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貓森林裡的台灣石虎

 
2018/04/12 余建勳 | 林務局新竹林區管理處技正     3,452

雨中奇遇 石虎來相伴

 

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知名作品〈龍貓〉的劇情中,有幕場景令人印象深刻:大雨滂沱的公車站牌邊,姐妹倆撐著傘等待爸爸回家,忽然身旁出現了大龍貓的身影。在這一刻,相信每位螢幕前的觀眾都能感受到劇中人那種既驚又喜的心情。

畢竟龍貓不是現實生活中的生物,不過龍貓故事所表現的正是日本山村常見的樣貌,日本人把這樣的地方稱為「里山」(Satoyama)。在台灣,我們擁有類似里山的生態環境,而且我們的里山也有一種神祕的貓科動物,就像龍貓般地神出鬼沒。

 

話說2014年一個夏日的午後,一群來自新竹的大學生騎著機車出遊,行經苗栗西湖地區時,突來的午後雷陣雨讓他們不得不停車,躲進路旁的公車候車亭避雨。突然,外頭傳來一陣小貓般的喵喵聲,由遠至近逐漸朗聲,眾人往外一瞧,發現公車亭後方的排水溝裡竟然漂來3隻幼貓,大伙急忙把牠們救起,並商量帶回家飼養。

 

這時一位在地的老伯看見了,就跟他們說:「少年ㄟ,這不是貓哦!是石虎!不能隨便養!」聽到是石虎,學生們大吃一驚:「怎麼可能!石虎不是稀有動物嗎,怎麼隨便在路邊就可以撿到?」經過通報苗栗縣政府並送往獸醫處理後,終於確定這3隻小貓是貨真價實的台灣石虎。

 

最近幾年,石虎保育的議題炒得火熱,一般大眾多少對石虎的名字有些印象,也知道牠是瀕臨滅絕的保育類生物,但了解牠棲息環境的人恐怕不多。許多人以為這種稀有神祕的動物一定住在深山密林裡,其實不然,台灣石虎棲息的環境並不在深山,反而是在海拔1,500公尺以下的淺山地帶。這樣的低海拔環境自然也是人類開發利用頻繁的區域,因此台灣石虎其實是人類的鄰居,只是牠一直默默低調地生活著,知道並認識牠的人自是不多。

 

族群瀕危 全台僅存500

 

「台灣石虎」雖然名字裡有個「虎」,其實牠的身型嬌小像一般家貓,而非像老虎般的巨大,因此山區的居民稱牠為「山貓」!山貓既然大小似家貓,難免會讓人難以分辨,其實只要看牠們身上的花紋便可分曉。石虎又名豹貓,意即牠的花紋就像豹一樣是斑點狀的,家貓的花紋則以條紋狀居多。此外,石虎的兩耳後側呈黑色底,上面有白色的斑塊,這是牠最重要的特徵。

 

根據日治時期留下的文獻記載,石虎曾是普遍存在於台灣低海拔的動物。然而自從國民政府來台以後,就少有人知道台灣石虎的存在,就連學術界對石虎的生態也所知甚少。一直到民國83年「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成立,啟動全台生物大普查之後,研究人員才驚覺與石虎相關的紀錄非常稀少,完全不像日本人所說的普遍分布全台。

2005年在林務局新竹林區管理處的支持下,屏東科技大學研究員陳美汀開始在新竹、苗栗地區進行深入的調查,結果發現苗栗地區可能是現有台灣石虎最主要的棲息地。然而擁有相似生態環境的新竹地區,卻怎麼也找不著石虎的蹤跡。

 

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隨後也投入石虎的研究,他們發現:石虎在南投縣及台中市的部分地區仍有棲息的跡象,不過數量明顯不及苗栗地區。綜合這十幾年來的研究成果,學者們估計全台石虎恐怕只剩大約500隻,這是一個相當危急的族群數量!究竟石虎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原本普遍分布的動物如今卻瀕臨滅絕?

 

不當開發 石虎生存艱辛

 

石虎棲息的環境大多位於海拔1,500公尺以下的淺山地帶,這註定了牠與人類的衝突勢不可免。放眼全台的淺山區域,尤其是西部地區,都不可避免地遭到大面積的開發破壞,對於原本生存於此的野生動物,每進行一件開發案,就減少一片棲地。以目前石虎數量最多的苗栗地區來說,近十年來大大小小的開發案不斷,讓石虎的處境逐漸惡化。

 

在棲地開發的項目中,道路的開闢尤其引人關注!道路會造成石虎與其他野生動物族群的阻隔,而冒險嘗試穿越馬路的個體,常常落得橫屍街頭的下場。光是近5年來,死於全台道路上的石虎亡魂就超過50隻。這還是有通報的案數,實際的石虎路死個體恐怕還在這數字的兩倍以上。對於一個族群只剩500隻的生物來說,道路真的是殺傷力強大的建置。

 

令人擔憂的還有近年來在淺山地區刮起的農舍風!近年來這樣的農舍案就像雨後春筍般不斷冒出,大塊大塊地吞噬掉所剩不多的石虎棲地。而除了農舍開發外,露營的熱潮也帶來同樣的效應。許多原本是森林的區域,為了滿足露營的需求,業者便把林木砍除,換上平坦的草地,令石虎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

 

人為的獵捕

 

研究人員從訪談紀錄中另外發現:過去淺山地區獵捕石虎相當普遍!在那物資缺乏的早期年代,山區居民多有獵捕野生動物食用的習俗,而石虎也是獵物之一。除了獵捕食用的目的外,石虎常被捕捉或殺害的另一原因就是偷吃了居民的家禽!民眾家中只要有雞鴨鵝無故消失,都會認定是被石虎吃掉的,解決之道當然是要除掉石虎為快。這樣的人虎恩怨由來已久,至今仍是石虎保育工作上最令人頭痛的結。

隨著社會的進步與法令的制定,目前特意獵捕石虎食用的情形已經收斂,但卻有另一種捕獵目的方興未艾,那就是寵物市場的需求。石虎美麗的身影自然引起有些人豢養的欲望,雖然法律上禁止飼養保育類野生動物,但私底下偷抓偷養,甚至自行繁殖販賣的情況,可能遠遠超過我們的認知。

 

農業用藥與野生動物疾病

 

農業用藥對生態的影響一直是社會大眾關注的面向,農藥除了會造成生物體的急性中毒外,還可能因為食物鏈的毒性累積,間接影響到高階獵食者的生存,例如著名的老鷹與紅豆田的案例。農人施用農藥是要避免麻雀、野鼠來取食穀物,結果中毒虛弱的鳥及野鼠反而成了老鷹容易捕食的對象,進而連帶造成老鷹的大量死亡。這種「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生態悲歌,很可能也發生在高階獵食者石虎的身上!

 

從日治時期的全台普遍分布到現今只剩500隻,這段期間剛好是台灣農地開始大量使用農藥化肥的時期。特別是在民國50~60年代廣泛使用的強效農藥DDT,早已證實對環境生態有嚴重的影響,也許就是在這樣的用藥過程中,造成了石虎的大量死亡。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在近年的研究中也逐漸留意到農業用藥的生態衝擊,並於2015年宣布停止已執行了長達半個世紀的全國滅鼠週政策,此外也逐漸限制或禁用對生態有嚴重影響的農藥種類。

 

除了農業用藥外,野生動物疾病的隱憂也逐年受到重視。在歷史上就曾發生因為外來疾病意外地進入生態系中,造成北美黑足雪貂的快速滅絕。

 

林務局針對這項議題也於2011年召開過「野生動物保育醫學國際研討會」,新竹林區管理處則委託屏東科技大學團隊針對苗栗地區進行石虎的保育醫學研究,研究成果顯示:石虎曾經感染犬瘟熱的比率高達77.8%,而且越接近人口稠密區的感染率越高。這意謂著這種貓狗身上常見的疾病,可能因為人類的活動及流浪貓狗的問題,讓這些高風險的病原進入生態系中,進而無意中造成野生動物的死亡,過去曾經繁盛的石虎是否因此而減少呢?

 

2013年國內爆發鼬獾狂犬病疫情,原本認為已在台灣消失的狂犬病又重出江湖,震驚了整個社會。在接下來的研究調查中發現:這是一種存在於鼬獾族群中已久的狂犬病毒,目前發現狂犬病毒的疫區,鼬獾的族群數量都明顯較非疫區來得少,推測這個狂犬病毒對於鼬獾或其他哺乳動物的生存恐會造成影響。而石虎最多的苗栗地區很幸運地並非疫區,但是也有石虎分布的台中及南投地區則是在疫區內,研究人員尚無法確定狂犬病毒是否會對石虎造成影響,仍靜待進行中的監測工作給予解答。

 

保育工作的推展

 

因意識到石虎的生存危機,這幾年來林務局大量投入研究資源,同時積極對外宣導石虎的生態知識,讓社會大眾能更加了解這種神祕的動物。另一方面,自2015年起也逐步規劃設置適合石虎棲息的保護區,期能讓石虎有個可以安身立命的天然環境。

位於南投集集的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在推動石虎保育上也不遺餘力,研究人員抽絲剝繭地讓石虎的生態祕密逐一地展現出來。除了研究外,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也投入石虎的解說教育工作,還製作了一套名為「阿虎」的石虎人型偶裝。每當有宣導活動時,阿虎便會出場擔任石虎保育大使,每每成功地吸引了群眾的目光,達到良好的宣導效果。2013年該中心拍攝的石虎紀錄片〈大地的孩子─小石虎返家之路〉,更獲得休士頓影展最高榮譽白金獎的肯定,讓國際都能見到台灣在石虎保育上的努力。

 

除了公部門積極投入石虎的保育工作外,這幾年也有許多民間的力量加進來,一起關心這種瀕臨滅絕的可愛生物。像是2014年4月在環保署召開的台13線三義外環道路環境影響審查的大會上,許多公民團體到場關心並且表達不滿,在場外更聚集了來自全台各地關心石虎的民眾,高舉看板反對不當開發影響石虎的生存。

 

同一年,一個名為自然與生物創作分享討論區的臉書社團,發起並規劃了一個「石虎森林特展」。這個特展收集了許多愛好自然的藝術家創作,透過展覽的方式,讓大眾更容易認識淺山的生態環境,以及生活在其中的石虎等野生動物的處境。這個特展陸續移到北中南不同的地點舉辦,對石虎保育的宣導發揮了相當大的功效。

 

這塊土地上的龍貓

 

看過〈龍貓〉的人想必都會被龍貓那可愛的外型深深打動,也會對故事中的山村美景非常嚮往。筆者就有一個朋友非常迷戀龍貓的故事,一心想在台灣找尋像龍貓場景般的美麗淨土。近幾年他在苗栗地區活動,發現這裡的淺山環境就像是他朝思暮想的龍貓森林,於是他買下了一塊山田,帶著老婆及兩個年幼的女兒開始逐步地實現他的龍貓夢。

 

有天他發現這塊田裡竟然有石虎出沒,為此他興奮不已。他告訴筆者說:雖然龍貓是虛構的生物,但這樣的淺山美景是真實的,而優遊在這片山林裡的石虎就是台灣人的龍貓!牠需要我們的關心、需要我們的愛護,讓我們齊心為石虎保育而努力吧!天祐石虎.永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