捨與難過。

 

在丙烯產生爆炸後,在箱涵內部殘留的丙烯仍繼續燃燒約5、6個小時。而所有現場救災人員就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想辦法多救回一些生命。

 

災區箱涵下水道排水功能完全破壞以後,石化氣爆的第三天,在前鎮小港地區偏偏又碰到24小時累積高達350毫米的強降雨。因此,災區範圍從12個里擴張到26個里,「水深火熱」,是第一次用得這麼貼切。

 

有人流血、流淚、流汗,整起事件共有32人死、321人傷。而整個消防局總共有7位弟兄殉職,24位弟兄輕重傷,在事發當下就有14位緊急送往加護病房或燒燙傷中心跟死神拔河。

 

閉上眼睛,這一切都還在我腦海裡翻滾。

 

大家一定能體會,在爆炸後,救災人員挺進災區,由於現場傷者實在太多,為了把握黃金救援時間,「只能先救活的」。即使發現夥伴遺體,也只能先咬牙離去,這樣的生死抉擇的掙扎。

 

大家一定能感受,在事發後我們一位消防同仁的妻子說:「消防員的職責,便是為民眾出生入死。」也因此,即使到了醫院,醫師告知先生可能截肢、甚至死亡,她仍選擇強忍悲痛,安靜守候。

 

大家一定無法忘記,氣爆發生第7天,救難人員日夜不停開挖搜索,但仍沒有尋獲我們局主秘林基澤先生。他的女兒林郁珍也是消防員,天天到氣爆現場,循著爸爸可能行經的路線,一步步仔細找尋爸爸蹤跡,戴上手套徒手挖掘,捧起泥土來聞,確認有無父親味道,希望可以拼湊出完整的父親。

 

另一位失蹤同仁劉耀文的哥哥甚至捲起袖子徒手挖掘、激動哭喊,因為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等待是對家屬是最大的折磨。

 

到了第50天,9月21日凌晨,終於尋獲2位的大體,也讓大家、尤其家屬能有所釋懷。

 

而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下一篇文章<高雄氣爆(四):從社會輿論問災害應變>將就社會大眾對於消防人員與高雄市府,是如何應變與處理台灣石化工業第一次如此嚴重的公安事故。整理出輿論關心的議題,發現問題的癥結,讓不幸的經歷不再發生,台灣的石化業能更安全。並希冀未來能提供給消防人員更適當的裝備與條件,不僅可以降低風險,也讓打火兄弟更能全力地保護公眾生命與財產的安全。

 

(本文由科技部補助「工程技術與社會風險之新媒體溝通」執行團隊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