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從演化觀點看男女有別與男歡女愛
:::

從演化觀點看男女有別與男歡女愛

 
 
達爾文的天擇說(natural selection)已清楚解釋地球為何有這麼多樣生物類群之演化機制,但是他曾困惑過生物的雌雄兩性在生殖上表現的差異,尤其是雄性美麗的廢物,因其身上突顯配件,如雄孔雀的長尾巴或公鹿頭上的巨大鹿角等等,對生存是無益的。達爾文提出另一類選擇–性擇(sexual selection)來解釋這類生殖的演化現象。性擇就是專指雄性和雌性個體用以增加選擇配偶能力的適應變化,達到生命的意義在創造繼起的生命。對於雄性而言,當是增加牠的交配競爭力;而雌性則是增加自己得以選擇最佳雄性的選擇權。適存性(fitness) 是以生物體可以產生具有繁殖力後代的能力來度量演化成功與否。雌性選擇(female choice)與雄性求愛儀式(courtship displays)是兩性交配前的一種儀式行為。這些行為幫助雌、雄雙方肯定彼此而使交配得以成功,尤其雌性選擇常是生殖演化的主導力量。達爾文就說過這麼一句話:有時候,美貌勝過驍勇善戰,清清楚楚地告訴大家生殖演化動力乃在於–性。這個多樣性的生物世界需要性,當然包括人類在內,沒有性自然界許許多多璀璨與美麗的生命就無法生存,也無演化一途。所謂男女有別與男歡女愛深具著性擇的演化內涵,追男,追女,追追追,每一種生物都靠性在努力地增加本身的族群數量。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