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香水
:::

香水

古人說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覺其香;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這是嗅覺的特性,因為嗅覺受器很容易疲乏,或者說,很容易適應。
 
 
 
2004年的諾貝爾生醫獎,頒給兩位專門研究嗅覺的神經科學家。他們指出,人類偵查氣味的感受器,涉及大約1,000個基因,這是一個極為龐大的數量,占人類基因組的3%。專家估計,我們能分辨、記住大約1萬種氣味。

事實上,我們卻缺乏足夠的語言、文字描繪那麼多氣味。更麻煩的是,我們似乎是依賴形象認知的動物。當然,聽覺也幾乎一樣重要,因為我們依賴聲音溝通。

那麼嗅覺呢?嗅覺有些特性,我們都知道,是常識。例如古人說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覺其香,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這是嗅覺的特性,因為嗅覺受器很容易疲乏,或者說,很容易適應。

最近兩個世紀,我們的生活環境有很大的變化,特別是最近50年。1950年代出生的人,也許還記得公共垃圾箱,公共垃圾箱往往是家附近最髒的角落,有惡臭。環境淨化了之後,我們雖然沒有喪失嗅覺,卻似乎喪失了利用嗅覺認知環境的能力。以氣味細膩地分辨環境的本領,大多數人都沒有。

可是,2006年12月中《紐約時報》登了一篇報導,指出人的嗅覺,至少有一個功能仍然很靈光,不比狗差,那就是追蹤氣味。我們經常在警匪電影中,看到警犬憑氣味追蹤壞人,其實我們也有這種本領,這是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的科學家發現的。不過,要發揮這種本領,人必須像狗一樣,趴在地面上用鼻子接觸地面。

英國18世紀的著名文人約翰森(Samuel Johnson, 1709-1784)就說過,人像是用後腿站著走路的狗,鼻子當然不靈光。

參與實驗的人都是大學部學生,趴在草地上追蹤巧克力的味道,1秒只能前進1英寸。經過訓練後,速度可以加倍。難怪我們寧願用眼,不願意用鼻子了。

當然,人與狗仍然不能比。有時,狗根本不必在地面一寸一寸聞,牠們遠遠就能聞到一隻死鳥的味道,接著箭一般筆直竄過去,人絕對做不到。
推薦文章