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科學 成就了每一個孩子

 
2018/01/03 張志玲|特約文字編輯     497
 

台東寶桑國中楊惠如老師,除了教國文外還兼任了班級導師。她對待學生就像自己的弟妹一樣,每個學生都是她的寶貝,都不輕言放棄,所以很努力的尋求各種方法以協助學生適性學習,希望能成就每一個孩子。

由於傳統教材本來就比較枯燥,可是考試壓力又不得不讓學生反覆地練習,導致他們學習動機大失。於是楊老師嚐試陪學生玩藝術、玩台東在地導覽、玩科學…,希望能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結果發現玩科學的效果最好。因為玩科學以後,學生的成績大都能漸入佳境,又能培養出獨立、自信、尊師重道、團結互助、自我探索等理想的人格特質。

 

調兵遣將玩科學

 

令人訝異的是,楊老師大學時主修的是企業管理,輔修是中文,直白的說,這個專長與物理、化學、醫學等相差很大,可是她所帶領的科學團隊,竟然獲得了第52屆全國中小學科學展覽生活應用科學獎第二名,和康寧創意研究獎。

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落差呢?其實是因為國中科學較為淺顯,在玩科學的過程中就可以學到,但當需要用到更深入的學理時,她就拜託台東大學應用科學系的學生協助提供活潑生動的「科學化學動手做課程」,此種合作模式正是企業管理界所說的「把專業交給專業經營」的概念,也解決了科普師資的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她初開始與台東大學合作科學課程時,目標只有一個:希望不要讓學生在課堂中睡覺。

科學是很好玩,好玩就會引起好奇心,帶動學習的意願,事實上學生也喜歡玩科學,所以當學生有能力把科學遊戲裡的原理說清楚講明白後,她會再做一次資源整合,提供學生擔任科普志工的機會。譬如103年寶桑國中就舉辦了100個關卡的科學闖關遊戲,邀請對象是學區裡的國小小朋友,於是國中、國小學生聚在一起玩得不亦樂乎。

這股風氣持續發展下來,到了106年,於台東大學統籌舉辦的全縣科普活動中,高中、國中、國小學生紛紛投入,場面盛大感人,而300多位志工當中就有半數是來自寶桑國中,在場的家長則不斷地詢問,何時再辦個類似的活動。

 

大塊假我以文章

 

當學生們具備了輔導的能力後,楊老師又再一次的籌畫,目標是帶領學生進入科學研究領域。可是要研究什麼呢?她說:「其實生活周遭處處都是可研究的題目。」譬如學生在夜市裡見到蝶豆花飲料,如果加入檸檬或牛奶會變色,為什麼呢?好奇心促使學生把材料買回來做實驗。

原來是:檸檬、牛奶都是鹼性,加在蝶豆花水中,使其PH酸鹼值達10以上後,蝶豆花就被漂白了;但是若PH值為1時,蝶豆花則是呈紅色。再查文獻知道,這種花富含花青素,而花青素遇鹼會呈藍色,在中性中則呈紫色,遇酸就變紅色,於是推斷,飲料變色應與花青素有關。

只是蝶豆花是天然物,腐敗後會發臭,學生們接受了自然老師的建議,把蝶豆花裡的花青素萃取出來做成試紙,再用這種試紙測試酸鹼值。後來以此成果為題參加全縣科學展覽,竟然得獎了!

能得獎確實令人振奮,然而對楊老師來說,她更重視的是,要在玩科學過程中培養出學生的信心與能力。她期盼學生能夠找到自己的興趣,養成主動學習的習慣,甚至成為一位獨立自主也樂於幫助他人的人。

 

玩科學了解自己

 

提到台東後山,容易給人環境開發較落後,生活較單純的印象,甚至某些弱勢家庭的孩子,家中經濟還需依賴政府補助,對於未來的信心較為不足。可是在玩了科學以後,他們的信心建立了,體會到「學習」就是那道打開光明前程之門的鑰匙,透過學習也可以讓自己有獨立的能力,可以幫助家人改善家境,行有餘力甚至可以幫助他人。

在玩科學的過程中,還可以探索自我的潛能。譬如籌備活動時,有人會負責行政,有人負責寫稿,有人幫忙做實驗,於是,每個人都會找到自己原來擁有某些擅長的能力,建立了自信。辦活動也會讓他們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而每個人際間的交流都會激發學生的內省,讓他們找到典範,找到自己的目標。  

參展時,他們會認真觀察大人在做什麼,聆聽別的孩子在說什麼,這些訊息都是一種學習的動力,也是一個目標。在完成科學實驗後,有些孩子決定念自然組,有些則選擇念社會組,選擇後者的人是因為知道自己對探討科學知識不感興趣。他們對自我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也確立了自己的志向。

 

由科學志工擴展成各種志工

 

態度,是楊老師尤其重視的人格特質。她說:「在科普團隊裡,需要學習的不僅是科學技巧,還要培養服務的態度。」她認為只要有意願,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學習,所以對於志工的要求,不講能力只講意願。她把全部的工作都交給志工,並且吩咐若有問題先找志工,志工解決不了再問老師。而在分派活動任務時,核心志工都知道誰可以做什麼,這就是一種領導能力的養成。

為協助學生適性學習,楊老師也很重視興趣。她對學生承諾,你的興趣在哪裡,就成立哪一種團隊。也因此她向教育部申請的暑期志工團隊高達12個,從科學志工團隊起始,慢慢發展出舞蹈的、美術的、帶小朋友踢足球的各式各樣志工團隊。

科學容易讓我們陷入定義、邏輯、原理原則、推論…等中規中矩的樣板思考,然而楊老師玩科學的最大目標,是要讓學生學習思考歷程,培養他們的思考能力。

玩科學在她的構思與整合下,彷彿一雙充滿愛心的大手,慢慢引領著學生自我探究,學習獨立,迎向未來,也讓我們看到科學中鮮少受人注意的柔軟面,更見證到青少年們在玩科學中所發展出來的成長和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