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普林斯頓大學的特異功能實驗室
:::

普林斯頓大學的特異功能實驗室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工學院大樓的地下室中,有一個專門研究特異功能的實驗室,對普林斯頓大學的大部分教授而言,那個實驗室是學術異端,令大學蒙羞。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是長春藤盟校,也是世界級大學,大家都知道。可是普林斯頓大學工學院大樓的地下室中,有一個專門研究特異功能的實驗室,知道的人就不多了。因為對普林斯頓大學的大部分教授而言,那個實驗室是學術異端,令普林斯頓大學蒙羞。

那是由普林斯頓大學工學教授簡姆(Robert G. Jahn)在1979年創立的。簡姆擔任過普林斯頓大學工學院院長,現年76歲,已經退休。想當年,簡姆才48歲,是知名的噴射動力學專家。

簡姆的實驗室,英文縮寫PEAR,是專門研究「工學異常現象」的實驗室。所謂工學異常現象,指超感官知覺與念力(由思想發出的力量)造成的現象,例如隔空移物。28年來,這個實驗室已花了1,000萬美金,都是簡姆募集來的。他並沒有使用普林斯頓大學或政府的經費,因此他能夠做自己愛做的實驗。

簡姆的第1位捐款人是美國製造軍機的鉅子麥克唐納(James S. McDonnell, 1899-1980)。麥克唐納也是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的,對靈異的事情有獨鍾,例如他的公司在1960年代生產的一種主力戰機,就叫幽靈式戰鬥機(F-4),過去也是我國空軍主力機種。

簡姆的實驗室能存在這麼久,是個奇蹟,因為他研究的對象已超越了科學的範圍。科學界根本不承認、不理會所謂超感官知覺與念力以及隔空移物這回事,認為追求這一類的研究,無異追逐鬼火。因為科學最根本的判準就是客觀化,就是透過標準程序捕捉現象。

客觀化的理想是,不同的人使用同一套標準程序,可以得到同一個結果。簡單地說,就是去除人的因素,使實驗者的七情六欲、信念,都不會影響結果。而歷來所有針對超感官知覺與念力所做的研究,都無法客觀化。科學界對這類研究通常是不理會,或者鄙視,認為浪費資源、不負責任。

簡姆教授願意公開追求科學界不認可的研究,28年來,禁得住外界的壓力,而且募得到經費,令人不得不佩服。可是,他花了近30年歲月與1,000萬美元(平均每個月3萬美元),究竟得到了什麼結果?

也許只要舉一個例子就夠了。簡姆教授研究人以念力改變自然狀態的實驗,有一個可以用擲骰子做比喻。擲骰子的結果,不是單就是雙,要是你站在擲骰子的人旁邊,每次都設法以念力改變結果,會不會成功?實驗的結果是,每擲10,000次,可以成功2次或3次。簡姆教授認為,要是人的念力對於隨機現象可以影響到這個程度,就能影響其他的現象,例如幫助自己或他人恢復健康。而根本的問題卻是:造成實驗結果的「因」果真是念力嗎?

科學界對超感官知覺與念力的研究,不是反對,就是極為冷淡,但是由於學術自由,這個實驗室才在普林斯頓大學存活了下來。有些教授不相信他那一套,但是支持學術自由。實驗室的研究人員發表過60篇以上的論文,但是由於在科學界找不到人審查,只好發表在自己人創立的刊物上。現在簡姆決定在今(2007)年2月底關閉實驗室,他的理由不是因為科學界的抵制,而是他認為時候到了,研究該由新時代新世代的人接棒了。

我們從小受的教育,都強調科學為人類帶來的好處,鼓勵大家支持科學研究、從事科學研究,但是很少討論科學家的責任。而從事科學研究必然涉及資源,只要不是使用自己的經費與資源,就涉及責任。簡姆教授有研究的自由,但是沒有任意取得、花費資源的自由。提供經費資源的一方,與使用經費資源的一方,必須溝通、協商雙方都能接受的規範,這種規範絕不是研究者可以片面決定的。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