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吃袋鼠肉 解決全球暖化問題
:::
吃袋鼠肉 解決全球暖化問題
人類的肉食習慣,可能是解決全球暖化問題最大的障礙。人類最愛吃的肉製品來自牛、羊,而牛羊會生產大量的溫室氣體,例如甲烷、一氧化二氮,這些氣體的蓄熱能力都比二氧化碳高。
 
 
西澳大利亞的灰袋鼠。圖片來源:JarrahTree,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le:Group_of_Macropus_fuliginosus_Darling_Range_05010.JPG
▲西澳大利亞的灰袋鼠。圖片來源:JarrahTree,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le:Group_of_Macropus_fuliginosus_Darling_Range_05010.JPG
 
人類的肉食習慣,可能是解決全球暖化問題最大的障礙。人類最愛吃的肉製品來自牛、羊,而牛羊會生產大量的溫室氣體,例如甲烷、一氧化二氮,這些氣體的蓄熱能力都比二氧化碳高;甲烷是二氧化碳的25倍。

像紐西蘭這個畜牧大國,境內有3,420萬頭綿羊,970萬頭牛,140萬頭鹿,15.5萬頭山羊,排放的溫室氣體占全國總量的48%。全世界每年排放的溫室氣體,反芻動物製造的占18%。全世界所有運輸工具(海陸空)的排放總量,也沒有那麼多。

估計到了2050年,由於人口增加、收入提升,畜產需求會增加一倍。也就是說,由這些動物製造的溫室氣體會增加一倍;我們在其他方面的努力,可能根本無法抵銷。怎麼辦?有人建議大家改成素食,可是不切實際。

紐西蘭的科學家早就在研發能減少家畜排放溫室氣體的飼料。減少家畜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不完全出自環保動機,因為家畜製造甲烷也要耗費能量,占總量的8%。不如設法使家畜把這些能量節省下來製造肌肉。

素食反芻動物為什麼會製造甲烷呢?

科學家早就知道反芻動物的消化系統很複雜。牠們吃下的植物,先在瘤胃中由微生物分解,釋出氫、CO2、脂肪酸。牠們可以利用脂肪酸做為能源,但無法利用氫、CO2。瘤胃裡的甲烷菌(一種古細菌),在缺氧環境中可利用氫、CO2進行新陳代謝,副產品就是甲烷。

去年6月,紐西蘭一個研究小組完成一種甲烷菌的基因組定序。研究人員期望找出一種方法,可以消滅家畜瘤胃裡的甲烷菌,而不傷害其他的微生物,那就可以降低家畜的甲烷排放量了。而且,本來由甲烷菌利用的氫、CO2,可以由另一類微生物攝取,把它們轉化成家畜可以利用的營養。那一種微生物就是乙酸化菌,乙酸化菌的新陳代謝產物是乙酸、氫、CO2

袋鼠消化道中的微生物,以乙酸化菌為主,而不是甲烷菌,因此袋鼠排放的甲烷量不多。可是在家畜的消化道中,乙酸化菌很少。

紐西蘭的研究小組從那個甲烷菌的基因組裡,找到了一個酵素基因,那個酵素能夠破壞甲烷菌特殊的細胞壁。它可能是一個病毒留下的。本來那個病毒仗著那個酵素侵襲甲烷菌,日子久了演化出與甲烷菌共生的辦法,索性把自己的基因組插入甲烷菌基因組。研究人員製造了那個酵素,發現它的確可以殺死甲烷菌。

紐西蘭的科學家還從甲烷菌基因組裡,找到了製造一個甲烷菌表面抗原蛋白質的基因。利用那個抗原蛋白質,可以研發疫苗,使得甲烷菌再也無法寄生在家畜身體裡。

澳洲科學家則提議以袋鼠肉替代牛羊肉,因為袋鼠排放的甲烷量不多。為了降低家畜製造的溫室氣體,這是最簡單的辦法。澳洲的超級市場都供應袋鼠肉,那可是一年 2.5億澳元的生意。
 
 
2019/10/2 作者補充資訊:
然而,2015年11月,澳洲沃隆岡大學的團隊發現:袋鼠也會排放甲烷,雖然比同一體型的牛少,但是與馬差不多。參考資料:Kathryn Knight (2015) Kangaroos are not low gas producer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Biology, 218, 3345.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