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植物人有沒有意識?
:::

植物人有沒有意識?

媒體喜愛報導醫學奇蹟,那些報導往往誤導大眾,製造更多悲劇。「植物人甦醒了」的故事,就是一個例子。根據媒體的報導,甚至腦死病人也會甦醒。
 
 
 
媒體喜愛報導醫學奇蹟,那些報導往往誤導大眾,製造更多悲劇。「植物人甦醒了」的故事,就是一個例子。而根據媒體的報導,甚至腦死病人也會甦醒。例如2002年5月在英國火車意外中受傷的劉海若,媒體就一再報導,英國醫師宣布劉海若已腦死,而家屬不放棄。最後,北京來了中西醫兼通的腦科專家凌鋒,把她救了回來。

這個消息絕對是錯的。因為所謂腦死,簡言之,就是腦幹機能喪失。腦幹是生命中樞,控制自主呼吸等重要生命功能,腦幹喪失機能後,病人就無法自主呼吸。腦幹中還有許多神經核,其中大家最熟悉是12對腦神經(控制頭、顏面的運動與感覺),因此檢查腦幹的反射功能,也是診斷腦幹損傷的重要指標。例如腦死病人的瞳孔對光線沒有反應,對於顏面、頭、頸的刺激沒有痛覺反應,這類病人在人工呼吸器的協助下,還能活著,但是由於不能進行自主呼吸,只要把人工呼吸器關掉,就會死亡。

現在每個國家對於腦死的判定,都有嚴格的規定。因為只要判定病人已腦死,醫師便可以摘取器官,救助其他的病人。因此,醫師宣告腦死的病人絕不可能甦醒過來。4年前,醫護人員把劉海若從車禍現場送到醫院後,從來沒有宣告她已腦死。把劉海若當成腦死病人復活的奇蹟,根本就錯了。

植物人就不一樣了。根據行政院衛生署身心障礙等級分類表,植物人是指因大腦功能嚴重障礙、完全臥床、無法照顧自己飲食起居及通便、無法與他人溝通者。這一類人不論行動、溝通、維生等都需仰仗他人,因而列入一級身心障礙。

植物人與腦死病人是兩類完全不同的病人。腦死病人在法律上已經死了,在中樞神經功能上,連呼吸都無法自行進行,必須靠人工呼吸器。植物人則不同,植物人可以自行呼吸。簡單地說,植物人是處於不可逆的昏迷狀態中,在行為上與認知上,我們無法確定他們對周遭狀態有什麼知覺。不過,即使他們似乎對周遭環境毫無知覺,也有醒與睡的周期。有些植物人可能還會笑、會哭,但是他們對自己的行為並無所知。國際醫學界對於植物人也有細密的判定準則。

一般而言,植物人甦醒、恢復意識的可能性並不高,但不是沒有。由於造成人長期不可逆昏迷的原因並不明確,因此「植物人」只是描述臨床症狀的詞,並不指涉病因。造成植物人的病因,不外大腦的結構、生理受到巨大創傷,而每個病人都有獨特之處,難以分類分析,因此醫學界到目前為止,對於哪些植物人比較可能甦醒,哪一些比較不可能,並沒有確定的答案。要是有個植物人甦醒過來,媒體上當作奇蹟報導,倒也無可厚非。

今年9月8日出刊的《科學》刊登了一篇報導,作者是英國的一個研究團隊。他們使用fMRI(功能性磁振造影儀)研究一名年輕女性植物人的認知神經反應,發現她的大腦對於研究人員的發問,反應與普通人沒什麼差別。

這位病人現年23歲,因為車禍而成為植物人。她在車禍後半年仍然對周遭沒有認知反應,例如她會自然張開眼,有睡/醒周期,但沒有表現過注目、傾聽的行為,也沒有自主性行為。不過她仍然有某些反射反應,例如對於氣味、觸摸,但是同樣的刺激並不總是導致同樣的反射反應。研究人員對她說她的咖啡裡加了牛奶和糖,再以fMRI觀察她的大腦,結果發現她的腦子有反應,不但與對噪音的反應不同,而且與正常人的反應類似。

研究人員再用兩個問題問她:一、請想像妳正在打網球;二、請想像妳正走進家門,然後一間一間地檢查每個房間。根據過去的研究,這兩個行動涉及兩個不同的大腦皮質區,結果,病人大腦皮質上的活躍區域果真就是那些區域,而且與健康志願受測者的反應一樣。

這個研究顯示,這位女性病人雖然以國際公認的標準來看可以判定是植物人,她的大腦仍然可以理解口語指令,並做出適當反應,只不過她無法以說話或動作來表達。她能順從研究人員的指令,表示她能自己拿主意,換言之,她對自己以及環境有清楚的意識。這個英國研究團隊認為,今後我們對於表面看來對環境沒有自主反應的病人,要考慮也許只是我們沒有適當工具與她們溝通罷了。

報上報導植物人甦醒的奇蹟,往往強調家屬的愛心與決心,這樣的故事當然很感人,可是也刺傷了其他植物人的家屬。有人甚至可能責怪那些家屬缺乏愛心與決心,他們也可能懷疑自己是不是缺乏愛心與決心。這份報告提醒了我們:我們或許可以利用fMRI做為把植物人分類的工具。也許,腦子仍能反應外界指令的植物人,最有可能甦醒。這樣做,至少可以讓家屬早些知道應如何對待自己所愛的人,至少使植物人的家屬在聽到植物人甦醒奇蹟的新聞時,不必受不近人情的責難與自責。

當然,對有研究興趣的人,這個英國例子令人更感興趣的問題是:這個病人是不是還有意識?我們一向認為,有意識的人應該能夠報導自己的心靈狀態,例如我能告訴妳:「對!我看到妳了。」可是這位病人顯然不行。這是一個極為複雜的問題,涉及人類的存有本質。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