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學研究與社會:引言

 
2017/12/08 劉益昌 | 成功大學考古學研究所、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專題報導特邀編輯
義大利某處的一個文化遺址,右後遠方是一座競技場。(pixabay.com用戶kirkandmimi作品)
  • 義大利某處的一個文化遺址,右後遠方是一座競技場。(pixabay.com用戶kirkandmimi作品)
 

經常在新聞媒體或網路中看到考古發現震憾人心的報導,甚至改寫了人類歷史。台灣究竟有沒有從事考古學研究的能力或必要?

 

本刊在532期就曾經刊出「台灣史前文化的奧祕」專輯,說明了台灣的史前文化研究的一些主題,但是對最重要的考古學的介紹比較少。其實這是一門從19世紀40年代就開始發展的學科,早期和地質學以及生物學有密切的關聯,20世紀中葉以後則和當代科學技術的發展互相啟發。

 

由於人類有追尋祖先來源和解謎的欲望,考古學一直是受關注的學問,幾乎也是電影上最常見的主題,〈法櫃奇兵〉、〈國家寶藏〉、〈古墓奇兵〉這些動人心弦的電影常用追尋寶藏或考古學家為主角,炫惑人心贏得觀眾,但真的考古學是這樣的嗎?本期找了台灣考古學界老、中、青三代的研究者,來和大家一起解開考古學研究的謎題。

 

因為追尋古代事物,所以考古學家必須採用特殊的擷取資料方式,也就是田野考古工作的方法、理念和實踐,探究先民留下的考古遺址。不過,做為一個學科,考古學無論如何是整體的概念,因此也不可偏廢田野工作和實驗室、研究室,更不能忘記社會責任。

 

因為過去就是時間組成的,所以決定年代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考古學定年、地質考古學和考古地質學研究就成為必要的手段。在台灣最常用碳十四方法定年,當然也使用鈾系法、陶器熱釋光等方法來決定事件發生的年代,使我們能夠充分地建立文化發展的過程。

 

例如我們也想知道台灣原住民的由來和年代,以及原住民所屬南島民族的起源和移動。早年體質測量的各種生物證據,以及當代生物人類學的發展,透過粒線體DNA研究以及其他生物基因方法,目的在於追尋祖先和古老的事物,當然也包含人類健康、生理各方面的議題。

 

當然人類生活的環境通常是已經過去,環境考古學就是透過點滴殘留的資訊,得知古代人生活的舞台,以及人類如何取得生活資源。就以吃的東西來說,到底祖先吃了什麼,才能夠安然地度過環境變遷的危機。考古學家可以透過食物的本體殘留,也可以從陶石器或其他容器殘留的分析說出當時人類的食譜,可知道他們吃過什麼!當然透過人的身體本身,也可以檢驗出吃過哪一類的食物。

 

科學的方法應用到考古學可說相當廣泛,在這次的專題報導中無法個別說明或舉例。因此總體討論科技發展和考古學研究的具體關係,也特別舉出和台灣原住民有關的玻璃珠成分分析,並以實際的考古研究為例說明。

 

考古學說來是一門特別的學問,研究的對象就是人類留下來各種行為的產物,毋疑這是一個牽涉到眾人的公共事務,因此保存和應用,甚至是解釋歷史這些公共考古,也是考古學家的社會責任。希望這個專題報導可以讓大家理解在考古發掘現場和實驗室的考古學家究竟在做什麼,搭配532期一起閱讀,可以更清楚了解台灣是否具有考古學研究的能力和必要。
 
 
瀏覽人次:86
 
 
 
熱門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