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太空科技與全球治理(一):導言
:::
太空科技與全球治理(一):導言
國家礙於經費、科技人才與基礎設施等總和能力的限制,加上國內民意與地緣政治的難以預期,不論想自主發展或是純粹使用太空科技,幾乎免不了與國際太空政治有所互動。為了避免衝突,各國早在太空時代開展之初便對發展利用太空形成三大基本共識,即保障人類安全、維護世界和平以及永續發展。據此,國際間慣用「全球治理」的模式來解決國際太空政治中的挑戰與難題。具體而言,即依靠科技與專業,經由國際合作來決定各項太空議題的治理論述與聚焦項目。續而建立不同類型的太空資源開發與利用國際規範與監督機制,保障安全、維護和平及拉近各國之間太空能力的落差,滿足人類現時需要以及追求未來福祉。
 
 
 

當各國軍事或科研用途火箭與人造衛星一旦升空入軌,及其衛星科技擴大應用在通訊、觀測與定位導航功能時,就會引發飛越他國上空的主權問題及引起他國在國防與安全方面的反應或者反制。所以愈來愈多的國家在透過發展或依賴太空科技能力而來維護國防、保障人民資財安全的同時,各國間也更加容易在國際太空政治的場域中,產生不同程度的互動。因此,國際間即將全球太空政治議題定位在三大範疇,即軍事安全、國際和平與人類長久福祉。各國在國際太空政治場域的互動,又獨鍾國際合作模式來發展與利用太空資源,因而建立起國際規範與有效監督機制的「全球治理」模式。

 

回顧冷戰時代美、蘇兩強皆認為靠太空科技而研發出來的洲際飛彈與多功能的衛星技術有「不戰即屈人之兵」的戰略效益,間接脅迫對手自行放棄武力反擊。結果卻吸引連沒有太空能力的國家,也躍躍欲試的參與國際太空軍備競賽。各國人民一則因愛國情操驅使,對國家有能力發展太空科技先進武器感到驕傲,一方面卻難忘兩次大戰中的傷亡損失慘重、以及廣島與長崎駭人原爆經驗的陰影,對於能夠極大化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殺傷效果的太空先進科技戒慎恐懼。同理,兩強即便不斷發展太空先進技術與相關武器,也同時慎防擦槍走火,以免重啟國際戰爭,讓難得的國際和平,因誤判情勢而重開戰火。國際太空事務的治理也就在矛盾詭譎的國際冷戰氛圍下、及太空強國與盟友繼續發展其優勢的太空科技武力,又同時在諸如聯合國(United Nations)等國際外交場域,提出許多精心算計的國際和平限武倡議,一面用來削減對手陣營某項太空軍事力量的個別優勢,以設計足以保障自己繼續發展某些太空軍事能力的特別條款,求其達一石兩鳥之效。

 

首先,就算各國總要提出經過精心琢磨過的不同國際倡議的版本,最終還是達成一些共識論點,即各國均應理性自制,一起制訂出全球各國都願意遵守的國際規範,避免太空在一夕間又成了新世界大戰的疆場。這些攸關軍事安全的太空遊戲規則,在各國同意以保障人類安全與追求世界和平的正面目標下,分別在不同的時期,透過聯合國及「國際裁軍會議」(Conference on Disarmament)對「太空非核化」、「太空非軍事化」及「遏止太空軍備競賽」等議題,試圖協商出有效的國際協議,來禁止太空中的核試爆、提倡禁止置放所謂的「太空武器」,乃至歐洲聯盟近年積極推動的,以廣義的太空安全概念來永續開發利用太空的「國際太空活動行為準則」(ICoC),希望藉著這些倡議來規範各國從未中斷的太空軍事力量較勁。

 

其後,國際間也很快達成共識,以建立各種連太空強國都應恪遵公允的國際規範和立場超然的國際監督機制,以保障各國公平、公正及合理開發利用太空的權利與義務。1967年各國簽署了首項國際太空公約(Outer Space Treaty)為國際太空法律訂下法源基礎。以及(1)為維護執行各類太空任務的飛航載具與人員的安全,簽署應該共同維持飛航載具所需遠距通訊功能不因惡意或過失干擾而中斷,互助預防太空載具在軌道對撞。(2)為一旦發生太空災難事件,如發射失事波及他國、繞行軌道太空載具對撞,各國簽署了「事故求責公約」規範有關權責歸屬和損害賠償的問題。(3)因太空載具、太空人與國家安全密切相關,各國恐因此不願與他國分享執行任務、參與人員、技術參數等機密資訊,導致延誤太空災難事件中受困太空人與資產的援救時機,甚至殃及他國在太空中或地表的其他人員與資產,為此也訂定「太空救援公約」。

1967年「國際太空公約」開放各國簽署歷史照片。(圖片來源:聯合國太空事務辦公室)
▲1967年「國際太空公約」開放各國簽署歷史照片。(圖片來源:聯合國太空事務辦公室)

 
再者,太空國家與多數不具太空能力的國家在開發利用太空資產的能力上,從起跑點上就有嚴重落差,且這個能力落差只會日形增加,造成太空國家最後只靠科技能力就能掌控與壟斷整個太空資源公共財的開發與利用。為此,具國際意識的太空國家與多數弱勢國家常聯手在聯合國及附屬機構的國際場域,倡議希望經由國際合作,在世界不同地區設立輔佐各國啟動或提升太空能力的教育訓練機制。而有以「聯合國太空事務委員會」(UNCOPUOS)為平台,召開「聯合國和平開發利用太空會議」(UNISPACE)推動由太空國家提供必要人員、技術與設施,來協助各地區開發中國家建構發展及應用太空科技的能力,培養其下一代瞭解與使用太空科技的能力。
「聯合國太空事務委員會」(UNCOPUOS)建築物外觀。(圖片來源:聯合國太空事務辦公室)
▲「聯合國太空事務委員會」(UNCOPUOS)建築物外觀。(圖片來源:聯合國太空事務辦公室)

 
綜言之,國際間從太空時代之初,即以國際裁軍會議、聯合國安全事務委員會等國際機制來協商有關各國太空軍事能力與相關武器的控管規範及監督機制。聯合國部分則是以「和平用途」的太空資源開發與利用作為其負責分工治理全球太空事務的範疇,設置了聯合國太空事務委員會,制訂五大太空公約來規範與監督各國有關所謂「和平使用」太空的活動。同樣在聯合國架構下,許多與太空科技發展與應用相關的附屬機構,如國際電信聯盟、國際氣象組織、國際民航組織、國際海事組織、國際農糧組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智財權組織及其後陸續增設的各類國際規範與機構,則按照其專司任務的屬性加入全球太空事務治理的體系。逾半個世紀以來,這些機構與規範已建構起一個以保障人類安全、維護世界和平永續發展等三大努力方向的「全球治理」體系,以專業技術本位與國際合作模式來因應、規範與監督國際太空政治場域中各項挑戰與難題。

 

(本文由科技部「新媒體科普傳播實作計畫」執行團隊撰稿)

責任編輯:張志立/國家太空中心    傅麗玉/國立清華大學

審校:品保組型管小組/國家太空中心

 
 
延伸閱讀:
Xavier L.W. LIAO (2016) The Regime Complex of Global Space Governance – The International Politics of the 21st Century, Gent: Department of Political Science, Gent University.
標籤 標籤:
太空政策(13)太空政治(24)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