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的人類物種化石
:::
新的人類物種化石
二○○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出刊的《自然》,以「發現新的人類化石」作為封面故事。這個新的人類化石在印尼爪哇島東方五百公里處的弗洛瑞斯島(Flores)出土。
 
 
 
二○○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出刊的《自然》,以「發現新的人類化石」作為封面故事,這本來就是一則聳動的新聞。但是一般媒體的編輯缺乏相關知識,只好從流行文化找靈感,結果造成以訛傳訛的現象,例如有的媒體宣稱「哈比人真的存在」,有的媒體報導「科學家發現了矮黑人」。事實呢?

事實一:這一期《自然》的封面故事,包括兩篇科學簡報,以及一篇專家評論,主題是新發現的人類化石。

事實二:這一個新的人類化石在印尼爪哇島東方五百公里處的弗洛瑞斯島(Flores)出土。出土遺址是個石灰岩洞,由印尼與澳洲考古家組成的團隊發掘。

事實三:古人類學家認為這個新的人類化石代表一個學界從來不知道的人類物種,他們的形態特徵與智人有別,就是身材矮小(身高106公分)、腦容量小(估計380立方公分,與黑猩猩、南猿一樣大)、頭骨有明顯的直立人特徵。因此,科學家把這個物種命名為「人屬弗洛瑞斯(物)種」,簡稱弗洛瑞斯人(或稱弗洛勒斯人)。

由以上的事實,我們就可以判斷,弗洛瑞斯人絕對不是「哈比人」。因為「哈比人」是小說(與電影)《魔戒》裡的人物,是文學創作者想像出來的「人」,硬附會到這個新發現的化石身上,犯了分不清想像與現實的謬誤。而主張弗洛瑞斯人是「矮黑人」,也犯了類似的謬誤。所謂的矮黑人,源自臺灣幾個原住民的口頭傳說(例如賽夏族、排灣族),那些傳說與歷史的關係,本來就是待考證的假說。要是我們連傳說中的矮黑人都沒有搞清楚,憑什麼說新發現的化石就是矮黑人呢?

但是,弗洛瑞斯人的確令古人類學界驚訝,令學者很難做適當的評論,因為這個新化石與古人類學界公認的待解問題都沒有關係,反而創造了過去根本沒有想到的問題。以下我們分兩方面討論弗洛瑞斯人帶來的問題。

年代

現在世上只有一個人類物種,就是「人屬智慧(物)種」,簡稱智人。儘管我們憑感官經驗把世上的人分為三個「人種」:白人、黑人、黃人,可是這三個「人種」都屬於智人。(按,「人種」沒有嚴格的生物學定義。)

其實,自從六百萬年前人類始祖出現後,世上一直有一個以上的人類物種生存。例如大家耳熟能詳的「南方猿人」(簡稱「南猿」),就有好幾個物種,同時生活在東非與南非。即使兩百五十萬年前「人屬」物種出現了(如「巧人」),南猿仍繼續生存到一百萬年前才滅絕。

我們現在知道,智人的祖先大概二十萬年前在非洲出現,當時世上已有尼安德塔人。十五萬年前的「人屬前輩種」已呈現現代智人的特色,與尼安德塔人截然有別。十萬年前,現代智人的祖先甚至與尼安德塔人在同一地區生活過(今日的以色列)。四萬年前,現代智人進入歐洲,尼安德塔人還生活在那裡。可是,到了三萬五千年前,尼安德塔人消失了。他們怎麼消失的,仍然是古人類學家熱烈辯論的題目。

總之,學者相信智人在三萬五千年前成為世上唯一的人。我們知道六十萬到四十萬年前,華北有北京人(一種直立人)。至於爪哇,直立人到達的時間更早。但是,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現代智人進入南亞、東南亞、澳洲、以及遠東時,遭遇過直立人的後裔。學界普遍接受的假說是,直立人雖然很早就走出非洲,散布到歐亞大陸各地,最後還是滅絕了。至於他們為什麼滅絕,怎麼滅絕,並沒什麼深入的討論,主因是沒有足夠的證據。

在這個脈絡中,弗洛瑞斯人是個教人驚訝的發現。學者以三種不同的地質定年法測定化石出土地層的年代,結果是一萬八千年前,上限是一萬四千年前,下限是三萬五千年前。換言之,現代智人到達東南亞的時候,弗洛瑞斯人還活著!智人見過他們嗎?他們的滅絕與智人有關嗎?這些問題立即浮上了古人類學者的心頭。

腦子與石器

但是,弗洛瑞斯人展現了一種學界從來沒有想像過的人類演化潛力,更令人驚訝。他們的身材、腦子似乎都成比例地縮小了。估計他們的腦子重(433公克)只有愛因斯坦的三分之一,而愛因斯坦(1290公克)在現代人中,腦量還未達平均數呢。

我們現代智人,平均身材最矮小的大概是生活在非洲中部雨林中的匹格米人(Pygmies,或譯作俾格米人),男性平均身高不滿一米五。可是他們的腦子並沒有縮小,仍然在智人的範圍內。弗洛瑞斯人比匹格米人還矮,腦子小得更多。

那麼弗洛瑞斯人的行為能力有沒有隨之縮減呢?他們遺留的石器與北京人製作的沒有什麼差別,而北京人的腦量平均達一千立方公分。也就是說,他們的腦量大幅縮小,可是行為能力卻沒有太大變化。這對教科書一再強調的等式「腦量等於智力等於石器製作技術」,是個明顯的反例。

澳洲、印尼的學者認為,弗洛瑞斯人在島上遭受的天擇壓力,與島上的劍尺象一樣,因此他們採用了同一種因應方式:把身體縮小。他們所說的天擇壓力,就是島上的食物資源稀薄。

大洋中的海島往往生物相非常奇特,主要是因為島上的生物不像陸地上那麼「齊備」,因而物種祖先遭到的演化制衡,在海島上根本不存在。物種從先前的天擇壓力下解放出來後,會針對島上特有條件演化出適應模式。摩里西斯島上的多多鳥,紐西蘭的恐鳥都證明,要是可能的話,鳥兒寧願生活在地面上,也不願翱翔天際。世上最大的科摩多蜥蜴,弗洛瑞斯島也有(事實上科摩多島就在弗洛瑞斯島旁邊)。

總之,弗洛瑞斯島上,動物體型變化的例子不算少。而象的體型縮小了,變得像牛那麼大,的確是個有利的證據,支持「弗洛瑞斯人面對同一種天擇壓力採用了同一種適應模式」的推論。至於他們的祖先,當然是直立人,因為考古遺址中最古老的文化層是九萬年前的遺留。而智人直到更新世結束後才出現在島上。

可是,弗洛瑞斯洞穴遺址裡還出現了劍尺象的骨骼。象不可能穴居,那表示弗洛瑞斯人可能會集體獵象。換言之,弗洛瑞斯人腦子變小後,智力似乎不退反進。這完全違反直覺!因此有些學者從另一個方向解釋他們的來歷:弗洛瑞斯人也許是智人退化的結果,而不是直立人的後裔。

弗洛瑞斯人究竟是誰的後裔?他們是在弗洛瑞斯島演化的嗎?還是從別的地方遷徙過去?別的地方也可能發現弗洛瑞斯人化石嗎?他們怎麼滅絕的?

現在看來,對於這個新發現,沒有一種解釋不會引發爭論。我們只能等待更多的證據出土。只有一個結論,沒有人會反對:人類演化的故事比想像得複雜。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