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堯煇的成功秘訣 -- 專注與正面思考

 
2018/07/17 張志玲 | 特約文字編輯
林茂榮 | 攝影     462
 

國立中興大學生物科技學研究所徐堯煇教授,從事植物病毒學及相關領域的研究三十多年,他持續以「竹嵌紋病毒」為主題,不僅在病毒與植物交互作用上迭有發現,也在病毒載體構築與應用上建立了獨一的平台。

 

幾年前他與中央研究院學者和美國維吉尼亞大學艾吉曼教授等人,利用「竹嵌紋病毒」建構「絲狀病毒模型」,他們發現絲狀病毒鞘蛋白次單元為左旋排列,每一圈約有9個蛋白次單元纏繞,結構頗為疏鬆。此一發現推翻了75年來科學界普遍認為絲狀病毒為右旋排列的認知,因此過去的眾多研究成果都需要重新檢視,也令未來在製備疫苗、進行基因治療研究或應用於奈米科技時,可以更精凖的進行基因工程設計,台灣本土性的竹嵌紋病毒研究因之再度揚名國際。

 

關鍵是專注

 

竹嵌紋病毒並非熱門的研究題目,為何要獨衷於它呢?徐老師表示,專研哪一種主題不是重點,重要的是需得專注,專注於自己的興趣並從中挖掘其特殊性,專注就有機會創新,使全世界相關領域的人注意到你的研究。

 

在他的學習生涯中,從大學、研究所,到中研院當助理,再到美國中西部內布拉斯加大學(The University of Nebraska)攻讀博士學位等各個階段,所接觸的無不與植物病毒學有關。他的岳父林維治先生是國際知名的竹類分類專家,妻子林納生博士(中研院植物暨微生物學研究所特聘研究員)從碩士班畢業後即投入竹類病毒學研究,家學淵源,使他樂於悠遊其中,再加上竹嵌紋病毒是目前已發現感染竹類最重要的病毒,因此當他獲悉臺灣綠竹與麻竹遭受到嚴重的病毒感染,卻無有效的方法來防治時,便決定從事此病毒的研究,除要協助育成健康的竹苗外,也希望藉以建立病毒的檢測方法和病毒的基礎研究。

 

從小就對植物有興趣

 

徐老師個性豁達,與世無爭,此特質與其成長背景有關。他出生在新竹縣新豐鄉,那裡的農田栽種著水稻、蔬菜、花生、西瓜等作物;又因為靠近海邊,所以常有機會與漁民一起捕魚;而家中的農田與果園,也讓他常隨父親耕田種稻、栽培花卉、照顧果樹。如此多采多姿的童年,萌發了他對植物與農業的濃厚興趣。

 

父親是醫生,所以從小就看到生老病死的人生,也因此養成他豁達的人生觀。父親與鄉親間的醫病關係,那種依賴關懷的情誼深深烙印在他內心深處。而他自己個性也有一個特質,就是常會把身邊的人、事、物拿來做為自我反省、自我砥礪的明鏡。

 

誠心協助 化解隔閡

 

徐老師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大學留學,那裡是美國玉米、小麥的主要產區。初接觸那一望無際的遼闊農地,和大型農機具大規模採收玉米、小麥的盛況時,讓他的心靈受到極大的震撼,除深切體會環境對糧食生產的重要外,並開始思索台灣農業的未來。雖然說美國科技很發達但並非所有作物都有生產,如香蕉類的熱帶水果就是透過國際公司操作,再以技術輸出方式在不同國家生產。於是他想到,如果台灣能深耕農業科技,如品種改良,並同步發展農產企業,或許就能大幅提升國際競爭力了。

 

另一個經驗也值得一提。當年徐老師赴美留學是獲得系上獎學金的,雖然這是憑其成績所得的,惟因名額有限,所以無緣得獎的同學對他常有誹言議論。但他並沒有因這些流言而生氣,反而常自我反思:我在美國沒有繳稅,卻拿納稅人的錢念書,美國公民有話要說是很正常的事。因此當那些議論者有實驗上的事需要協助,或放聖誕節長假系上好幾棟溫室植物需要人照顧時,他都義不容辭的挺身而出,就這樣付出逐漸化解了同學間的隔閡與不滿情緒。

 

謙虛誠懇 大師風範

 

 美國留學的日子是他最快樂的時光,因為指導教授--布雷克先生對待學生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徐老師常感念的說:「當時去美國的台灣留學生大都是由留學生社團接機,但我卻是由指導教授親自來接機,還安排住宿。」「布雷克不曾對學生大聲說話,也不曾責難學生。」「在布雷克的帶領下,實驗室的人都能相處融洽,學習環境非常輕鬆愉快。」而且學生生日時桌上總會發現一份禮物,有時徐老師的桌上也會出現一個茶包,這些都是布雷克的愛心,溫暖了每一個學生。學生們都暱稱布雷克為老爹,老爹的態度一直是謙虛誠懇,具大師風範,其實他的學術地位也很高,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也是鼎鼎有名的植物病毒學家,發明了很多關鍵技術,對植物病毒學研究有很大的貢獻。   

 

在學生選擇論文主題時,布雷克會鼓勵學生自己去尋找,他只告訴學生資源的所在,那裏可以查資料,或可以找誰談談請教等。一般而言,台灣學生比較缺乏創造力,故當學生天馬行空的想像無法經由實驗驗證時,布雷克只鼓勵他們再作嘗試。

 

徐老師完成的第一個實驗是把鮮紅色的黃金溶液做成檢測試劑。當他第一次寫報告時,布雷克一步步的耐心指導,一篇論文總計來回修正了兩、三個月才完成,到最後布雷克還叮囑不要把自己的名字放上去,理由是:他的實驗室沒有做過這些題材,這是學生的原創與獨立完成的實驗,所以他不能掛名。這些身教言教全都成為徐老師日後教學與作研究的榜樣。

 

語言準備與資訊能力

 

受到布雷克影響,徐老師對學生總會多一份關懷。可是現在的學生好像都很迷茫,他常問學生:「畢業後有何打算?」有些人回答說要出國旅行後再做考慮,這個答案讓他感到驚訝,學生出國旅行的目的又是什麼呢?徐老師舉例說他認識一位念財經的德國大學生,因為想了解東方及中國經濟的崛起,故打算利用一個月的假期到台灣大學旁聽。徐老師認為,一個仍在就讀的德國大學生就有能力規劃自己的學習,這是值得我國學生學習的。

 

現在教育部或有些企業都有獎學金提供準備出國留學的學生,可惜很多學生卻因為托福成績不理想而失去機會。或許有人認為出國後在當地學習語言不是更方便嗎,但他們卻忽略了時間的重要:通常獎學金所提供的數額是有限的,能在愈短的時間內學到愈多的知識才會不虛此行。因此他建議打算留學的人,須先把語言與資訊能力準備好。

 

正面思考 改變自己

 

在徐老師心目中,父親照顧鄉親鄰里的慈愛,師長們謙虛誠懇的大師風範都是他的榜樣。正面思考時,眼中看到的全是別人的優點,讓他能夠生活在祥和寧靜的氛圍中善盡自己的本分。而在待人處世上,他不要求改變他人,卻用自我反省來改變自己,所以常能化解問題,獲得友誼。

 

早年,他預先規劃了留學與家庭的先後次序,並與同校留學的妻子取得共識,待學成歸國工作穩定後再生小孩,以便能專注於學業。又因為認真觀察周遭的人、事、物,並掌握時機,而達到「全世界相關領域的人都能認識自己」的人生目標。也就是說,專注、謙虛、誠懇、正面思考、熱愛生命、關懷自然的態度,是他成為國際知名科學家的秘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