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境與廢棄物(五):世足戰「紗」場 臺灣把廢塑膠變成綠金
:::

環境與廢棄物(五):世足戰「紗」場 臺灣把廢塑膠變成綠金

利用回收的寶特瓶,可製成一件上千元價值的環保球衣,早在2010年世界盃足球賽,就讓台灣的環保衣製成實力被世界看見。2014年世足賽,相關話題再度燃起
 
 
 
新聞報導

2014世界盃足球賽於巴西舉行,來自世界各國32支球隊進行64場比賽,角逐冠軍榮耀,我們雖然沒有球隊參加,但並沒有缺席,因為多個國家球員身上穿的球衣,很可能是MADE  IN  TAIWAN,而且是用回收的塑膠容器製造的環保衣。

我國廢容器回收商目前約290家,處理業24家,包括PET、PE、PP、PVC、PS等廢塑膠容器,經過回收分類處理後產出的再生料,可廣泛應用於各種塑膠製品,如PET再生料可製成紡織品、PE再生料可製成工具箱、PP再生料可製成塑膠棧板,此外,還有假髮、拉鍊、包裝盒、不織布、聚酯布料、衣物、毛毯等。

以寶特瓶為例,8支回收寶特瓶可製成一件環保球衣,售價上千元。2010年世界盃足球賽,荷蘭、德國、韓國等九支球隊的運動球衣,就是我國回收寶特瓶製造生產,2014年世足賽亦然。

以國內最大廢PET處理廠亞東創新公司為例, 2002年廢PET年處理量為8千2百公噸,營業額約為1億2千萬元,歷經技術改進,2013年廢PET年處理量提升為1萬8千公噸,年營業額逾5億4千萬元。慈濟回收的寶特瓶所製成的毛毯,在很多災難現場發送,讓受難者感受到無比溫暖。

供應NIKE環保球衣原料的遠東新世紀化纖部協理黃全億表示,寶特瓶回收後壓成瓶磚送至工廠,工人將有顏色的瓶身,瓶蓋、標籤篩選去除之後,經過粉碎、清洗、加熱、熔融、抽絲、假撚加工之後,製成服飾用紗,這就是環保衣的原料。

環保衣重量輕,球衣兩面皆有通風區設計,這些通風區是由多達200個雷射切割的小洞所構成,使球員上半身保持涼爽舒適。

黃全億表示,這些國際知名品牌業者對品質及生產者要求很高,遠東新世紀取得GRS( Global Recycle Standard )及環保標章認證,品質及技術深獲國際肯定。

環保署資源回收管理基金管理委員會執行秘書馬念和表示,我國廢塑膠容器每年回收率約八成,約19萬至20萬公噸的廢塑膠,回收率相當穩定,經過業者轉換為再生料後價值增加,過去三年分別達到48億、43億、45億產值,廢塑膠容器變成綠金,也吸引很多國家來臺取經。

看守臺灣協會長期關心廢塑膠容器回收制度,秘書長謝和霖表示,環保署的廢塑膠容器回收再利用變成綠金,這方面的技術發展和世界各國比較,成效不錯,但臺灣很多塑膠製品為一次性使用,用完即丟,所以回收率再高,我們煉油廠的規模並未減少,因此塑膠容器從源頭減量還是比發展再生料重要。

另外,謝和霖強調,環保署目前公告應回收塑膠製品種類太少,譬如塑膠玩具、食品塑膠托盤、包裝用的複合材質塑膠袋,並未回收,形成塑膠製品回收的一大漏洞,環保署應該擴大塑膠製品回收範圍,更有效建立廢塑膠容器的回收制度。
 
新聞中的環境科學知識:

塑膠或寶特瓶回收的方式有許多種,大致可分為物理方式和化學方式二大類。物理方式指在不改變聚酯性質的條件下將聚酯回收再利用,以寶特瓶為例,先將寶特瓶碎片除濕、乾燥,再送入押出機,熔融押出成為新的回收聚酯粒。相對地,化學法主要利用化學藥劑或高溫高壓的方式,將聚酯分解成原料單體或低分子量的碳氫化合物後,再度產生重聚合反應取得新的回收聚酯產物。在重聚合反應過程中,反應溫度、化學觸媒的添加量及聚酯原料來源的純淨度都會影響重聚合的反應成果。

以化學法將塑膠回收再製成紗,回收的聚酯或寶特瓶片在化纖廠加入色母,經過結晶、乾燥、溶融、過濾後,依照一般的紡絲工程製成聚酯原絲,再經過假撚工程後就成為與一般原生產品無異的加工絲,可以用來織成新的衣物、毛毯等產品。

另根據臺灣紡織協會的研究,聚合原料的品質對聚合物的物性影響甚大,甚至會影響後續工程的進行,例如寶特瓶在回收取得原料的過程中,瓶上的汙染物、雜質未清除乾淨,將會影響瓶片的明亮度及色度,也會影響聚酯的可紡性及其纖維的色相與織物的色彩,因此對原料來源的篩選需慎重進行。而原料品質則可在回收的各階段,包含回收站分類及處理廠清洗、去標籤、分類的過程中進行控管。

此外,若將物理和化學方法進行比較,物理法的製程相對簡單,投資少,對環境的影響也較小,但缺點是熔融過程中會產生低聚合物,影響產品的品質和顏色。化學法的優點是能夠得到相對純淨的PET原料,相對地費用也較高,環境危害也較大。

責任編輯:張春炎 |  卓越新聞獎基金會
校編:曾耀寰 | 中央研究院天文所
審校:胡元輝 | 國立中正大學傳播系電訊研究所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